在微信上关注

当代广西

从历史街区看贵港沧桑

2015-05-05 10:00:36

作者:杨旭乐

来源:《当代广西》2014年第9期

\

                    东湖上的登龙桥,清人赋诗称其“水从白玉环中过,人在青龙背上行”。


  贵港是一座多元文化汇合交融的古郡新城,薪火相传的本土西瓯文化与南下传播的中原文明相互交流融合。而体现这一多元文化交融的载体见证,则是贵港三处历史文化街区:东井名区、古郁名区和橘井名区。这三处街区尽管历经自然灾害和战火兵燹,乃至近代以来城市建设浪潮的破坏,但依然残留了部分弥足珍贵的历史遗存,附着其上的历史事件、历史名人、掌故传说,更是彰显了无限魅力和价值。

  东井名区

  岭南百越民族两大支系之一的西瓯部族,聚在今天贵港市区郁江南岸一隅。汉元鼎六年,汉武帝平南越国,《汉书》记载:“桂林监居翁谕告瓯骆四十余万口降”。《后汉书》记载:“建宁三年,郁林太守谷永以恩信招降乌浒人十余万内属,皆受冠带,开置七县”。郁林郡太守谷永体恤民艰,率众在郡东边凿井修渠取水,这就是东湖的前身——东井,又名“谷公井”。谷永凿井郡东头的这段往事,开辟了东湖地区的人文历史渊源,使得中原文化浸润到岭外这片瘴疠之地。到清代,浔州知府胡南藩还作诗曰:“夷巢十万古西瓯,聚啸南江最上游。一自汉家开置后,曾烦凿井郡东头。”此诗除了铭记太守谷永造福百姓的功绩外,也留下了两千多年前汉越相融的历史印记。

  明代,回乡省亲的贵州省总兵、加镇国将军沈希仪,听闻坊间民谣云“贵县四山全,只因东井穿。东井若不穿,三科中一元”,这位从一品大官遂命人运石填平东井,旧县志记载“垒石填塞湖水泛溢”。于是东井水溢于外,与周围大大小小的莲塘汇聚成东湖。旅行家徐霞客于1637 年途经贵港时,在其游记留下“又五里,则路两旁皆巨塘潴水,漾山潆郭。又一里,过接龙桥。叠石塘中,以通南北”的文字记录,为东湖地区保存了东湖及登龙桥在明末时代的历史写照。

  到了清代,贵县(今贵港)果然应了“东井若不穿,三科中一元”的民谣:整个明代,贵县只出了一个进士,而明之后的清代,接连出了九个进士!乾隆年间,知县石崇先在登龙桥上的风雨亭南北两端,题“东井名区”和“登龙胜迹”两处匾额。光绪年间,贵县籍从一品大官、官至四川省总督的陈璚应邀补题“东湖”“南涧”两块石刻。

  如今石崇先所题的“东井名区”匾额,早已湮灭于历史长河中,但在东井名区所覆盖的东湖周边区域,本土市井诸多历史典故及神话传说仍在民间传颂,贵县八景中的铁巷朽榕、银塘夜雨、东井渔歌三景均出自东湖地区。孝子里、登龙桥、三界庙及旧式民居群落等本地典型城市建筑符号,也都汇集于其周边。

网站编辑:谢羲薇
相关文章

欢迎广大网友留言点评!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