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微信上关注

当代广西

新常态下领导干部素养的新诉求

2015-07-03 10:23:10

作者:马友乐

来源:《当代广西》2015年第7期

当下,我国进入全面深化改革和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新时期,需要领导干部带领广大人民群众攻坚克难,开拓创新。然而,在新常态下,领导干部将面临利益主体两极化、决策失误零容化、社会风险多样化、熟人文化同质化和政绩评价显绩化等挑战。为此,领导干部应适应时代发展要求,不断培育新的素养:包容治理、精准决策、风险意识、法治精神和价值理性。

包容治理。在新常态下,领导干部将面临利益主体两极分化(强者越强,弱者越弱)的挑战。为此,领导干部应推行包容治理,协调不同利益主体诉求,化解社会矛盾,创造安定的社会环境。包容治理是一种强调机会平等、合作共治,注重发展机制的兼容性、发展成果的共享性以及发展条件的可持续性的一种治理模式。包容治理强调各利益相关者能够包容彼此之间差异,平等充分参与治理过程,共享发展成果,各方利益诉求都能够得到尊重、回应或满足。因此,领导干部在执政过程中,应该恪守包容治理,兼顾不同利益主体的诉求,创新治理方式,建设“平安中国”。

精准决策。所谓精准决策是指各利益相关者依据法定程序充分参与,集思广益,力求决策精细化、专业化、准确化的过程。为此,应恪守“法治决策、民主决策、科学决策”三项原则。首先,领导干部在决策时,应该促使决策过程“法治”化,减少或杜绝“人治”化,通过法律规范确定决策的主体、程序、实施及反馈等,避免决策独断性、经验性和暗箱性。其次,为了促使决策在阳光下运行,领导干部必须促成各利益相关者充分参与决策,使他们的利益诉求得到充分表达与及时回应。因此,可以采取召开听证会议、开展民意测评、进行委员会表决等形式。最后,为了促使决策科学化,更加接近事物的本来面目,便于操作与执行,应该使决策,特别是重点决策,得到相关专业人士科学论证和充分认可。例如,进行专家咨询、委托专业机构论证。

风险意识。所谓风险意识,是指人们对社会风险的自觉认知、忧患意识、理性预见和担当精神。第一,风险意识是一种对社会风险的自觉认知,是对社会风险的产生原因、演变规律的积极了解,是一种可能性的危机和灾难。所以,自觉、积极认知社会风险,是规避、减少风险危害与损失的必要前提。往往由于对一些社会风险的自觉认识,领导干部能够将“风险”转化为“机遇”和“奇迹”。第二,风险意识是一种对社会风险的忧患意识,是对社会风险的积极反思和防范意识。第三,风险意识是一种在自觉认知和忧患意识基础上,对社会风险在未来出现趋势和发生几率的理性预测和科学推断,从而形成应对风险的初步预案。这是领导干部应对各种社会风险挑战的关键一环。第四,风险意识是一种对社会风险的责任担当精神,这种担当精神是出于广大人民群众根本利益和领导干部为官责任的考量,体现出应对风险的一种积极态度。

法治精神。在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背景下,领导干部应该正确处理好“人情”与“法理”的关系,防止“以情代法”,杜绝“边缘腐败”。故此,领导干部应该恪守和践行法治精神。所谓法治精神是人们对法治的理性认知、价值认同和行为践行。其核心内容为规则治理与良法善治、自由人权与平等和谐、官民共治与全民守法、积极履责与制约公权、惩恶扬善与以人为本、公平正义与效率效益等六对相辅相成和相互制约的价值内核。其中,“规则治理”与“良法善治”是官员恪守和践行法治精神的第一要义,“规则治理”是形式法治,“良法善治”是实质法治。在实践中,领导干部应该将形式法治和实质法治有机统一起来。“官民共治”应是领导干部在新常态下依法行政和依法治理的重要方式。“积极履责”与“制约公权”是领导干部践行法治精神的关键和难点。“惩恶扬善”与“以人为本”是领导干部践行法治精神的伦理支撑和人文向度。“自由人权”“平等和谐”“全民守法”“公平正义”和“效率效益”是领导干部进行依法执政必须恪守的基本原则和精神导向。

价值理性。在新常态下,领导干部将面临政绩评价显绩化的挑战。政绩评价显绩化体现了政绩评价工具理性强化、价值理性弱化的倾向,这将不利于对官员政绩进行全面、客观、公正、有效考核。因此,领导干部在政绩评价方面应该坚持工具理性与价值理性有机统一的理念。工具理性是指人们为实现某一目的而对采用手段、途径或方式的有效性、效益性、合理性的理性追求,反映了人类改造自然和自身的文明程度。而价值理性则体现为人对自身命运的思考,体现为人的生存目的、人的社会责任和人的价值等问题;是人类独有的用以调节和控制人的欲望和行为的一种精神力量,是从主体的需要和意志出发进行价值活动的自控能力和规范原则,体现人们对人类生存与发展的价值反思、意义追求和终极关怀。价值理性与工具理性应该是辩证统一的关系。价值理性为工具理性的存在与发展提供精神动力和精神导向;工具理性为价值理性的实现和发展提供有效手段与物质支撑。故此,在新常态下,领导干部应该放弃片面强调经济化、物质化、数字化的政绩观,坚持科学发展观,用价值理性抵制政绩评价中工具理性的过度膨胀,防止政绩评价中出现“价值迷失”。

(作者单位:钦州学院法律与公共管理学院)

网站编辑:刘伟盛
相关文章

欢迎广大网友留言点评!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