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微信上关注

当代广西

微信号

ddgxzz

党的群团工作存在的主要问题及解决之策

2015-11-04 09:01:41

作者:廖胜平

来源:《当代广西》2015年第17期

当前,我国发展的内外环境正在发生深刻变化,党面临的挑战和考验前所未有。这些年,党的群团工作在继承创新中不断加强,但与新形势新任务的要求相比,仍存在许多不适应的问题,需要我们进一步解放思想,在不断加强和改进党的群团工作中予以解决。

党的群团工作存在的主要问题

一、思想认识不到位,导致“一轻”

有的地方和部门党组织对群团工作重视不够,对群团工作的特点和规律缺乏深入研究,老办法用不上、新办法出不来,对发挥群团组织作用缺乏有力指导和支持。有的地方党委政府更多地把群团工作当成是“软”任务和“虚”工作对待,对群团组织的地位、职能、任务及所发挥的作用等问题认识不足,往往是“中心工作先行,群团工作让道”, 认为抓不抓无所谓,抓了体现不出成绩,不抓也无碍大局,主观上存在着“说起来重要、做起来次要、忙起来不要”的现象。一些党政领导及有关部门忽略群团组织内力的培养和储备,因此在组织设置、工作经费、活动场馆、人员配备上均难以保障群团组织建设的正常开展。

二、组织建设不给力,出现“二弱”

一是队伍素质弱。很多群团组织存在“两少两多”(编制偏少、人员偏少,抽调人员多、兼职人员多)和“有将缺兵”(一市级科协编制7人,其中领导职数占了5人)现象。而且,这样的队伍还存在两个比较突出的问题:第一是年龄偏大,知识陈旧。一地市级科协在职干部职工16人,平均年龄47.4岁,其中50岁以上8人,占50%。第二是有些群团组织干部专业化水平不高,制约群团组织在创新社会管理中的主动作为。一市级工商联的机关干部一半以上为安置对象,经济管理专业出身的极少,制约了工商联“统战性、经济性、民间性”中的“经济性”作用的发挥。

二是基础工作弱。一些基层群团组织重建立、轻建设,重形式、轻内容。目前,只有工青妇基层组织延伸到乡镇村一级,而其他的群团组织大多数只建立到县(区)一级,群团组织基层基础薄弱、有效覆盖面不足、吸引力凝聚力不够。其一,人员结构上,上级群团的领导机关到下级领导机关形成一个倒金字塔的结构,基层人少事多、压力大;其二,乡镇群团干部人员流动大,配备不及时。百色市团委2015年5月统计数字显示,全市135个乡镇(街道)仅有63个乡镇(街道)配备专、兼职团委书记,配置率为46.7%;其中田东县的岗位空缺率达60%,凌云县75%,田林县92.9%,那坡县和隆林县均为100%。

三、保障机制不健全,存在“三缺”

一是缺人。缺人(缺编制)是群团组织普遍存在的问题,人少事多的矛盾比较突出。柳江县文联核定编制数2人,2014年实有3人,其中2名为科级干部,1名为一般干部。2015年3月工作人员退休后,在编的一名科级干部只是在文联挂名而在别的部门上班,文联实际仅有1人在岗,面临少人办事的窘境。另外,群团组织在本身缺人的情况下,还经常被其他职能部门抽调。钦州市、县两级五家文联现有编制19人,在职人员23人,其中6人被抽调参加各类中心工作(占26%)。有些县级群团组织人员被抽调达三分之二以上,导致一些群团组织只处于保开门状态,无法正常开展工作。

二是缺钱。绝大多数群团组织都缺经费。主要原因:一是本应拨付的经费没有足额拨付。二是本因拨付的经费被挪作他用。一些乡镇(街道)虽将2万元团委工作经费和2万元预防青少年违法犯罪经费纳入财政预算,但多由所在乡镇(街道)政府统筹协调使用,真正用于共青团的经费比例较低。

三是缺物。即缺乏活动场所和平台。柳州市目前仅有2所团属青少年宫,其中市级1所,县级(柳江县)1所(只有一间教室),5个县、4个城区和1个新区没有青少年宫,青少年活动阵地总量不足和覆盖不够的问题较为突出,现有的场地也存在面积狭小、设施陈旧、功能不全等问题。

四、职能效用不显著,产生“四化”

一是机关化。群团组织不是党政机关,而是党领导下的群众团体。但在实际工作中有的群团组织上不接天宇、下不接地气,自闭于高楼大院,远离基层、远离群众,真正同群众摸爬滚打在一起的不多,自觉不自觉地形成了衙门作风。一方面是由于上级对群团组织要求的条条框框等同于党政部门,与机关参与相同的绩效考核;由于工作导向机关化,导致群团工作的最终目的不是为了服务受众,而是把工作重心放在专门应付上面的各项考核、检查上。另一方面工作人员很多时间都是坐在机关里,以行政化色彩较浓的组织方式开展工作,工作越位、错位,造成工作收不到应有的成效。

二是边缘化。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群团工作一度被冷漠、边缘化,列入机关中的“弱势群体”, 在序列中排名靠后,机关干部经常自嘲是“民团”(人民团体简称)不是正规军,有自卑感,从而影响工作的积极性和主动性。特别是有些地方工商联工作一直被边缘化,在人员、编制、经费、办公条件等不予支持,采取挂靠、联并的方式设置,专安老、弱退居二线的干部进工商联,导致一些工商联机关普遍存在干部队伍年龄与知识老化、办公设备陈旧、工作人员消极和执行不力、凝聚力不强、作用不大等现象,与日趋剧增、迅猛发展的非公有制经济服务要求不相匹配。

三是简单化。一些基层群团组织干部往往身兼数职,对群团工作缺乏研究,只作一些表面性、应付性的工作;一些群团工作干部自身认识也不够到位,存在应付、畏难情绪,没有真正把群团工作当做事业来干。另外,由于经费、场地等客观条件制约,一些群团组织开展活动精打细算,或者是裹足不前,久而久之养成了不敢想、怕做事的心态,组织工作和活动方式显得单一,拓展、创新意识不够。如一些基层科协开展科普工作只停留在“走过场”式的科普展览,“跟班式”的“科技活动周”和“蜻蜓点水”般送科技下乡等单一的形式上。

四是娱乐化。一些地方基层党组织在做群团工作时,往往自觉不自觉地出现“娱乐化”倾向。有的把团委工作搞成“歌舞晚会”,唱歌跳舞是“主打”,包厢剧场是“主场”,并美其名曰“适应团组织人员的特点”,图的是热闹、玩的是开心,只讲数量、不讲质量,只求场面、不计效果。

网站编辑:刘伟盛
相关文章

欢迎广大网友留言点评!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