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微信上关注

当代广西

云亭街记

2015-11-27 16:34:07

作者:黄鹏

来源:当代广西网

第一次听说“云亭街”这个名字时,我便产生了兴趣。

这个名称如何得来,不得而知。但让人觉得很美,令人想象。

云亭街,有亭有街,是云的亭、云的街?或是白云休息的亭,还是青云行走的街?

在南宁许许多多的老街里,云亭街是一条不出名也不显眼的小街,它不像金狮巷、银狮巷那么大名鼎鼎,也不如青云街、水街那么脍炙人口。现在这条街,外面没有多少人知道,里面也没有多少人提起;但它自有它的特点和韵味,它如一条时光小巷,浓缩着岁月的履痕、生活的味道。

蜿蜒在水街南面的云亭街,前方不远处就是邕江的大坑口。它位于人民路与新阳路衔接的转弯角上,几乎与人民路垂直,恰似一个小孩被大人抱拥在怀里。 街的一段在南宁市第一中学方向,通往龙胜街;另一段,则是承载了众多居民成长记忆和生活履历的居民巷。

这条居民巷,很不起眼,因为从已扩建的、宽敞的人民路看进去,只看到有个小斜坡下去,然后是一小块空地,貌似没什么房子,不走进去,根本看不到里面还藏着几条分支小巷。这些分支小巷与这斜坡的关系,就像一把小号,各弯弯曲曲的管道弯来绕去,最终汇集到一根主管,从一个喇叭口出去。沿着喇叭口走下去,往左,是这把“小号”的“主管”——仍是几十年前那条由三合土混小石头修的路,大约能容一辆小汽车通过。这根“主管”长约百米,尽头,“T”字形。各条弯弯曲曲的小巷上,分布的是各家各户的房子,门都开在小路的同一侧。“T”字往左,约30米,经过两三户人家的门,一扇紧闭的木门告诉你,这里就是这根“支管”的尽头。

云亭街路窄且屈头,大多只有云亭街居民出入,很少有外人进去;偶有卖药的、卖日用品的、卖牛腩的及收废旧的小商小贩来往,所以知晓这条街的人还真是不多。当年回荡在云亭街的叫卖声,现在已很难再听到——收废旧的挑着担子边走边喊南宁白话:“收买烂铜烂铁锡!”稍停一下,又补充一句:“烂玻璃!收买鸡毛、鸭毛——!”有些调皮的小孩会学着喊:“收买烂铜烂铁锡!烂玻璃!收买鸡毛、鸭毛!”卖日用品的中年妇女手提一只篮子,一路走一路叫:“茶油、生发油、鹅蛋粉,胭脂发蜡——!”晚饭后,一个中年男子挑着两只方木桶,一路叫卖牛腩牛杂。据说,1953年的牛腩两百钱(相当于现在的两分钱)一件,牛杂一百钱(相当于现在的一分钱)一件。那时的牛杂香味地道,现在再也吃不到了。

云亭街最早住着黄、傅、钟、陈、林姓等二十几户人家。傅姓最多,约占了四分之一。他们多是普通的小商小贩或者以打零工为生。有做香火纸钱的、做烧鸭的、卖酒的、卖牛奶的、卖日用百货的,短短的一条街,香烟铺、凉茶摊、理发铺、车缝铺、洗衣铺竟应有尽有,甚至还有小人书出租铺,不知道是不是这里离当时的南宁城中心——解放路不远的缘故。

我朋友小鹏就是云亭街的居民。我的关于云亭街的知识,主要来源于小鹏。在新中国成立前,小鹏的傅姓外公一家几兄弟从陆川县来到南宁打工,一起开了个酱料厂,做酱油、醋、豆豉等调味品卖。兄弟几个很团结,一起开厂,一起在云亭街买了地,盖了房子。当年的屋契现在还在,那份用毛笔书写、发了黄的屋契,现在看来觉得像文物。当时的酱料厂在云亭街的另一段,也就是现在南宁一中的后面;1955年改为公私合营后,更名叫南宁民建酱料厂。据说,当时这个小小酱料厂做的豉油膏(酱油膏)、豆豉是南宁市最好的,味香、醇正,质量上乘,销量很好,还卖到南宁市周边的县城去了。

街小,人少。邻里之间日日相见,天天招呼,和和睦睦,熟悉得很,这条街就充满了浓浓的人情味。爱打麻将的凑一桌,在某家门口就摆开了台。为了不让麻将声影响他人,还在麻将桌上铺块厚厚的毛巾,减小噪音。街坊邻居经常在夏日的晚上坐到家门口,边乘凉边闲聊,自在随意,很像一家人在一起聊天一样。孩童们呢,则乐此不疲地在街上躲猫猫。左邻右里彼此交流、互相照顾——某家炒菜发现没有了油盐酱醋,可以马上到隔壁家去借几勺;说是借,其实也不用还,谁家没个缺油少盐的时候呢。云亭街的房子结构都是门厅对着街,吃饭都在厅里吃,敞开着门吃。倘若是吃饭时间路过,必互相打招呼,喊一声:“吃饭未?未吃进来一起吃啊!”那份亲切和融洽,深刻人心;在今天,尤为令人铭记和怀念。

网站编辑:杜宁
相关文章
  • 云亭街记

    在南宁许许多多的老街里,云亭街是一条不出名也不显眼的小街,但它自有它的特点...

  • 大明小写

    大明山,终究是邕城根源之山,也终归是南宁精神之山!

欢迎广大网友留言点评!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