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微信上关注

当代广西

微信号

ddgxzz

供给侧改革打造乡村旅游升级版

2016-06-02 10:58:42

作者:刘敏坤

来源:《当代广西》2016年第8期

最近,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了《关于落实发展新理念加快农业现代化实现全面小康目标的若干意见》(即2016年中央一号文件),全文贯穿体现了“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精神,其中第15条专题论述了“大力发展休闲农业和乡村旅游”,从乡村旅游资源挖掘、乡村休闲度假产品开发和建设用地安排等方面指明了发展方向。

中央和自治区十分重视乡村旅游发展,近年来出台了一系列鼓励乡村旅游发展的文件。据广西壮族自治区旅游发展委员会统计数据,目前,广西共创建全国休闲农业与乡村旅游示范县8个,示范点22个,全国特色景观旅游名镇(村)19个、全国农业旅游示范点34家,广西特色旅游名镇(村)36个、广西农业旅游示范点169家、广西“森林人家”35个、广西休闲农业与乡村旅游示范点18个、广西星级乡村旅游区156家、广西星级农家乐1067家。发展大势良好的同时,广西乡村旅游也存在一些值得注意的问题。

一、广西乡村旅游存在的问题

村村搞旅游可行吗?中央一号文件指出:“依托农村绿水青山、田园风光、乡土文化等资源”,大力发展休闲度假、旅游观光、养生养老、创意农业等。这明确了乡村旅游发展仍然要以旅游资源为基础。

“以资源为基础,以市场为导向”是开发旅游的普遍适用原则。“以资源为基础”通俗地讲,就是开发旅游过程中,我们能够提供旅游者的是什么?青山绿水、花海麦浪的乡村自然风光;特色各异的乡村民俗风情;舞龙灯、舞狮子以及刺绣、草编、竹编、木雕等乡土文化艺术;沉淀了民族和时代记忆的乡村民居建筑;水车灌溉、驴马拉磨、老牛碾谷、木机织布、摘新茶、采菱藕等等乡村传统劳作方式,这些都是可供乡村旅游开发的资源。有些地方不注意结合具体情况,不重视规划,盲目跟风搞旅游,村村都搞农家乐,家家都开小旅馆,乱搭乱建无人管,服务质量没保障。这种低水平模仿,必然导致乡村旅游发展的同质化。

农业与旅游的浅层次融合足够了吗?乡村旅游的实质是作为第一产业的农业和作为第三产业的旅游业的融合。20世纪80年代,当四川成都等地的农家乐兴起时,第一批乡村旅游经营户就是利用了手头最便利的农业资源——比如稻田的自然风光、池塘里的垂钓活动、围栏里的猪牛羊和鸡鸭鹅等来开展乡村旅游活动。那时候开展乡村旅游就是“吃一餐农家饭,做一天农家人”,属于农业与旅游的浅层次融合。30多年过去了,乡村旅游仅仅维持这样的旧格局还能持续发展吗?答案是否定的。

乡村旅游服务于谁?在乡村旅游发展的过程中,有一股片面追求“高档化”的不良趋势,尤其是体现在民宿建设中。民宿是一种有别于城市酒店的非标准化住宿设施,原意是体验乡村本土生活,感受民宿主人朋友般的热情款待,而并非一味地追求一晚上千元住宿费的所谓“高档”。一方面,这种“高档化”的民宿建设为乡村居民构筑了高高的进入壁垒,一个房间的改造动辄几十万,一幢民房的改造动辄上百万,民宿建设只能借助于外部资本力量。这让民宿变为了外地人接待外地人,抛弃了原本的体验意义。随着高档民宿的蔓延,还会加速古村古镇的空心化。另一方面,高昂的价格会让大众消费者望而却步,客观上降低了市场覆盖面,不能满足大众消费者的“回归自然”的需求。

乡村旅游汇集 “财气”了吗?从2014年的统计数据来看,全国乡村旅游的游客数量占全部旅客数量的30%,但全年乡村旅游收入占全国旅游收入的比例不到10%,未来提升空间巨大。据初步统计,2015年广西乡村旅游接待游客约1.39亿人次,占全区接待游客量的42.98%;乡村旅游总消费约803.15亿元,占全年全区旅游总消费的25.8%。从全国和全区的数据来看,明显可以看出,乡村旅游较好地集聚了人气,但是与吸引的游客规模相比,消费占比相对较低,一定程度上存在只赚吆喝不赚钱的窘况。

二、乡村旅游供给侧的存在问题

当前,乡村旅游同时迎来黄金发展期和矛盾凸显期,旅游产品供给跟不上消费升级的需求,政府管理和服务水平跟不上旅游业快速发展的形势,旅游供给侧改革刻不容缓。

上述四个问题都可以从供给侧角度分析原因。“村村搞旅游”是乡村旅游供给数量快速增长的集中体现,“农业与旅游的浅层次融合”反映了广西乡村旅游供给质量不高和结构亟待优化,乡村旅游的“财气”不够说明了供给质量和效率不高,“乡村旅游服务于有钱人的需求”表明了乡村旅游覆盖面有待拓展。

三、打造广西乡村旅游升级版的发展路径

第一,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加强乡村旅游的要素供给和公共服务设施供给。

一方面,要加强乡村旅游的要素供给,特别是乡村旅游用地政策和金融政策的改革。一号文件强调,“支持有条件的地方通过盘活农村闲置房屋、集体建设用地、‘四荒地’、可用林场和水面等资产资源发展休闲农业和乡村旅游。将休闲农业和乡村旅游项目建设用地纳入土地利用总体规划和年度计划合理安排”,实际上为乡村旅游用地政策的落地明确了探索方向。此外,金融要素的供给也十分重要。例如,鼓励信用担保机构为新型农业经营主体提供担保服务,鼓励农民合作社开展内部信用合作、创新农业投融资机制。

另一方面,加强乡村公共服务设施供给。在乡村旅游开发过程中,旅游公共服务设施严重滞后,特别是旅游厕所、旅游信息导览、旅游标识系统等匮乏。而加强公共服务设施供给,不仅有利于改善乡村旅游的环境,提升乡村旅游的品质,同时也可以改善乡村居民的人居环境,统筹推进美丽乡村建设和新农村建设,是一举多得的好事情。

第二,推动乡村旅游的跨界融合,丰富“旅游+农业”的新业态。

一是不要局限于观光农业、休闲农业和体验农业,还要加强乡村旅游中的技术创新,大胆尝试诸如养生农业、创意农业等新业态。二是应该多从游客的需求角度去思考,增加特色旅游商品的供给。比如如何开发受欢迎的农产品和纪念品?如何包装、注入文化和创意?如何塑造品牌、讲好故事?让旅游购物实现从“游客无处花钱”或“想方设法让游客掏钱”到“游客心甘情愿消费”的转变。例如浙江省的安吉县,在竹子上做足了文章。从一开始的竹席、竹垫,到竹子做的电脑键盘,再到竹纤维制作的毛巾和服饰、竹炭系列洗护用品等,用竹子为原材料的旅游纪念品数不胜数、叹为观止。这些手工艺品被旅游者从生产地直接带回客源地,就地转换为旅游商品,省略了其中的大量中间环节和交易成本。旅游商品目前的问题不是产能过剩,而是落后产能过剩,即同质、劣质的旅游商品产能过剩,而高价值、有特色的产能不足。旅游商品是乡村旅游汇聚财气的重要突破口,要重点增强旅游商品的文化创意、地方特色和可携带性。

第三,以游客需求为导向,深耕乡村旅游的主题和特色。

首先,要重视规划,放眼乡村旅游长远发展。中央一号文件强调要“强化规划引导”,目前从事乡村旅游的经营者,相当一部分是本地农民和从房地产转型做旅游的老板,他们当中大部分的共同点就是对乡村旅游的属性、特点和规律并不太熟悉。因此,在现实中可以看到用种菜和房地产开发思维来搞乡村旅游的例子。有些老板完全凭经验和感觉来“指点”旅游开发,游道设计、民宿建设甚至植物景观打造都是一手包办,典型的产品思维而不是真正的顾客导向,这样的结果可想而知。乡村旅游开发是一项系统工程,要求多学科、跨学科知识,也需要一些互联网、大数据和跨界思维,这要求乡村旅游管理者、从业者一起努力,加强学习,加强研究。

其次,依托农业产业集聚区,发展乡村旅游集聚区或综合体。政府引导乡村旅游发展的目标十分明确,主要是消除贫困、增加财富、稳定社会、繁荣农村。因此,政府一方面是引导乡村旅游经营户抱团发展,“积极扶持农民发展休闲旅游业合作社”。另一方面是以项目为抓手,“引导和支持社会资本开发农民参与度高、受益面广的休闲旅游项目”。

再次,需要打好民族牌、文化牌、生态牌,挖掘广西各地乡村旅游的民族特色和本土特色。乡村旅游特色的打造要突出资源优势,培育乡村旅游精品,突出文化特色,营造乡土文化氛围。因此,不同资源优势的乡村可以充分挖掘本地的民族特色、文化特色和生态特色。例如,加强少数民族原生态村寨、民俗风情体验、养生养老等不同类型的乡村旅游产品开发,开展文化、历史和生态等不同主题的旅游特色村建设。

第四,增强价值观供给,深化广西农村精神文明建设。

首先,旅游者把城市中先进的科学知识、经营理念和文明风尚等带入乡村,通过他们的行为潜移默化地影响村民,让乡村居民能够更快、更直接地开阔眼界、接受新事物、转变新观念。其次,外来的旅游开发商除了带来大量的民间资本,还可以在与村民以房屋入股、购买养老保险等多样化合作谈判中,较大程度上增强村民的诚信观念、经营理念和共赢观念,共同倡导契约精神。再次,乡村致富能手也能通过乡村旅游开发脱贫致富的示范效应,激发农民脱贫致富的自信心和积极性,为农村营造积极向上的发展氛围,实现贫困地区的农民物质上和精神上“双脱贫、双致富”。

“任何时候都不能忽视农业、忘记农民、淡漠农村”,在旅游蓬勃发展的大时代拥抱乡村,必能让乡村旅游造福百姓!

(作者系广西大学商学院院长助理、旅游管理系系主任、教授、博士,全国首批旅游业青年专家、南宁市签约理论专家。主要从事旅游基础理论与应用研究。)

网站编辑:刘伟盛
相关文章

欢迎广大网友留言点评!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