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微信上关注

当代广西

微信号

ddgxzz

宾阳大罗毛笔:笔尖上的匠心传承

2016-09-01 16:26:26

作者:黄雅文

来源:当代广西网

1.罗师傅的工作台摆满了制作毛笔的工具和材料。记者 黄雅文 摄.jpg

罗儒供老师傅的工作台上摆满了制作毛笔的工具和材料。记者 黄雅文 摄


2.罗师傅向记者展示制作毛笔的材料。记者 黄雅文 摄.jpg

罗师傅展示制作毛笔的材料。记者 黄雅文 摄


从小篆到隶书、楷书、草书、行书,汉字在中国传承了几千年。在此过程中,与留芳千古的书法家相比,笔工往往是默默无闻的,他们隐于书法的舞台后面,用尽毕生心血,专注制笔,甘做无名的“铺路人”。

笔工是古时对制作毛笔的人的称谓。在广西南宁市宾阳县大罗村,有这样一群人,他们世代以制笔为生,所生产的毛笔被称为“大罗毛笔”。大罗毛笔兼具“尖、圆、齐、健”笔之四德,书写流畅,广受赞誉。

2016年8月24日,在宾阳县城的大罗毛笔制作技艺传承基地内,记者见到了大罗毛笔的南宁市级非遗传承人——罗儒供老师傅,见识到了这项流传了300多年的传统手工技艺。

20世纪80年代,因为毛笔销路不畅,许多原以制笔为生大罗村人纷纷转行,而罗儒供则成为了而今村里为数不多的制笔传承人之一

2012年,宾阳县大罗毛笔制作技艺被列入广西壮族自治区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借着这股东风,罗儒供将自己的笔庄发展为公司,他请来了村里的老师傅,齐心将这项传统技艺传承下去。几十年的制笔经验,加上不断改进的技艺,使得罗儒供制作的毛笔在广西书法圈内广有名气,许多人慕名上门求笔,大罗毛笔的名声得以延续。

走进罗儒供的工作室,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各式各样的毛笔制作材料和工具,房间中央的长桌旁坐着几位制笔师傅,他们正低头忙活着。

“毛笔的制作工序大致有120道,但不同材质、不同用途的毛笔制作上又有所差别,如此算来制作工序远不止这个数字。”罗儒供告诉记者,由于笔杆都是定制好的,平日里,他们主要的工作是制作笔头,这也是毛笔制作过程中极其重要的一环。

3.兔毫,取自野兔颈背上的“黑尖”毛。记者 黄雅文 摄.jpg

兔毫,取自野兔颈背上的“黑尖”毛。记者 黄雅文 摄


按照传统的制作技艺,笔头制作大致可分为选料、脱脂、去绒、齐毛、兼配、翻毛、捆扎、晾晒、装杆等步骤,每个步骤下又有细分。在选料上,最常见的材料为山羊毛、兔毛和黄鼠狼尾毛,分别制成羊毫、兔毫和狼毫。

罗儒供师傅拿来不同的动物皮毛,为记者细细讲解:“兔毫选用的是野兔颈背上的‘黑尖’,这是制作毛笔的好材料,一只兔子身上就只有一丁点,非常难取;狼毫用的是黄鼠狼尾巴上的毛,这种未经处理的毛气味很重,但制成毛笔后书写效果好……”

在罗师傅的工作台下放有一个抽屉式的水盆,在演示过程中,罗师傅将笔毛整齐地放在牛骨梳的长柄上,浸入水中后又在台上一敲,反复多次,使之变得平整,而后又用梳齿将笔毛仔细梳理,将杂毛一根一根剔除。

“每一道工序都有讲究,在制作毛笔时,水温不能过热,最高不超过40°C。”罗师傅告诉记者,制作毛笔的工具都由他亲手做成,并定期修理,以牛骨梳为例,如果不对其进行打磨,梳齿钝了之后就很难插进笔毛中,为了保证毛笔的质量,在学习毛笔制作的过程中还要学习如何制作、修理工具。

4.梳毛。记者 黄雅文 摄.jpg

梳毛。记者 黄雅文 摄


5.翻毛做成笔头。记者 黄雅文 摄.jpg

翻毛做成笔头。记者 黄雅文 摄


6.修整笔头。记者 黄雅文 摄.jpg

修整笔头。记者 黄雅文 摄


记者看到,罗师傅工作室的窗台上,挂着几串捆扎好的笔头。罗师傅告诉记者,经过自然风干的笔头才能装进笔杆里。晾晒笔头往往需要十来天的时间,在这个过程中不能心急,若是急着用热风烘干,会影响到笔毛的软硬程度。

“做毛笔需要静下心来,不能急于求成,因为每个步骤都是至关重要的。”罗师傅说。

制笔是个细活,常常一个动作重复几百上千次,极其考验耐心。对于已经装杆的毛笔,要再仔仔细细地“打磨”一遍,用小刀将笔头修整平齐。

罗师傅还向记者透露了一个选笔小秘诀:将制作好的笔头按入水中,笔毛散开而饱满、整齐,提起时笔锋收拢仍成尖锥形,这样的毛笔书写起来才能得心应手。

在罗师傅工作室的陈列墙上,悬挂着罗师傅制作的各种毛笔。“这支毛笔的笔头很长,圆润饱满,能蘸取很多墨汁,适合写大字。”罗师傅取下几支笔,向记者介绍道,“这支细小娟秀,可以作国画用的笔……”在陈列墙一侧,一支长约3米的毛笔尤为显眼,仅笔头就有近1米长,整体重量达35斤,罗师傅花了一年时间才制成,他曾带着这支笔出席了不少活动,并现场挥毫,常引来一片赞叹。

记者还看到,在罗师傅工作室一楼的书桌上,笔墨纸砚整齐摆放着,供书法爱好者们挥毫、试笔,厚厚的宣纸上留下了不少“墨宝”。

7.罗师傅展示制作好的毛笔。记者 黄雅文 摄.jpg

罗师傅展示自己制作的毛笔。记者 黄雅文 摄


“儒供毛笔”的美誉背后,是罗师傅等人几十年如一日的坚持。一日动辄十小时以上的工作,让罗师傅的双手被水浸泡得发白,指节上结满老茧。工作室的师傅们大多都上了年纪,而传统手工毛笔制作复杂、繁琐的程序让许多年轻人望而却步,这让罗师傅感到有些发愁:“想要真正掌握毛笔制作技艺,需要十年以上的时间,这个过程太漫长,很多人不愿意吃这个苦。”

近年来,罗师傅带着自己制作的毛笔参加了国内许多大小展会,在被誉为“笔都”的浙江湖州,他现场展示的毛笔制作技艺得到了同行的赞誉。不过大部分时间,他还是待在自己的工作室里,一遍一遍埋头分拣、梳理、修整着他的笔,不厌其烦。

“什么是成就……大概就是我做出来的笔,能让用笔的人写得舒心、畅快。”诚如罗师傅所言,对器物最质朴的追求,或许就是传统手工匠人身上闪耀的“初心”。

网站编辑:覃妮
相关文章

欢迎广大网友留言点评!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