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微信上关注

当代广西

微信号

ddgxzz

合山人,给力!

2016-10-14 10:33:01

作者:班源泽

来源:当代广西网

作者班源泽。 黄土路 摄.jpg

作者班源泽。  黄土路 摄


1

实话说,合山早就出名在外,但它躲在七拐八弯的偏僻的红水河边,距离南宁较远,我在那里也没有亲朋好友,对合山不感兴趣纯属正常。2015年1月,与我曾经共事6年的潘振学贤弟被组织调到合山任职,我才开始将目光越过高高的大明山、淌过湍急的红水河,慢慢靠近毫不起眼的合山。为此我曾两次偷偷去过合山,每次都是周五下班后才从南宁启程,到那里已是晚上九时许,就想去看一看,散散心,第二天一早又匆匆离去,对合山没有什么特殊印象,总感觉合山不外一条街、两排树、三个乡镇、还有四家班子,而且“煤都”辉煌的日子也一去难返了,还能有什么值得大写特写呢?

2016年7月10日,我有幸随同一批名家大腕走进合山,通过实地考察、交流座谈、个别走访等形式,感受合山曾经拥有的辉煌与产业转型的痛楚,领略了别具一格的工业旅游、矿山文化、奇石文化和民俗民情等,我对合山的认识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我为自己的孤陋寡闻感到汗颜,也为曾经的固执与偏见感到羞愧,好在还能用手中之笔挽回一点颜面。

2

记得西方有一则寓言:传说神是最先创造的动物,赏赐给他们的,有的是力量,有的是速度,有的是翅膀。而在创造人的时候,人却一无所有。人就对神说:“你就不能给我一点赏赐吗?”神说:“你难道没见到赐予你的礼物吗?那才是最大的礼物呢。因为你有思想,思想不论赋予神或者人都是有力的,而且将比所有力量更有力,比最快的速度更快。”人这时候才感到神赐予自己的礼物是最珍贵的。在两天采风时间里,我渐渐领悟到这则寓言的真谛。

下榻七彩红河酒店后,我有意识地翻阅了几本合山文史资料,不知不觉沉迷其中。

俗话说:“火车跑得快,全靠车头带。”合山市自1981年6月国务院批准成立县级市至今,已经走过了35个春秋。历届合山市委书记、市长们把合山当成一部交响曲,指挥着合山人民用不同的方式弹奏着不同的乐曲,让人们铭记辉煌的昨天,把握幸福的今天,憧憬美好的明天。

记得第一次见到莫莲书记的名字是在2015年3月5日《广西政协报》上,一整版对合山经济转型撑起生态宜居工业城的专题报道,让我对这个“光热之城”“煤电之都”有了初步的了解。这次本来想一睹莫莲的风采,可是她到中央党校学习去了,未能见上一面。莫莲35岁时就到合山任职,一干就是十年(除了在来宾市水利部门任职两年外),难能可贵。十年光阴一晃而过,莫莲将合山的山山水水、风土人情拿捏在手,成竹在胸,给合山把脉定调,理出了共建“大好合山、精美合山、幸福合山”的发展思路,展现出合山的大家风范。

晚饭之后,凡一平兄特地拉上我和几个人到酒店对面的公园转了一圈,感受着公园带给我们的乐趣。人来人往,悠闲自得,没有了煤灰的气味,却多了清新的空气和沁鼻的花香。走着走着,有人说今天来了一群作家,听说要来写我们合山人呢。这话无意中传进了我的耳里,我突然想:这次我就是要好好写一写合山人。之后,几个文人挤在一处,挥毫书法,抒发胸臆。记得刘醒龙老师兴致颇高,他亲自铺开宣纸,手握毛笔,细心蘸墨,一横一竖,一撇一奈,运笔自如,恰到好处。他写下的几幅“大好合山”字帖,一幅比一幅更有韵味、更有魅力,凝结着一名作家对合山的挚爱之情。刘老师还给莫莲题了字——“芳菲过去,心留暗香”,可谓意味深长。 

我是个夜猫子,习惯于深夜看看书、写写东西,珍惜属于自己的快乐时光。回到酒店后,我的目光继续在合山文史资料中行走,一直忙活到凌晨三时许。陈良佐、曾其新、黄宗儒、李魁林、杨贵年、陈家越、徐明华、陈志雄、梁芳琪、刘峰、何朝业、司仪宙、吴克帅、陆乃亮等,这些人的故事就像一幕幕电影跃入我的视线。窗外雷雨交加,多情的泪水也早已模糊了我的双眼。

3

发展才是硬道理。走进合山城区的大街小巷,听到谈论最多的还是发展问题。人们不会忘记,煤炭曾经是合山经济的“发动机”。

从1905年在合岭山打下第一口矿井以来,煤炭一直带着合山人向前奔跑。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07年底,合山为国家贡献了1亿吨原煤,有人说这些原煤用装载50吨的卡车排列起来,可绕地球整整一周!

但这已成为历史,加快产业转型才是唯一的出路。2009年3月,合山市被国家确定为第二批32个资源枯竭城市之一,这也是广西目前唯一被列入其中的城市。用人们通俗的话来说,合山要“完”了,没有“搞头”了。事实并非如此,面对资源枯竭困境,合山人不等不靠,逆境崛起。市委、市政府先后组团到湖北大冶、宁夏石嘴山、辽宁阜新等市考察,学习借鉴他们的有效做法和成功经验,“为我所用”,让合山人感觉到“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领导们绞尽脑汁,几上北京,几下南宁,多方奔走,四处觅方,破解难题,大有“不管东西南北风,咬住发展不放松”之气概。

文学采风组进驻合山的第二天,合山市长潘振学亲自担任解说员。潘市长一路谈笑风生,幽默风趣,信手拈来,从合山的煤炭史讲到合山的发展史,从工业转型讲到城市发展,从文化建设讲到生态建设,从社会治安讲到人文素质,从脱贫攻坚讲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等,如数家珍,娓娓道来。一同采风的文人们私下议论说,市长亲自当解说员,真是少见!寥寥数语,敬佩之情跃然纸上。可以说,我对潘市长的了解比采风组中的任何一个人都多。他曾经与我同在一间办公室摸爬滚打,知己知彼,情同手足。在河池市政府办工作的时候,加班加点成为我们工作的常态,都记不清有多少次在办公室的沙发上过夜了。正因如此,我们快乐地追求着,执着地奋斗着,“不为自己找借口”,在平凡的工作岗位上彰显自己的人生价值。后来我调往区直机关,继续与文稿相依为命,“自投罗网”,却也乐此不疲。他到了县里当领导,去年1月被组织调到合山任职,多岗锻炼使他更加成熟,当然也多了许多白发。敢于担当、务实敬业是潘振学的一贯风格。到了合山后,他始终秉承这一风格,到位不越位,补台不拆台,辛苦不诉苦,颇具“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之精神和风度。

工业创造,是人类的进步,其工业遗迹,积淀着人类的文明进程。比如,美国马萨诸塞当代艺术博物馆由电厂改造而成,澳大利亚的悉尼歌剧院由旧有的铁路车站遗址改建而成,北京都市文明新地标“798”艺术区,也是利用旧厂房改造成的艺术村。合山人将带有工业创造和工业美学强烈特征的工业遗迹,建成国家矿山公园,也是对工业文明的传承和发扬,我们不得不钦佩他们的聪明才智。

合山人深知,解放思想,黄金万两;变废为宝,“凤凰涅槃”。他们将目光瞄准了工业旅游业,把它作为推进经济转型的一条新路子,其产业就像八九点的太阳,充满活力,充满希望。

从合山返邕后,有一晚我有幸与曾经担任合山市委副书记的陆汉杰兄一起小聚,当我提到合山利用废弃矿山遗址发展工业旅游业时,他笑笑说,这一思路是他在那里的时候就提出了建议,如今“梦想”成真,很是欣慰。这话我信。

几年过去了,如今工业旅游已经成为合山市一张靓丽的名片。2015年12月,合山市举办了以“红水河畔 大好合山”为主题的首届工业旅游节,这也是广西首次举办以“工业”为主题的大型旅游节,旅游节取得圆满成功。其中“百年老矿十里花廊”观光铁路项目最为引人注目,这一项目南起合山市二级路古樟口,北至东矿煤台,7公里的铁路架设了2公里长的七彩画廊,令人连流忘返、乐不思蜀。在合山采风期间,我们感受了这一别出心裁的项目所带来的快乐和震撼。我和李师东老师一同坐在敞篷铁路自行车上,紧握车把,脚踩踏板,既紧张又兴奋。车在废弃的铁轨中飞奔,人在“彩虹”廊桥中穿行;迎面而来的凉爽之风,吹散了夏季的炎热之气;两旁开阔的田野中飘来阵阵清香,沁人心脾,就当是给我们送来的午间饭菜吧。此时此刻,我们好像穿越了时空隧道,回到了昔日的辉煌场景之中。李老师啧啧称道:“第一,这一创意很好!合山的书记、市长们很有战略眼光。这个旅游项目要是在北京的话,一定非常火爆!不得了了!第二,如果把这个旅游景点拍成微电影,或者举办与旅游相关的赛事,对提升合山的知名度和影响力将会更好。第三,加快发展,需要把人的智慧发挥到极致,这才是最最关键的!”他一脸兴奋:“搞文学创作也是如此啊!” 

4

亚里斯多德曾经说过,人们来到城市是为了生活,人们居住在城市是为了更好地生活。“一条路,两排树,楼房矮,街道脏,吃饱饭后无去处”,这曾经是多数人对合山的评价。早几年,合山人自我解嘲说,“抬头一望天,灰尘就入眼;早穿白衬衣,晚上就变黑”。其生态环境污染之严重可见一斑。这块心病如今渐渐被合山人“对症下药、药到病除”了。

采风的大巴车驶过合山城区街头郁郁葱葱的树林时,潘市长介绍说,这些树林是1997年种下的。当时这些树种都种不活,后来自治区来了个领导,他不信城区长不出大树来,他想办法引导市民把街头的石头挖起来,将泥土一筐一筐地放下去,将树苗放进其中。其实政府后面那座山原来也是不长树的,后来也是如法炮制,才把树种活起来。前人栽树,后人乘凉。我们可以想象到当时合山人看到种树不活的种种情景,那一定是诅咒老天不开恩,痛恨土地不留情。然而当见到树苗长成大树、连成一片时,感恩之情油然而生,更有一种“只要思想不滑坡,办法总比困难多”的慨叹!

“金山银山,不如绿水青山”,这一理念在合山市委、市政府领导们的脑海里已经根深蒂固,不可动摇。据了解,自列入资源枯竭型城市后,该市下重手对百年废弃的旧矿山进行生态修复,投入数亿元实施矿山地质环境工程,使原来黑色的废弃矿山披上了绿装;推进广西首个国家矿山地质公园建设,按照规划,总面积将达18.3平方公里。绿色是生命之色,生命呼唤着绿色。有了绿色,便有了清新的气息;有了绿色,便有了健康的生命;有了绿色,便有了美丽的家园。记不得谁写了这样的诗句:“给我一个绿色的眼睛,看清世界,也感受光明;给我一颗绿色的心,迎风起舞,聆听自然的声音。”每每读来,都有一种温馨的感受。也许这就是绿色的魅力所在吧。

站在众多煤矸石堆积成的高高的里兰矿山公园,合山城区尽收眼底,只见一派生机盎然景象,让文人们才思泉涌,逸兴云飞。山顶上安放着用钢轨、运煤车车轮以及齿轮制成的巨大眼镜,记载着岁月的沧桑,勾起人们对往事的回忆。文人们争先恐后站在眼镜前后,纷纷留影纪念,让时间定格下来。历史与现实的交融,自然景观与人的和谐,构成了一幅幅绚丽多姿的图画!

文学采风活动尚未结束,刘醒龙老师提前回去了,听说是赶去北京参加一个文学创作研讨会,两天后第一个寄回了佳作《天作之合》,名家不愧是名家,出手快,角度巧,内容实,让人浮想联翩。一平兄也赶去北京领奖了,其中篇小说《非常审问》继荣获第十六届百花奖小说奖后,又荣获“中骏杯”《小说选刊》双年奖第一名。返邕当晚,他约了鬼子、黄佩华、覃瑞强、苏兴周和我等人小聚,与他一起分享创作的艰辛与获奖的快乐,其乐融融,其情深深。频频敬酒之余,我们谈论最多的话题还是合山的人和事,真是滴滴香浓、意犹未尽!然后跟潘市长通了电话,他说无论怎么忙,也要抽出时间完成写作任务,权当是一次学习的机会了。这时候,我突然萌生一个念头,打算抽空再次或多次深入合山深度采访,然后将合山工业转型的人和事写成一部小长篇,题目也想好了,就叫《市长马苦龙》吧!

(作者介绍:班源泽,瑶族,大化瑶族自治县人。当过烧炭汉,干过教书匠,曾在县级、地市级党委办、政府办工作,现任自治区政协办公厅研究室主任。业余时间练练笔,作品偶尔见诸于报端,著有长篇小说《市长秘书马苦龙》,曾荣获第四届广西少数民族文学创作“花山奖”。系广西作家协会会员。)

网站编辑:杜宁
相关文章
  • 凡一平:一个上岭人心目中的合山

    在合山看那卧在废弃铁轨上的火车,它虽然已经不再行动。但仍然能想象它当年满载...

  • 直奔合山

    我对工业城市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向往,比如桂林火柴、平南小刀,并由羡慕产品到羡...

欢迎广大网友留言点评!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