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微信上关注

当代广西

红色学者陈翰笙

2016-11-15 10:13:57

作者:黄伟林

来源:当代广西网

抗战时期的广西,由蒋介石的反对派桂系统治,相对独立。这种形势导致它成为各种政治势力渗透、影响、接近、拉拢的对象。对此,有着文化人和红色特工双重身份的夏衍看得很清楚,在他的回忆录中,他说到:

当时的桂林,在大后方被叫做“文化城”。由于那时的桂系在政治上还算比较开明,所以蒋介石的复兴社,陈立夫、陈果夫兄弟的CC,孙科的“太子派”,宋美龄的“夫人派”……当然还有坚持与中共合作的进步组织,都要在这个地方建立据点,于是有人说,当时的桂林(乃至广西)是一个“群雄割据”的局面。

中国共产党对这个相对独立的王国当然不会忽视,一方面,共产党以公开的方式抓住与桂系合作的机会;另一方面,共产党的隐蔽战线也会通过各种渠道安排自己的力量进入广西。

这种所谓“自己的力量”通常指的是那些未公开身份的共产党员。有趣的是,这些未公开身份的共产党员,多是文化人。

说起来,当时共产党中的文化人,真正高学历的并不是很多,但有一个例外,他就是陈翰笙。

陈翰笙,1920年美国波莫纳大学历史系学士、1921年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硕士、1924年德国柏林大学博士,同年应蔡元培校长聘请,回国任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

1925年,陈翰笙与同在北京大学任教的李大钊相识,经李大钊介绍加入了国共合作时期中国国民党。

1926年,由李大钊和苏联驻华大使介绍,陈翰笙加入第三国际,负责对外宣传和情报工作。

从此,陈翰笙以学者和情报人员的双重身份活跃于国际舞台。

1935年,陈翰笙由中共驻第三国际代表王明、康生经手,将组织关系由第三国际转入中国共产党,但仍为秘密党员,直到1959年才公开。

由于陈翰笙的学历背景,作为情报人员的他更多是与国际特工合作,比如,他曾经是国际红色间谍佐尔格非常欣赏的合作者,也是公开身份为美国记者、实际为红色情报人员的史沫特莱曾经爱恋过的人。陈翰笙的传记作者田森认为,在25年的地下工作中,陈翰笙比较突出的贡献是与史沫特莱和佐尔格合作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他是最早从佐尔格那里得知,日本已决定南进向英美开战的中国人,也是最早把佐尔格获悉的国民党军队将围剿中国红军的战略计划传送给中国红军的人。

陈翰笙在学术上的一个突出贡献是中国农村调查。这项工作是他1928年在中央研究院社会科学研究所担任副所长时主持的。他聘用了王寅生、钱俊瑞、张锡昌、张稼夫、孙冶方、姜君辰等有志青年参与这项工作。中国农村调查从江南开始,扩展到中原和岭南,涉及了长江、黄河、珠江三大流域。多年之后,陈翰笙在他的回忆录中说:像我们这种深入到农村最底层的大规模农村调查,在中国是一个创举。他聘用的钱俊瑞、薛暮桥、孙冶方等人,后来都成为新中国著名的经济学家。

1932年广西省立师范专科学校成立,桂系聘请了杨东莼担任校长。杨东莼曾是著名的共产党人。桂系聘用杨东莼既是因为杨东莼的学术才能,也与杨东莼的政治背景有关。桂系需要蒋介石的敌对势力的帮助。杨东莼上任之后,知道陈翰笙中国农村经济研究的成绩,请他推荐一个人到广西师专教授“农村经济”。陈翰笙推荐了又一个共产党人薛暮桥。

可以看出,广西师专是中国共产党向桂系领导下的广西渗透的一个重要渠道,与公开的武装斗争不一样,广西师专作为广西重要的高等学府,成为中国共产党传播其意识形态和文化观念的重要场所。按薛暮桥的说法,当时广西师专有些学生称师专为“小莫斯科”。

薛暮桥到广西前,陈翰笙交给他一个任务,就是利用教育机会进行广西农村经济调查。到广西后,薛暮桥果然完成了这个任务,带领广西师专的学生进行了广西农村经济调查,写出了《广西省农村经济调查报告》。

如果说,1933年薛暮桥是陈翰笙安置在桂林的一枚重要棋子,那么,1942年,陈翰笙则因为香港沦陷转移到了桂林。

在桂林,陈翰笙的公开身份主要有两个,一个是桂林师范学院西文系主任,每周讲三次课;另一个是主持“工合”国际委员会桂林分会和“工合”研究所的工作。他的夫人顾淑型组织了一个化工合作社,在他们的住房后支起一个破铁锅,试验熬油做肥皂,后来专门生产市场紧缺的肥皂、牙膏等生活用品。

陈翰笙的四个外甥女曾合作撰写了一篇文章《与姨父陈翰笙相处80年》,文章有一节写到了他们当年在桂林的生活:

一到桂林,姨父就遇到了范长江、张友渔、萨空了等许多老朋友。他又活跃起来,积极地开展各项工作:主持“工合”的桂林分会,出版刊物,去桂林师范学院教课。姨母也常去“工合”,并在师范学院教英语,还筹办了一个小化工厂。

不久,姨父母搬到桂林漓江北面一所木制的二层楼房内,幼礼就随姨父母住楼上的两间房,教育家林砺儒和俄专的校长孙亚明住在楼下,其余的空房内堆放着主人家的杂物。楼房四周都是农田,要走过好一段田埂到一条土路上,才能遇到唯一的交通工具黄包车。房子虽属新建,但木板与木板之间有很多缝隙,住在里面四面透风。出门时遇到下雨,道路泥泞溜滑,一不小心,就会摔跤。就在这样简陋的条件下,姨父母整日忙碌着,生活节奏紧张而愉快。

在桂林,陈翰笙做了两件与其隐蔽身份有关的事情。一件是他曾经以合法教授的身份,向外国记者公开了蒋介石秘密逮捕共产党要员廖承志的消息,此事经报道,在国际上产生很大影响,何香凝、宋庆龄出面向蒋介石要人,使蒋介石处于被动局面,被迫释放了廖承志。另一件是共产党人杜宣在桂林遇险,陈翰笙利用苏联塔斯社驻中国总社副社长罗米洛斯基回重庆的机会,帮助杜宣逃离了桂林。

1943年11月,桂林召开苏联十月革命纪念大会,陈翰笙邀请英国驻两广代理总领事班以安到会,报告英国反法西斯主义运动。在桂林的许多中共党员到会听班以安的报告。此事传到重庆,1944年3月,终于有消息传到陈翰笙这里,军委会桂林办公厅接到重庆军委会的密电,要逮捕陈翰笙。

陈翰笙紧急逃离桂林,经昆明飞到印度加尔各答,进了英国情报部的远东情报局。

新中国成立后,1955年,中国科学院建立“学部委员制度”,遴选首届学部委员,陈翰笙成为60多个哲学社会科学学部委员中的一员,与他同时入选学部委员的,还有张稼夫、千家驹、薛暮桥、骆耕漠,他们都是陈翰笙当年建立的“中国经济研究会”的成员,薛暮桥更是声称自己“受业于陈翰笙”。

陈翰笙1897年出生,2004年离世,在这个世界上生活了108岁,留下了大量可以传世的学术著作和不为人知的人生秘密。

网站编辑:杜宁
相关文章

欢迎广大网友留言点评!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