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微信上关注

当代广西

乡村治理需要充分发挥乡贤作用

2016-11-29 08:35:53

作者:农华山

来源:《当代广西》2016年第22期

乡村治理需要充分发挥乡贤作用

——农村三策(之三)


中医有一个理论,叫扶正抑邪,邪太盛则百病丛生,需扶正气以抑邪,否则人命危矣。农村长期处于社会治理的边缘、薄弱环节,使得有些地方的农村社会生活呈现出许多无序状态,比如房屋乱搭乱盖,黑产业暗流涌动,灰产业肆意横行,社会风气恶化,社会治安案件不断,歪风邪气滋生蔓延,等等。各级党委、政府必须采取扶正抑邪之策,深入开展农村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大力弘扬社会正气,提升和凝聚农村的正能量,不断压制各种负能量。

一段时间以来,不少地方以乡贤文化建设为突破口,挖掘精神文明建设新动力,有效提升乡村治理能力,取得了不少值得借鉴的经验和做法。现在中央已经在全国各地大力倡导乡贤文化,并提出了一系列指导意见,应引起各地高度重视,在培育上多下功夫。

所谓乡贤文化,一般是指中国传统乡村地区,因为本乡本土人士在家业、学业、事业,以及个人道德品行等方面的突出表现而为乡里所学习、称颂、赞誉,其事迹通过一系列实物或非实物的载体得以流传,久而久之在引领社会风气、影响行为风尚上形成的文化记忆、文化印象、文化影响。

乡贤文化是一个地域的精神文化标记,是连接故土、维系乡情的精神纽带,是探寻文化血脉,弘扬固有文化传统的一种精神原动力。一般来说,越是传统村落,乡贤文化沉淀越深厚,比如那些流传下来的“进士村”“学士村”“宰相村”“将军村”“红军村”以及历史名人村等,十里八村的人都会有一种自豪感、荣誉感。从乡村走出的精英,或做官、或求学、或经商,他们用自己的人生经历为乡民树立了榜样,成为道德教化的楷模,成为社会文明进步的力量,这是传统意义上的“乡贤”。

而在当代,从乡村走出去并在不同行业获得成功的人士,为乡里所羡慕、称颂,这些人是新时代意义上的“乡贤”。2014年在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工作经验交流会上,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宣部部长刘奇葆特别对乡贤提出新的诠释:农村优秀基层干部、道德模范、身边好人等先进典型,成长于乡土、奉献于乡里,在乡民邻里间威望高、口碑好,是“新乡贤”的主体。

在实际工作中,应把弘扬传统乡贤文化与发挥“新乡贤”的示范引领作用有机结合起来,形成一种文化的力量、权威的力量,推进农村“五位一体”建设,为提高乡村治理水平注入强大动力。

首先,大力培养农村优秀基层干部,并充分发挥他们的作用。农村基层干部,既包括本乡本土的村党支部、村民委员会等基层组织中的干部,也包括各级党委、政府所派遣的驻村干部,如“第一书记”等。应该承认,目前农村本乡本土的干部存在着流动性强、年龄偏大、素质偏弱等现象,安心在家务农、履行职责的比较少。当然也有一些农村能人,因为有头脑、有魄力,在发展经济、发家致富上有一套,而被村民或党员选举为村委会、党支部带头人。从农村基层干部中培养优秀干部,一方面,要创造条件把本乡本土的农村能人纳入到党支部和村委会班子当中,引导和鼓励他们发挥模范带头作用,带领群众发展生产、脱贫奔小康。另一方面,要大力培养和引导驻村干部,特别是“第一书记”的带头作用。他们到农村工作,与农民朝夕相处,可以向村民宣传党的路线方针政策,特别是党的小康社会战略部署和惠农政策举措,宣传介绍各地农村发展生产、奔小康的生动案例和事迹,传授先进生产技能和生活理念,拓宽广大农民的眼界和思路,更新落后方式和习惯,增强脱贫奔小康的信心和决心。

其次,充分挖掘和发挥“五老”在乡村治理中的作用。“五老”,一般指年纪偏大的老党员、老模范、老教师、老干部、老能人。这些人的共同特点:一是德高望重,讲话比较有分量,特别是在调解民事纠纷、解读上级政策、民主决策本乡本村重大事项的时候,村民一般比较重视他们的意见和建议;二是比较有公益心,比较愿意帮助村民排忧解难;三是对本乡本土的历史、文化、典故都比较了解,是传统道德文化的积极倡导者。他们身上具备传统乡贤和新乡贤的双重潜质和元素。发挥好“五老”作用,完全可以成为新乡贤文化与传统乡贤文化的重要纽带。基层党组织在这个问题应有足够的认识和重视。要以尊重的心态对待“五老”,充分了解“五老”的个人情况,充分肯定“五老”在历史各阶段的表现,鼓励他们继续为乡村治理发光发热。要在舆论上营造有利于“五老”发挥余热的氛围,在机制上创造有利于“五老”积极发挥作用的平台、载体和物质条件。比如,成立诸如“五老”评议会机构,让“五老”对本村本土各种事务发表意见和建议,同时村党支部和村委会成员要诚恳虚心听取意见,并积极采纳合理意见和建议。

第三,挖掘、培育和树立、宣传农村道德模范。实际上,在农村地区,虽然子不孝、老不尊、长不端、富不仁等现象时有发生,但诸如丈夫长年卧病在床、妻子任劳任怨赡养老人、抚养孩子、照顾病夫、操持家务,父亲重病在床、母亲离家出走、子女不离不弃地照顾父亲弟妹的事迹比比皆是,这些都属于家庭美德模范;诚实敬业,因病因祸欠人钱财,最后不差分文一笔一笔偿还,这种诚信道德,也不鲜见;邻里互帮互助,乡里助学、奖学、济困、修桥、铺路等各种义举善举,这类社会公德更在不少农村、特别是传统村落有所延续。农村许许多多的闪光点,都值得我们去发现、去挖掘、去表彰、去弘扬、去培育。可以说,每个村都可以找到“身边的好人”的事例,应把这些身边的好人事迹通过一定的仪式和规格加以表彰、传播,让这些现实中有闪光点的群体在这一过程中得到全面升华,使他们更勇于彰显道德品行,更勇于做先进表率。同时,通过大力宣传身边的好人,也让人们学有榜样,可亲可学。应积极形成表彰鼓励的机制和氛围,比如让“五老”评议会来评定,每隔一个周期表彰一批好人好事,并给予适当的物质和精神奖励,使好人理直气壮,有荣誉感和自豪感,使好事层出不穷,蔚然成风。

第四,善于发现并充分发挥新乡贤“亲友团”的作用。从乡村走出去的各类型人才是新乡贤的重要来源,善于发现并发挥他们作用,可以为乡村治理提供重要的力量源泉。基本上每个村庄都有游子在外,或考上大学在大城市深造,学有所成;或参军到部队,立功受奖、提拔提干;或外出做生意成为成功人士;或外出务工成为优秀人才。从这些在外的群体当中,不难发现在各行各业上都有所建树、有着一定的社会地位和声誉的精英。善用他们的影响力,反哺农村的文化建设、精神文明建设,可以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一方面,这些在外成功人士根在家乡,他们一般逢年过节都回老家,与家乡有千丝万缕的关系。通过一定的仪式表彰和宣传他们,不仅让他们有荣誉感,而且更加激发他们服务家乡、反哺家乡、回馈家乡的情感。另一方面,通过对在外成功人士的表彰和宣传,也是对本村乡贤文化建设起到推动作用,对那些与乡贤有亲朋关系的人也形成一种积极向上的压力和动力。调动起这些新乡贤的积极性、发挥他们的作用,可以推动他们用自己的经验、学识、专长、技艺、财富以及文化修养参与新农村建设和治理。他们身上散发出来的文化道德力量可教化乡民、泽被乡里、温暖故土,对凝聚人心、促进和谐、重构乡村传统文化大有裨益。

第五,大力挖掘传统乡贤文化并加以弘扬。在农村地区,占有很大比例的乡村具有相当长的村史,在历史的足迹和文化的沉淀当中,人们不难拾捡到一串串本村本土贤达人士的传说、典故和印迹。有的传统村落民居建筑布局依然古色古香,保留着浓厚的传统韵味和文化气息,最能体现“乡愁”,是最可珍惜和加以妥善保护的。里面所包含的乡贤文化最有说服力、最富感染力,应大力挖掘和弘扬。有的村落虽然许多民居已经翻修一新,或规模扩大了许多,但依然保留着不少历史底韵和文化内涵。从历史典籍的记载中,从县志的收录中,从宗族的族谱中,从村老的口耳相传中,从一些祠堂庙宇、墓碑文物、古树遗迹中,都可以寻找到乡贤留下的事迹,都可以成为人们纪念、颂扬乡贤的重要载体。而对于一些新建的或者村史不太长的村落,传统乡贤文化可能少一些,或者基本难以寻找,这也不要紧,只要所在乡、所在县、所在地区能够挖掘和弘扬出传统乡贤文化,同样能够使人们产生荣誉感、自豪感、认同感。提升传统乡贤文化在乡村治理中的作用,一个可行的途径就是通过一系列物质载体和非物质载体,对传统乡贤的品德、事迹、言行加以宣传和弘扬,使他们的嘉言懿行垂范乡里,涵育文明乡风。同时,以乡情、乡愁为纽带,吸引和凝聚各领域的成功人士,用其学识专长、创业经验反哺桑梓,建设美丽乡村。

总的看,弘扬传统乡贤文化,发挥当代乡贤作用,对于加强农村基层建设、提高乡村治理能力、促进传统村落文化的保护、传承与开发,特别是推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在农村的践行,都有着重要而深远的意义。

(作者单位:广西壮族自治区党委宣传部)

网站编辑:刘伟盛
相关文章

欢迎广大网友留言点评!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