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微信上关注

当代广西

壮族民俗文化产生的人文背景及发展的历史脉络

2017-01-06 15:13:54

作者:汪开庆

来源:《当代广西》2017年第1期

壮族人民在节庆期间击打的铜鼓世代相传,年份久远,鼓声却依然动听沉稳。资料图片_副本.jpg

壮族人民在节庆期间击打的铜鼓世代相传,年份久远,鼓声却依然动听沉稳。资料图片

民俗文化,是指民间民众的风俗生活文化的统称。壮族是中国人口最多的少数民族,主要分布在广西、云南、广东和贵州等省区。2005年壮族人口超1700万人,大多居住在广西。一个民族之所以成为民族,最根本的是在于形成自身特有的文化,不同的文化特质,就成为区别不同民族的主要标志。

自主发展时期壮族先民的文化形态及特点

壮族先民在长期的历史发展过程中,创造了独具特色的物质文化和精神文化,显示出民族文化的个性和地域性特征,使自身的发展充满了生机活力。

(一)形成独立体系的壮民族语言文化

语言既是文化的组成部分,又是民族文化的活载体;既是维系民族存在的重要纽带,也是区分不同民族的最明显和最常用的标志之一。壮族的文化特征很大程度上体现在本民族的语言文字当中。壮语分南北两大方言,但语音、语法结构、基本词汇大体相同。根据考古发现,在华南珠江流域商周时代的陶器上就有不少刻划文字符号,说明在自主发展时代,壮族先民就已经试图创造本民族的文字。秦汉以后,随着汉文化的传入和影响,壮族先民转向借用汉字的形、音、义和六书构字法,仿造出本民族的文字即古壮字或称“土俗字”“方块壮字”。

(二)形成以“那”(水田,即稻作)文化为中心的民族文化体系

壮族先民是我国最早创造稻作文化的民族之一,他们称水田为“那”,冠以“那”字的地名遍布珠江流域及整个东南亚地区。 “那”字地名蕴藏的稻作文化和民族文化的丰富内涵,成为生息于这一地区的人们共同体的鲜明标志和历史印记,故我们称之为“那文化”,形成了一个据“那”而作,凭“那”而居,赖“那”而食,靠“那”而穿,依“那”而乐,以“那”为本的生产生活模式及“那文化”体系。

(三)形成以铜鼓为代表的青铜文化

铜鼓产生、流行于我国西南和岭南地区,主要分布在广西、广东、云南、贵州、四川、重庆、湖南等省份,以壮族聚居的广西出土和收藏的铜鼓特点突出。一是分布密集,大部分县有铜鼓出土。二是类型齐全,包括最早期的铜鼓——万家坝型铜鼓在内的中国八大类型铜鼓都有出土。三是藏量最大,全区馆藏铜鼓500多面,占全国收藏总数的1/3;民间收藏的铜鼓,登记在册的就有1400多面;被称为“世界铜鼓之王”的大铜鼓,也在广西出土。四是工艺奇巧,它们用模型浇铸,鼓身鼓面镂刻船纹、水波纹、云雷纹、羽人纹等。六是历代延续,在《布洛陀经诗》中就有《铜源诗》,记述在氏族部落社会后期壮族先民怎样发现铜、冶炼铜并铸造铜鼓;《后汉书·马援传》说马援南征时“于交趾得铜鼓”,并称为骆越铜鼓;《隋书·地理志》说“俚人并铸铜为大鼓……有鼓者号为都老”。壮族及其先民使用铜鼓的情况史载不绝,直到现在壮族民间仍在使用铜鼓,一些地方称其为“天之大铜鼓”,每年正月初一举行祭铜活动,对铜鼓顶礼膜拜。

(四)形成以花山崖壁画为代表的艺术文化

先秦时期壮族先民西瓯、骆越的绘画艺术成就,主要表现为用色彩(赫红色矿物颜料)绘制的崖壁画。在延绵200多公里的广西左江流域,有178处造型古朴、风格粗犷的崖壁画,形成规模宏大的江畔耀达“岜莱”(壮语,意为绘有花纹图像的山,译称“花山”)。其人像之众、物像之多、场面之大,在我国已发现的崖壁画中首屈一指,在世界范围内亦为罕见,充分体现了壮族先民杰出的艺术创造力。

(五)形成以《布洛陀》为代表的神话文化  

布洛陀是源于壮族先民氏族部落社会的一个神话人物,可能是一位部落首领,由于他的历史贡献而享有崇高的地位,人们把本民族的文化创造加在他的身上,把他神化,使他成为一位壮族及其同源民族认同的创世神、始祖神和道德神。酷爱歌唱的壮族先民在神话、民间故事和传说的基础上,以壮族民歌中最常见的五言排歌为基本形式,来传唱始祖布洛陀开天辟地、创造人类的丰功伟绩,形成了一部壮民族口传史诗。大约从明代起,这部口传史诗在口头传唱的同时,得以古壮字书写的形式保存下来,其中有部分变成壮族民间麽教的经文。

在布洛陀神话基础上孕育产生的长诗《布洛陀》,则是壮族的创世史诗,是史前时期壮族先民社会的百科全书。它包含远古壮族祖先生产斗争、社会生活、风俗习惯、原始宗教、原始意识乃至原始社会崩溃过程等丰富的内容。随着社会的发展,各部落的交往日益频繁,彼此交融形成了体系神话,如《特康射太阳》《布伯》《岑逊王》《莫一大王》等。以《布洛陀》为代表的这一自成系列的神话,是壮族原生态文化的经典和重要的民族文化遗产,它对研究壮族及其先民的氏族部落时代及后来发展历史的社会结构、生产方式、生活模式、文化形态、宗教信仰、思想观念及道德规范等都具有重要的历史价值、文化价值和学术价值。

(六)形成以“欢敢”(岩洞歌)和“欢娅圭”(蛙婆歌)为代表的歌谣文化

壮族及其先民以好歌善唱而著称。春秋战国时期,瓯骆民族的歌谣就以独特的形式、韵律与风格而享有盛誉。汉代刘向《说苑·善说篇》所载的《越人歌》,根据壮族语言学家韦庆稳翻译考证为壮族先民的歌。古越人“尚越声”,作为骆越后裔的壮族,承传了这种歌唱风习。这从现存的两种古老歌唱形式可窥见其面貌之一斑。一是“欢敢”。“欢”即山歌,“敢”为岩洞,“欢敢”的意为岩洞歌。如在右江河谷田东县的仰岩和田阳县的敢壮,自古以来每年都举行有数以万计群众参加的岩洞歌会活动,流传有著名的壮族传统长篇排歌《欢敢》和《欢嘹》。“欢娅圭”即“蛙婆歌”,为流传于红水河一带蚂节活动的勒脚歌体的仪式歌。蚂节实质上是氏族部落祭祀蛙图腾,以祈求风调雨顺五谷丰登的节日——一个部落或多个部落的人们聚集在一起,欢歌狂舞,这就给青年男女提供了择偶的机会。这种祭祀性的歌唱活动,后来发展成为以男女会唱为主体的“圩蓬”,意为欢乐的圩场,译称“歌圩”。

网站编辑:黄雅文
相关文章

欢迎广大网友留言点评!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