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微信上关注

当代广西

音乐界的领军人物吴伯超

2017-02-17 15:17:54

作者:黄伟林

来源:当代广西网

抗战时期桂林文化城的音乐事业达到了一个很高的水准,这与一个人有关,这个人就是吴伯超。

1939年5月7日,桂林体育场曾经举办过一次“广西省会国民基础学校抗战歌咏比赛授奖大会”。

当时的广西省长,桂系三巨头之一的黄旭初参加了这个授奖大会。

戏剧家田汉参加了这场群众歌咏活动,1939年5月9日,他在桂林版《扫荡报》上发表文章《歌咏·歌剧及其他》:

体育场的一角给前宵的猛雨汇成浅浅的水……另一部分都给军民群众站满了。……从各队红蓝的旗影里,看见台两边“坚定抗战信念,鼓吹爱国精神”的对联,接着听得钢琴的伴奏和得奖各队的独唱和齐唱了,嘹亮的乐声博得了群众热烈的掌声。实在的今日广大军民太需要音乐了,太欢喜艺术了。特别是抗战艺术。……这种群众歌咏,特别是儿童歌咏运动由于吴伯超先生和许多音乐家、歌咏指导者之努力,在本城已有了可观的成绩了。

文中的本城指的就是桂林城,从田汉的文章,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桂林音乐水准提高的关键人物,正是吴伯超。

另有一篇回忆性质的文章《追念与期望》,作者为丑辉瑛,他如此说:

抗战军兴,应广西省教育厅长邱昌渭先生之聘,主持广西省艺术师资训练班,成立广西省立交响乐园及合唱团,并担任指挥,以遂其音乐报国之志。先生的作品,激昂雄伟,富民族音乐气质,广为大众所崇爱,因之桂林乐风之盛,为大后方第一。[ 收入《吴伯超的音乐生涯》,中央音乐出版社2004年3月第一版。]

很难想象,桂林曾经有过“乐风之盛,为大后方第一”的时候,而这盛景,得益于吴伯超。

吴伯超,1927年毕业于北京大学音乐传习所,为中国第一所高等音乐专业学校上海国立音乐院(后改名为上海音乐专科学校)第一代教师,1931年赴比利时留学,1935年完成在布鲁塞尔皇家音乐学院的学习,回国后在上海音乐专科学校任教。全面抗战爆发后,吴伯超离开上海,于1938年6月抵达桂林。

在桂林,吴伯超先后担任广西省政府举办的全省中等学校艺术与劳作师资暑期讲习班班主任、广西艺术师资训练班班主任、广西国民基础学校音乐教本编委会常委,还兼任广西音乐会理事,负责该会大合唱队的排练指挥。1939年6月,吴伯超筹划并组织当时大后方第一个管弦乐队——桂林广播电台管弦乐队,并担任指挥。1939年7月,广西省立音乐戏剧馆成立,吴伯超和欧阳予倩分别任音乐部和戏剧部主任。原广西艺术师资训练班同时改为广西省立艺术师资训练班,并入音乐戏剧馆,仍由吴伯超兼任班主任。省立音乐戏剧馆音乐部设管弦乐园,吴伯超担任指挥。

说起来,班主任、教本编委会常委、指挥、部主任这样的头衔实在算不了什么,但正是从广西桂林,从这些具体的、基层的、综合性的工作开始,吴伯超的才能得以全面的爆发,从一个音乐专业教师成长为一个音乐教育家,为他后来成为国立音乐院院长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正如台湾文化大学教授赵广晖先生《赤诚爱国学贯中西的音乐教育家吴伯超》一文中所说,1938年至1940年是吴伯超的创作黄金期,“这段时间他(吴伯超)在广西桂林,也可说是基于良好的机遇给予他可以自由发挥的环境所致。由于当地的需要加之他主持师艺班有独立的自主权,所以可尽情发挥。”[ 收入《吴伯超的音乐生涯》,中央音乐出版社2004年3月第一版。]

1939年7月27日的桂林版《扫荡报》上一篇署名沙莱的文章《介绍广西省立音乐戏剧馆》这样说:

桂林电台,以巨大的经费创办乐队和歌队之后,同时广西省政府又成立了音乐戏剧馆。桂林有了这音乐的双璧,光辉灿烂的音乐文化工作,其美满的收获,是可以预期的。

桂林是西南的重心,音乐戏剧馆是西南唯一的音乐教育机关。名义上是与戏剧馆合办,可是先办的只有音乐一部分。馆长由教育厅长雷沛鸿氏兼任,吴伯超氏兼任音乐部主任,马思聪、胡然氏等担任指导员。内容分事业和教育两部,事业部分演奏、研究、出版三组,演奏组成立管弦乐队、国乐合奏队和大合唱队三个经常的组织。研究组的工作暂定国乐整理,民间音乐、苗瑶音乐的采取,国乐器的改良和西洋音乐介绍等。出版组将编译学校教材,出版新乐曲以及定期的刊物。至于教育部则招收初中以上程度的学生,施以五年的专门训练,俾成为各种专门人才。此外并附设一军乐训练班和儿童班。儿童班的训练期无限制,凡属天才儿童可以一面在小学念书,一面受训。到初中毕业之后,便可直接升入本科。这种办法是重要的,因为音乐的训练愈早愈好,年纪大了除了声乐之外,器乐很少有成功的希望,所有计划,一到来年一月便开始了。现在是先办一班艺术师资训练班,这是为了本省中小师资的缺乏而设立的。已定八月一日起暂在桂林中学开学。你这种计划和规模的音乐馆,在抗战的困难当中也许只有广西才能建立的。因此让我们预祝她的无限的将来。[ 收入黄伟林等编《抗战桂林文化城史料汇编·音乐舞蹈卷》,2015年桂林广大印务有限责任公司印制。]

我不惜篇幅抄录这段文字,是想提醒人们注意其中透露的几个信息。第一个信息,后来吴伯超在国家层面音乐教育所做的各种工作,其实正是在广西形成的思想并有了实际的开端。比如,这段文字中说到吴伯超在音乐戏剧馆附设儿童班,这正是后来吴伯超在国立音乐院创办幼年班的先声。这项事业,吴伯超是全国的首创者。而这项首创,又是在桂林最先试行的。

第二个信息,文中提到的马思聪和胡然,都是20世纪中国音坛大师级的人物。马思聪众所周知,胡然知道的人不多。然而,如果时光倒流半个多世纪,许多中国人都知道胡然这位著名的男高音歌唱家。而这些著名的音乐家,许多都是因吴伯超的邀请任职广西的。

第三个信息,文中提到民间音乐、苗瑶音乐的采取。这里的民间音乐和苗瑶音乐指的都是当时广西本土的民族民间音乐,显然,当时吴伯超已经注意到要利用广西本土的音乐资源。

说到苗瑶音乐的利用,桂林版《扫荡报》1939年5月25日已经有一篇文章《关于苗瑶音乐》谈到吴伯超的做法:

他用苗瑶音乐的曲调配上近代的丰富的和声,新的技巧更注入新的生命,因此作出了完全的新型作品。在省会国基抗战歌咏比赛表演会中,吴漪曼小姐所弹的《僮人舞》便是一个例子。一种新鲜的风味,动人的节奏,使人想象出在那山林中,所特有的诗的美丽的生活。广播电台的管弦乐队不久即将成立,吴先生以管弦乐表现出来的苗瑶音乐,和世人相见也不会远了。[ 收入黄伟林等编《抗战桂林文化城史料汇编·音乐舞蹈卷》,2015年桂林广大印务有限责任公司印制。]

这段文字明确表示,吴伯超的音乐创作利用了苗瑶音乐的曲调,这是许多吴伯超音乐研究者可能未曾注意到的问题。换言之,广西本土的音乐,是给了吴伯超音乐营养的。

从上面这些文字,我们可以看到人们对吴伯超在桂林的音乐事业充满信心和期待,可惜,1940年2月,吴伯超离桂入川,广西的音乐事业因此失去了这样一位领袖群伦的人物。用当年在桂林生活学习的台湾女作家钟梅音的话说:“吴先生一走,仿佛把桂林的活力都带走了。”

参考文献

萧友梅音乐教育促进会编《吴伯超的音乐生涯》,中央音乐学院出版社2004年3月第1版

李咏梅、黄伟林等编《抗战桂林文化城史料汇编·音乐舞蹈卷》,桂林广大印务有限责任公司印刷

网站编辑:杜宁
相关文章

欢迎广大网友留言点评!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