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微信上关注

当代广西

桂林籍文艺家李文钊

2017-02-22 14:45:57

作者:黄伟林

来源:当代广西网

在阅读抗战时期桂林文化城史料时,有一个桂林籍人物引起了我的注意,他就是李文钊。

很难给这个人物定位,虽然他曾经有少将军衔,但很难把他当作武人;虽然他酷爱戏剧,但似乎也不能称他为戏剧家;他写了不少文章、歌词,但文学史和音乐史上找不到他的名字。然而,抗战时期的桂林文化城,李文钊却是一个相当有影响的人物。

比如,他曾经做过国防艺术社的社长。我曾经专门写过有关国防艺术社的文章,这里不再重复。如今我们可以在桂林著名的象鼻山公园大门附近看到国防艺术社的纪念石刻,其在抗战时期的影响可见一斑。

或许是因为李文钊在抗战文化运动中的领导才能,1938年12月,桂林成立了“桂林战时文艺工作者联谊会”,联谊会的理事包括李文钊、艾青、阳太阳、黄药眠、欧阳凡海、林林、周钢鸣七人,李文钊被公推为临时主席。

1939年7月,桂林文艺工作者集会商议成立“中华全国文艺界抗敌协会桂林分会”,艾芜、艾青、盛成、舒群、胡愈之、王鲁彦、夏衍、田汉等23人为筹备委员,李文钊亦是其中之一。1939年10月,“中华全国文艺界抗敌协会桂林分会”成立,李文钊是“中华全国文艺界抗敌协会桂林分会”连续五届的理事,并且是一、二、三届的常务理事。

李文钊还是抗战歌咏团的团长。1938年出版的《抗战中的广西动态》专门介绍了抗战歌咏团。从中我们得知,抗战歌咏团是第五路军政训处、国防艺术社音乐部和乐群社文化部统一主办的,其宗旨是:激发士气,振奋民心,增强抗战力量。

抗战歌咏团的工作分三个时期。第一期,高级组的训练,推动桂林市区各中等以上学校和省立小学的歌咏工作。第二期,桂林市各中心学校及各镇街民众的歌咏训练,由第一期高级组的团员分任各组教练。第三期,是其他各地歌咏运动的推进。《抗战中的广西动态》称“第一期团员,已超过七千人。第二期至少有二万人以上,第三期更不用说了。”[ 《抗战中的广西动态》,67页,上海抗战编辑社1938年4月出版。]轰动全国的1938年1月8日的“火炬公唱大会”,就是抗战歌咏团第一期的总结。

李文钊写过一首《抗战歌咏团团歌》:

唱呀,朋友!

排山的人群,

掀浪的歌声,

结成伟大的力的奔流。

不可侮的四万万七千万的神明华冑,

一致奋起做最后的战斗!

我们没有第二条路可走,

只有用我们的血,我们的肉,

争取我们的自由。

六十年来的横暴欺凌,

我们再也不能忍受。

我们铁一般的意志,

誓死要粉碎东方的强寇!

唱呀!朋友!

排山的人群,

掀浪的歌声,

结成伟大的力的奔流。

歌词很形象地写出了当年抗战歌咏团的气势和力量。

抗战歌咏团组织广西民众和学生主要唱什么歌呢?《抗战中的广西动态》告诉我们:“关于歌曲,如《打回老家去》《自卫歌》《自由神歌》《新女性歌》,等等,据说在广西已经成为‘过去的歌曲’,他们现在使用的歌曲,除了第五路军司令部政训处选印的《抗战歌集》和《救亡歌曲》以外,便多是由政训处国艺社工作人员自制的,像《广西学生军军歌》《伟大的民团》《前进》《火线》《乡姑娘》《我们昂首入战场》及《征兵歌》,等等。这些歌曲值得注意的,一方面是内容偏重广西抗敌精神的发挥,另一方面是极力迎合本地人的口调,例如《乡姑娘》,虽然他利用的是俄国歌谣的原谱,但内容却是广西的乡姑娘劝勉她的《种地亚哥》去杀敌救国;又如《伟大的民团》,也运用广西所流行的男女将唱的结构,鼓励男女青年去当团兵,这种向大众化迈进的方式,实在是当前各地救亡歌咏运动者值得效法的。”[ 《抗战中的广西动态》,67-68页,上海抗战编辑社1938年4月出版。]

这段文字中提到的几首歌,如《广西学生军军歌》《伟大的民团》《乡姑娘》,正好是李文钊作词的。

用如今的话说,当年广西的学生军、民团都是极具创新性的事物,在全国产生了广泛的影响,在抗战中起到了积极的作用。我们从李文钊的歌词或许可能感受到当年广西学生军和民团的精神风采。

请看这首《广西学生军歌》:

我们是广西青年学生军,

我们是铁打的一群,

在伟大的时代里负起伟大的使命。

我们抱定勇敢坚强,不怕牺牲的精神。

我们要和前线将士、全国同胞誓死战胜我们的敌人!

我们为国家谋独立,为民族争生存,

为人类伸正义,为世界求和平。

在伟大的时代里负起伟大的使命。

我们是铁打的一群,我们是广西青年学生军。

历史会记住广西学生军,李文钊为广西学生军歌所作的歌词,也会因广西学生军而被记住。

李文钊生于1899年,1917年考入广西省立法政专门学校第一期法律系。根据徐君慧先生的文章,李文钊在法政专门学校期间就曾经与其弟李征凤合作编写话剧《朝鲜亡国痛史》,并借慈善会舞台公演。这是广西戏剧史上第一个公演的话剧,也是李文钊与戏剧结缘的开始。我曾经根据史料把广西话剧的开端说成为广西师专的话剧演出,后来又说成是南宁二一剧团的话剧演出,看来都不对。广西话剧的开端还得溯源到李文钊法政专门学校期间的话剧演出。这个时间比二一剧团和广西师专的话剧活动提前了十多年。也就是说,李文钊是广西话剧最早的实践者。后来,李文钊在主持国防艺术社期间,曾经仗义支持欧阳予倩的桂剧改革,大力推动桂林戏剧运动,为桂林营造了相当好的戏剧文化环境。欧阳予倩最初产生影响的桂剧《梁红玉》,正是在李文钊的帮助下公开出版的。尤其值得记录的是,离开国防艺术社之后,李文钊在桂林东江福隆街租了一栋小木楼创办了新中国剧社。为创办新中国剧社,他不惜变卖首饰和房子,维持剧社的日常运营。2014年,我们新西南剧展演出的《秋声赋》就是当年由田汉编剧、瞿白音导演、新中国剧社演出的轰动桂林的话剧。今后人们研究广西话剧史,绝不能绕过李文钊。他在广西话剧的肇始、广西话剧的推动、广西话剧的高潮各个阶段,都是举足轻重的人物。

除了音乐和戏剧,李文钊在出版领域亦有建树,他主持创办了《创进》《战时艺术》和《诗创作》等刊物,这些刊物都是抗战时期桂林、广西乃至全国具有较大影响的刊物,值得有专门文章谈论。

前辈学者魏华龄、唐国英、徐君慧分别写过有关李文钊的文章,较注重李文钊作为抗战文化运动组织者的身份。本文借鉴了他们文中提供的史料,与他们不同的是,本文更侧重李文钊作为一个文艺作品写作者的身份。虽然李文钊并不以作家、艺术家的身份名世,但他确实创作了一些文艺作品,撰写了不少文艺评论文章。广西是一个少数民族地区,李文钊的歌词创作很注意广西的山歌元素,如由他撰写歌词的著名的《桐花谣》:

(序曲)

唱歌要唱歌,

唱个眼前花啊!

去年岭上栽花树啊,

今年到处啊是桐花啊!

哎啊


(正文)

桐花开呀,

妹提花篮走过来,

广西今年生产好呀,

桐花开遍满村街哪满村街。呼喂


桐花开呀,

敌机常到这边来,

如今敌人打北海呀,

劝哥不要太心开哪太心开。呼喂


桐花香呀,

问妹出嫁是招郎?

妹要招郎就招我呀,

会拿锄头会打枪哪会打枪。呼喂


桐花香呀,

听哥说话好刚强,

男儿当要为国死呀,

缘何不去打东洋哪打东洋。


桐花黄呀,

情哥明明上战场,

哥去当兵打日本呀,

妹你不要嫁别郎嫁别郎。


桐花黄呀,

哥今别妹莫心伤,

妹在家中种田地呀,

送到前线做军粮哪做军粮。


桐花落呀,

妹妹说话见识多,

莫为分别流眼泪呀,

要流热血救中国哪救中国。


桐花落呀,

海枯石烂等情哥,

明年花开哥回转呀,

那时齐唱自由歌哪自由歌。


(尾声)

桐花结子满树青呀

吔留吔留,

妹妹和田哥当兵,

大家合力杀敌人

玲珑朗哎哟!


桐花结子满树青呀

吔留吔留,

千万个人哪一条心,

保卫家乡哪享太平

玲珑朗哎哟!

这是山歌,也是山歌剧,因为《桐花谣》的出现,广西少数民族的歌舞艺术在桂林文化城这个全国性的文化平台引起了广泛的注意。

网站编辑:杜宁
相关文章

欢迎广大网友留言点评!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