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微信上关注

当代广西

报人如何看“李白”

2017-02-23 09:36:01

作者:黄伟林

来源:当代广西网

“李白”,李宗仁、白崇禧,民国年间二位一体的两个广西领袖,他们俩谁的才能更大,他们的合作是否真的亲密无间,这是许多人思考过的问题。

我曾经读过一篇白崇禧的演讲,标题为《自信与建设》[ 《白崇禧先生最近言论集》,创进月刊社编,1936年6月25日初版。],是1935年7月对广西各区民团指挥官兼行政监督及其秘书在南宁的集会讲的。白崇禧在演讲上提到一件事:前两年《大公报》曾有一篇社评,说广西办民团,是使生产民众变成消费,有一位名叫王吉占的觉得不合事实,想写信去更正,白崇禧认为没有必要,他觉得事实胜于雄辩。后来王吉占还是以个人名义写信给《大公报》作了解释,但《大公报》经理胡政之对王吉占的解释有点怀疑,亲自到广西考察,耳听是虚,眼见为实,终于知道是他们的社评错了。于是,胡政之回去之后,写了一篇《粤桂写影》,对广西进行了切实的称道。

我很早就读过胡政之这篇《粤桂写影》,是在《胡适文集》中读到的。《胡适文集》收录了胡适的《南游杂忆》一文,胡政之的《粤桂写影》是作为《南游杂忆》的附录收入的。2015年,黄继树《桂系演义》增补版专门增补了一个第60回,在这一回中,对胡政之这篇《粤桂写影》有很高的评价,认为当年众多赞扬广西的文章中,只有胡适的《南游杂忆》和胡政之的《粤桂写影》影响最大,成为历史经典文献,为我们了解那个特殊年代的广西,打开了两扇窗口,闪现出一种远去的历史背影。

本文标题为《报人如何看“李白”》。所谓报人,即从事报纸事业的人,在这里,特指胡政之和徐铸成,他们都是当年《大公报》的重要人物。《大公报》是民国时期最具影响力的中国报纸,其办报“不党、不卖、不私、不盲”的“四不”方针在相当长时间内成为中国报业的楷模。

胡政之于1935年1月从广州到梧州,在广西考察10天,1935年2月以冷观的笔名在《大公报》连载长篇报道《粤桂写影》,报道分“广西的一般观察”“广西的政事与军事”“广西民团的真相”“广西的教育事业”四个部分,对广西进行了较为全面并且有一定深度的报道,确实称得上是了解20世纪30年代广西的好文章。

这篇文章虽然是对当时广西政治、军事、教育的全面报道,但其中有一段文字对于“李白黄”的评论相当著名,常被征引,谨录于此:

广西是李(宗仁)白(崇禧)黄(旭初)三人合治。李以宽仁胜,涵盖量最大,白以精干胜,办事力最强,黄则绵密而果毅,处分政务事务,极有条理。要拿军事地位作譬,李当然是位总司令,白可称为前敌总指挥,黄则坐镇后方,保持着能进能退的坚实地位,这是广西最大特色。因为他们三个领袖皆能利用各人所长来以身作则,把勤俭朴质,刻苦耐劳的风气树立起来,传播到全省。[ 收入《胡适文集》第5卷,北京大学出版社1998年11月第一版。]

本文标题“李白”,是李宗仁、白崇禧的合称。民国年间,山西阎锡山、河北冯玉祥、四川刘湘、云南龙云、广东陈济棠,在某个特定时期,都是由一人担当各省领袖。唯有广西,前期为李宗仁、黄绍竑、白崇禧三人合作治省,是谓李黄白;后期由李宗仁、白崇禧、黄旭初合作治省,是谓李白黄。李宗仁、白崇禧两人的合作贯穿始终,故称李白。

胡政之对李白黄的评论是1935年写的,他写出了李白黄三个人的性格特色,也说出了他们三个人能够合作的原因。

胡政之的部下,徐铸成晚年也写过有关李白的评论文章,文章题为《李宗仁与新桂系》。

文章中,徐铸成说:

据我的看法,在“李、白、黄”这三位中,黄绍竑最有政治头脑和政治手腕。他投身于蒋,而自己有一套做法,对蒋仍保持一定的距离,充分利用蒋与桂系间的矛盾。白一向以“小诸葛”著称,但在军事上是否那么“孔明”,越来越使人怀疑;政治上则多谋而不善断。这三人中,李宗仁看来最为平庸,但接触过他的人都说,他比较质朴,对部下比较宽厚,不察察为明,也不使用权术,对知识分子比较尊重。所有这些,和蒋介石恰好成一对照。他起自陇亩,不数年间,成为一个方面大员,参加北伐后,能够保持一定的清醒,顺利时不太骄纵,失败后,退守广西,还能保持残局于不垮,看来也不是偶然的。记得《左传》里两句话:“晋文公谲而不正,齐恒公正而不谲。”这大概也可以移作对蒋、李的判断吧。[ 收入徐铸成《报海旧闻》,374页,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10年1月第一版。]

这是徐铸成20世纪80年代的文章,是在读了《李宗仁回忆录》之后的有感而发,可以看出,徐铸成此文在对李白的评价中,天平是有倾斜的,那就是扬李贬白。应该说,这个评价多少与那个年代的主流评论有关。时迁境迁,水落石出,盖棺论定,徐铸成对李白的评价没有多少风险。

不过,即便是贬白,也应该师出有名,言之有据。徐铸成对白崇禧评价不高,不仅认为白崇禧政治上多谋不善断,甚至认为白崇军事上也不怎么“孔明”。这个评价似乎与民间的认识有较大的分歧。那么,徐铸成这个看法究竟从何而来呢?

在徐铸成另外两篇文章中,或许可以看到一点蛛丝马迹。一篇题为《桂林杂忆》。在《桂林杂忆》中,徐铸成专门提到白鹏飞对白崇禧的评价。白鹏飞是这样说的:

白健生在桂系中只是一个高级幕僚,其实谁都不听他的。这位“小诸葛”,虚有其表而已。[ 收入徐铸成《报海旧闻》,355页,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10年1月第一版。]

另一篇题为《白崇禧酝酿“独立”的内幕》,其中引述了一段李济深评价白崇禧的话:

这个人,连姨太太还不配当;生那么大的气,结果,给一个银镯子,就乖乖地跟着走了,实在比上炕老妈子还下贱。[ 收入徐铸成《民国旧事》,119页,广西人民出版社2015年9月第一版。]

李济深这段对白崇禧的评价是对徐铸成说的,徐铸成认为李济深一向厚道,难得听他说这样的俏皮话,但他认为,这段话的确把白崇禧的身份、性格如实地刻画出来了。

在我所接触的其他材料中,白崇禧虽然有不少缺点,但仍然以铁腕专权、足智多谋著称。但是,显而易见,在徐铸成心目中,白崇禧的形象是比较糟糕的,甚至连铁腕专权、足智多谋这些性格特征都可能被颠覆。这个形象是否与20世纪80年代大陆的文化环境有关呢? 评价历史人物,或褒或贬,或扬或抑,我们或许无法判断谁是谁非,但却可以立此存照,供后来者参照。

李白二位一体传为佳话,但两人的合作果真天衣无缝吗?这里不妨脱离本题援引一段张学继、徐凯峰著《白崇禧传》中的文字:

据刘斐分析,白崇禧内心里是瞧不起李宗仁的,对他持鄙视态度,却很尊敬李济深。据说,有一天,白崇禧私下问自己的老师李任仁:“广西的领导是李任潮(济深)好呢,还是李德邻(宗仁)好?”李任仁沉思后问答说:“任潮宽宏大度,为人是李任潮好,可惜他在广西没有基础,而李德邻在广西有基础。”听李任仁这么一说,白才打消了废黜李宗仁的念头。[ 张学继、徐凯峰著《白崇禧传》,序言,5页,浙江大学出版社2012年8月第一版。]

可惜作者没有说明这个故事来源何处,以至于我们无法判断究竟有多大的真实性,但可以想象,民国之李白并非唐代之李白,是两人而非一人,只要是两人,总难免有矛盾、有冲突,甚至有取而代之的心思和可能。

不过,不管李白之间有多么大的矛盾、冲突甚至取而代之的心思和可能,事实上,在李白一起打天下的20多年间,他们总体上是合作的、是包容的,是既能够共患难也能够共安乐的。在我看来,李白的关系,在中国历史上几乎是鲜有先例的。两个政治和军事强人,都有领袖的气质和雄心,却互补包容地合作了20多年,成为民国政治军事舞台的风云人物。正因为这种关系在中国是如此稀缺和罕见,因此才传为佳话,为人们耳熟能详。

网站编辑:杜宁
相关文章

欢迎广大网友留言点评!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