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微信上关注

当代广西

从发现六谷地4座红军无名烈士墓说起

2017-04-11 16:57:32

作者:李庭华

来源:当代广西网

1座独处的红军无名烈士坟头。记者 李庭华 摄.jpg

1座独处的红军无名烈士坟头。记者 李庭华 摄


今年我区“壮族三月三”传统节日和清明节连休,4月1日—3日,围绕红军翻越老山界通过今资源县两水苗族乡塘洞村的历史,笔者等人前后两次到红军翻越老山界古道清水江段局部和周边区域开展调研,并对一些文献展开了资料实证调研,收获了一些新的口碑资料。而在源头屯六谷地发现4座红军无名烈墓,更了却了2014年8月我等进村开展调研未竟的心愿。

4月1日下午,笔者从塘洞村出发到源头屯原屯小学校址,与村小学退休教师唐其德老人会合,他是当天同去寻找红军无名烈士墓的知情人。在他的带领下我们开始爬山,由于靠近山边高处的田地大都丢荒,很多以前能走的山间小道已长满杂草灌木,无法辨认。通过两次询问进山扫墓的群众,才找到通往目的地六谷地山头的分岔路口,在荆棘丛中爬过几处山地,我们来到了唐老师还知道的大致方位。然而,由于几十年没有来过,具体的红军无名烈士墓到底在哪?唐老师带着我继续寻找。“这里有一座”“这里有三座”,很快,他就确认了四处无名烈士的墓地。经过我们查看,发现其中三个坟头是并排连在一处的,还垒了几块小石头,坟头不是很大,另外一座独立的距离它们3米左右。由于83年没有人前来祭扫,加上这片竹林没有进行护理,坟头上已经长满杂草灌木和毛竹。不是知情人的引路,我是绝对找不到、想不到的。   

出发前,我们并没有想到这四座红军无名烈士墓被如此密集的植被遮蔽,否则一定会准备更好的劳动工具,毕竟仅靠带来的一把镰刀清理它们周边是有一定困难。杂草和小棵灌木可以直接挥刀割砍,大棵灌木和竹子必须一边砍一边用力掰拉,经过两个小时的挥汗工作,四座坟头终于又见到了阳光,那把从当地村民那借来的镰刀也已经缺口变形。下山后,那个村民得知我们去为红军无名烈士扫墓,很感动,反复说镰刀坏了不要紧,不过我还是在屯里的小卖部买了一把新的归还。


3座并排的红军无名烈士坟头。记者 李庭华 摄.jpg

3座并排的红军无名烈士坟头。记者 李庭华 摄


劳动中,唐老师讲述了他对这四座无名烈士墓的记忆。他说,当地村民袁宇干的父亲是当年参加安葬这些烈士的当事人之一,袁父生前把这些往事和地点告诉了儿子,20多年前袁曾带他来这里确认过,可惜去年袁不在世了。“现在,如果没有人来关注这个地点,待到我百年后,真没有人知道这里的无名先烈了。”听他说到此处,看着这些差点被遗忘的英烈孤坟,笔者心中突然有种莫名的悲凉。好在当天的太阳很猛,经过我们的努力,这里洒满了阳光,为此我们心中还是很温暖、很欣慰的。结束对这些杂乱植物的清理后,我俩将带去的桂林三花酒恭敬地祭洒在英烈的坟头上,向他们三鞠躬,表达我们对革命先烈的深切缅怀。

其实,革命英烈从来没被历史和人民所遗忘。2014年8月,也就是红军翻越老山界80周年纪念的那个夏天,我曾组织一个史学工作者团队进村来寻找无名烈士墓,当时也是唐其德老师做的向导。我们在源头的隘口、茅坪等地寻找并祭拜了几处烈士墓地(不见坟头)。那次调研的成果,经过媒体报道后,引起了较好的反响,关注这片红色土地的人也多起来了,其中桂林空军学院宁湘峰老师多次进村调研,他和唐老师等人成了朋友。今年4月3日,他从湖南邵阳老家几经转车,中午时分达两水乡,笔者从村里驾车去接他;下午,他和唐老师带着传统的祭品纸钱等,去给这四位无名烈士挂青,重温历史,缅怀先烈。

长眠在这里的先烈是怎么来到的?要了解来龙去脉必须回到历史中来——1934年12月,中央红军突破湘江后,遭受重大损失。12月4日,中央红军第一纵队(又名红星纵队,由红军总部直属队、干部团等编成)从今资源县中峰乡马岭,经水埠塘到今兴安县华江乡千祥、同仁、塘坊边、龙潭江,黄昏时开始翻越老山界。中央红军二纵队(又名红章纵队,由党中央、中央政府、后勤部队、卫生部门等编成)由水埠塘、千祥、白岩江向龙潭江同时跟进,随一纵队翻越老山界,红五军团及八军团余部殿后掩护。12月5—7日,红军通过雷公岩、三步跳、百步陡等险地,穿越清水江四渡水先后到达今资源县两水乡塘洞村大坳、源头屯、塘洞屯宿营。红五军团跟随中央纵队路线,一边作战一边翻越老山界。红八军团余部从今资源县中峰乡的社岭过东岭界到今兴安县华江乡高寨村、潘家寨村,12月6日,一部分从梯子岭上老山界到今资源县两水乡跟上红军主力下龙胜江底,一部分从李家田、衫木江上老山界到今资源县塘洞村雷公田、李洞屯驻扎。到12月8日,红军先后全部撤离塘洞村往龙胜江底乡等地行军。中央政治局委员,红三、五军团党代表陈云同志在《随军西行见闻录》中,较为详细地记载了这段行军历程,陈伯钧、陆定一、伍云甫、张南生等老一辈革命家在自己的《日记》中也有这段历史记载。

在翻越老山界的行军和作战中,牺牲了不少红军指战员。据说沿着清水江翻越到今天同仁村山路上,不时可以见到一些坟头,当地一些老人曾经回忆,这些安葬着当年翻越老山界牺牲的英烈。在红军渡过清水江后的源头屯大坳附近,曾遭遇国民党军队的飞机轰炸,中革军委副总参谋长、军委一纵司令员兼政委叶剑英同志负伤,由于当时技术条件限制,弹片留在肉里一直没有取出来,只能坐担架行军,直到遵义会议伤都未愈,无法参加会议。在今清水江源头屯原土法造纸厂的纸塘附近,还留下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红八军团党代表兼总工会书记刘少奇与官兵一致同甘苦,自己用口盅煮粥的感人故事。

据当地人幸华亿说,“我爷爷生前常跟我们讲,红军过清水江后,连续几天,从大坳界方向不时传来激烈作战的枪炮声。后来群众在当地一个叫荷毛树(音)兜的地方,捡到不少弹壳和手雷等遗物。”源头屯退伍军人邵付干接着说:“还有人曾在那一带捡到枪支,那里曾经有棵蛮大的杉树,周身都被子弹打过,以致当地群众砍伐后都无法使用。”听到他这么说,笔者提议他方便时再去那一带掏掏泥土,或许还能找到些战争遗物。安葬在此村源头屯茅坪、六谷地、隘口等处的无名烈士都是随军翻越老山界后,因缺医少药,伤势过重不幸牺牲或因伤被敌人俘获后枪杀、活埋的。

青山处处埋忠骨,竹涛声声慰英魂。虽然我们这次发现并给长眠于此的革命烈士进行了祭扫,通过英雄看到了当年红军翻越老山界的基本历史,受到一次深刻的精神洗礼,但作为这片红色土地上革命遗址遗迹的保护,我们还亏欠太多,还有很多工作要做。仅就革命先烈的纪念性建筑来说,我们针对红军无名烈士墓地的两次考察,除了这次发现的四座无名烈士坟头,其他几处安葬的红军无名烈士至今坟头都没有找到,有的是当年开田造地损毁了,有的被杂草丛林完全湮没了。如果某一天,能在村里某处建立一处纪念性建筑——中国工农红军翻越老山界暨无名烈士纪念碑,铭刻红军不畏艰难险阻翻越老山界的历史,将已经发现的先烈坟头进行修葺或拾起他们的遗骨郑重迁移到此,尚未发现的也在此作为统一的精神缅怀之地,开展党史、国史、军史教育,弘扬主旋律、传播正能量,这是很有必要和意义的。

(作者系当代广西杂志社副社长、副总编辑,编审)

网站编辑:杜宁
相关文章
  • 贺街,落寞中的守护

    一提起贺街,贺州人便会油然而生骄傲之情。因为,这里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

  • 治贪的两种历史经验

    古代治贪,有两种主要经验:严刑峻法和高薪养廉。前者以明朝为代表,后者以宋朝...

欢迎广大网友留言点评!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