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微信上关注

当代广西

微信号

ddgxzz

防城区:一朵金花 一个产业

2017-04-25 10:31:46

作者:周剑峰

来源:《当代广西》2017年第8期

1.jpg

游客正在采摘金花。 防城港市防城区委宣传部 供图


  十万大山南麓的防城港市防城区大菉镇那排村,漫山遍野都种植着郁郁葱葱的金花茶树。村民韦芳荣每天早早就扛着锄头和镰刀等工具,到他位于黄橄根(地名)的育苗基地劳作。他10年前种下的金花茶树,近年来陆续投产,至今已收入近20万元,尝到“甜头”的他,从2016年3月开始,尝试培育了8000株金花茶树苗,至今成活6000株。


  和韦芳荣一样,目前在防城区,还有5000余户金花茶种植户,他们或扩种、或育苗、或进行深加工,带动着这一产业的蓬勃发展。产业的发展,也让不少种植户开始 “坐享”红利,来自防城港市防城区林业局的数据统计显示,截至2017年2月,金花茶种植业惠及种植户约18万人,金花茶种植户人均纯收入达5000多元。


  “花经济”成促农增收新引擎


  金花茶被誉为“茶族皇后”,鲜花摘下即可泡饮,味久回甘,具有特别药用、保健价值,其叶也可制茶。


  但在上世纪中叶之前,这种金黄色的花不为人识,当地人叫做“牛尿花”。1960年,科学工作者发现,“牛尿花”原来是唯一黄色的山茶花,属远古遗存的珍稀类群,堪称“植物界大熊猫”。“牛尿花”从此有了魅力四射的新名字——“金花茶”。


  防城是金花茶最早发现地和富集地,面积、产量和品种均居世界首位,建成全球唯一的国家级金花茶自然保护区和基因库,2009年获授“中国金花茶之乡”,2011年防城金花茶成为国家地理标志保护产品。


  坐拥如此丰厚的资源优势,种植户们自然珍惜。中港高科国宝金花茶产业有限公司(简称中港高科)是“冲锋者”之一。该公司以全产业链布局发展金花茶,推行以“公司+基地+农户”的全产业链布局扶贫种植经营模式,在大菉镇、那良镇等地建立了万亩金花茶种植基地。“通过给农民免费发放种苗和提供技术指导,并且签订回收协议,我们有效带动了周边农户种植金花茶的积极性。”中港高科5000亩金花茶产业(大菉镇)生态核心区的基地主管韦仁喜如是说。


  通过中港高科的帮扶,那排村上田中组的种植户韦清荣成为受益者。韦清荣今年54岁,在中港高科免费提供苗木和技术的帮助下,他于2008年开始种植金花茶树,初时仅种植2亩,通过连年扩种,他至今已有10余亩金花茶林,随着近年陆续投产,他至今已收入近20万元。2014年10月,他建起了一栋两层半的小洋楼,一家人乐呵呵地搬进了新居。


  华石镇那湾村大村组的黄载杰也是种植大户之一。与大菉镇金花茶基地稍不同的是,黄载杰种植的金花茶树,大多都是依山而种,靠着山和清泉水的滋养,他种植的金花茶树都很粗壮,所以金花看起来更“野”。由于他种的金花品质精良,原生干花即便是1.2万元/公斤的市场销售价仍是供不应求。“去年至今,金花销售额近200万。”黄载杰笑说。


  通过近几年的连续扩种,黄载杰的金花茶种植基地从最初的数十亩已扩大至近700亩,给农户增加了工作机会。黄载杰说,基地建立至今,已有近1000名农户通过在基地内务工增加了收入。


  为加大对金花茶产品的开发,防城区通盘谋划,建立了多个金花茶育苗基地,成立农业合作社,以龙头企业为引领,鼓励农户林下种植,逐步形成依靠金花茶产业带动农民增收致富的新局面。在种植户的积极推动下,截至今年2月,该区人工种植金花茶面积近6万亩,培育金花茶苗木达1000多万株。


  防城区林业局推广站站长陈树生说,通过典型引路和示范带动,该区积极引导种植户与中港高科、广西桂人堂金花茶产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桂人堂)等合作,打造了一批林下种植金花茶示范基地,使5000多户农户走上林下种植金花茶致富之路。目前,这4家公司年产值10多亿元,惠及2万多人。


  抱团“乏力”难破发展“瓶颈”


  为了充分挖掘金花的价值,增强市场竞争力,近年来,不少企业都在“发力”打造品牌。中港高科在金花茶抗氧化功能研发方面取得突破性进展,研发出金花茶养颜精华浓缩液等系列高附加值产品;桂人堂研制出金花茶系列茶、口服液、饮料等深加工产品近40种;广西国茗金花茶科技有限公司开发了具有国内领先水平的纽扣行金花茶紧压茶等金花茶产品4个系列共12个品种。


  在龙头企业的带动下,经过一段时间的开发利用,防城区的金花茶产业发展势头大好,让不少种植户们享受了数年的“蜜月期”。然而,由于管理和服务滞后、附加值低等因素的综合制约,“蜜月期”后的金花茶产业遭遇了“瓶颈”。


  陈树生告诉记者,金花茶有20多个品种,目前获得国家新资源食品批准的品种只有防城普通金花茶和显脉金花茶2种。随着防城金花茶的知名度不断提高,越南及全国各地的金花茶种源都向防城汇集,品种杂,良莠不一。同时,越来越多的食品企业自主生产金花茶产品,并不具备食品生产许可(QS),存在着行业标准混乱,产品以次充好,以假乱真的现象,无形中给防城金花茶市场带来巨大冲击。


  除了管理混乱,目前一些金花茶企业片面追求产量,缺乏技术创新,许多特色资源呈退化趋势,导致附加值低,也是金花茶产业面临的“瓶颈”。中港高科董事长韦能说,目前在市场上销售的金花茶产品,有原生干花、袋泡茶、口服液、饮料等不少深加工产品,但附加值不高,仍未充分挖掘出金花茶的价值,而由于研发技术的缺乏,导致企业的发展受到限制。


  由于金花的售价偏高,也让不少喜欢金花的人“望花”却步。黄载杰说,目前金花茶产品价格偏高,普通民众消费不起,消费者较少。2016年,市场上的金花茶鲜花售价600元/公斤,干花售价8000元/公斤,鲜叶售价40元/公斤,干叶售价200元/公斤,价格较高,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金花茶产业的销售。


  此外,金花茶产业的规模不够大、金花茶产品的知名度不够高、金花茶产业发展资金短缺等,也都是目前金花茶产业发展面临的“瓶颈”问题。


  各自的“单打独斗”,始终未能大幅提高金花的品牌和价值,终于让企业和种植户有了“抱团”的念头。2012年11月23日,防城金花茶产业协会在防城区正式成立,桂人堂董事长刘志新担任会长。让人无奈的是,协会虽已成立了四五年,且举办了各种类型的活动,但总是“雷声大雨点小”,至今仍未找出破解产业“瓶颈”的理想途径。


  “大产业”催生发展新动力


  困难虽有,但发展的脚步却从未停止。令人欣喜的是,在金花茶产业的提质增速和构建“大产业”方面,各级党委政府、金花茶龙头企业和社会各界人士始终不遗余力。


  “要想突破局限,就必须加大力度发展金花茶深加工产业。”陈树生说,作为观赏花木,1米多高的金花茶树每株售价400至1000元,如果作为深加工产品开发,金花茶每公斤售价可以超过1万元;如果以金花茶为核心进行资源型产品开发,可开发出很多高附加值产品,目前已开发出来的砖茶、极品紫芽茶、袋泡茶等产品,已打入国内外市场,远高于其观赏价值。


  韦能告诉记者,中港高科公司通过与中国疾控中心、北京疾控中心的合作,已开发出保健养生等四个系列的金花茶高附加值产品;通过与广西日报传媒集团、中石油集团形成全面战略合作伙伴,打造千亿金花茶大健康产业,进一步拉动金花茶产业链。此外,公司正在全力以赴推进“世界首个人类自我修复”无国界金花茶养生文化基地项目,该项目若完成,将极大提高金花茶国际养生文化的影响力。“通过这些串联成金花茶‘大产业’,将有效突破产业瓶颈,开拓新格局。” 韦能信心满满地说。


  桂人堂也在“发力”。2016年,该公司发布了“广西珍稀药食同源植物金花茶花叶中功能因子的研究与保健食品的开发”课题研究成果,这是金花茶行业第一个国家“863”计划,该项目完成后,公司将建成年产值4400万元的速溶冲剂和口服液中试线,产生利税超1400万元,为区域产业发展带来新机遇。


  此外,广西国茗金花茶科技有限公司、广西天源农业开发有限公司等金花茶企业,也始终为金花茶产品的发展“倾情倾力”。


  记者从防城区林业局了解到,该区将进一步整合资源优势,打造广西现代特色金花茶生态产业(核心)示范区,建成核心区、拓展区、辐射区,形成集金花茶育苗、种植、科研、加工、销售、旅游、观赏、休闲、体验、养生、科普等为一体的金花茶示范区。同时,鼓励林农大力发展林下种植金花茶,为金花茶产业发展壮大提供足够的优质原生态原材料,扶持当地金花茶企业开拓更大市场,推动金花茶产业实现集约化、品牌化、国际化发展。


  可以预见的是,防城区大力发展金花茶产业,调整了种植结构,使山区农民有了致富的希望,更为该区集中力量培育壮大新兴产业、实现生态保护与产业发展良性互动奠定了基础。


  滋养在防城区丰富沃土的这朵“金花”,此时花开正艳,香飘天下!

网站编辑:张友豪
相关文章

欢迎广大网友留言点评!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