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微信上关注

当代广西

广西合浦汉代出土文物与海上丝绸之路

2017-05-23 11:41:04

作者:吴伟峰

来源:《当代广西》2017年的10期

弦纹玻璃杯 作者供图_副本.jpg

弦纹玻璃杯 作者供图


“向海之路是一个国家发展的重要途径”。4月19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合浦汉代文化博物馆考察时指出, 这里围绕古代海上丝绸之路陈列的文物都是历史、是文化。要让文物说话,让历史说话,让文化说话。那么,就让我们追寻着这些能说话的文物,回首波澜壮阔的海上丝绸之路那段繁荣和辉煌的历史。

公元前2世纪,汉武帝为了联合西域的大月氏夹击匈奴,打通了一条途经河西走廊,到达安息(今伊朗高原和两河流域),再由安息转道至欧洲大秦(罗马帝国)等地的商贸通道。由于当时这条商贸通道运输的主要商品中,中国丝绸所占的比重很大,因而古希腊人把中国称为“赛里斯”(Seres),意为“丝国”。1877年,德国历史地理学家李希霍芬把这条从古代东方向遥远西方输送丝绸的通道称为“丝绸之路”,从此“丝绸之路”这个称呼便广为传播。而“海上丝绸之路”是陆上丝绸之路的延伸,有着陆上丝绸之路无可比拟的优势,其中安全可靠和运费低廉是其最大的优势。

广西的合浦港在汉代时曾经非常繁荣和辉煌,是早期海上丝绸之路的始发港,具有很高的历史地位和研究价值。汉武帝时期,大量中国的丝绸、黄金、陶器等从这里运往东南亚国家和印度洋海域,而输入我国的主要有水晶、玛瑙、玻璃、香料等奇珍异宝,如今从合浦出土了大量的舶来品就是最好的实物证据。

波斯陶壶 作者供图_副本_副本.jpg

波斯陶壶  作者供图


合浦的历史地位与海上丝绸之路的记载

《汉书·地理志》中有提到,元鼎六年(公元前111年)冬,汉武帝在原来秦三郡地的基础上,分设南海、苍梧、郁林、合浦、交趾等九郡,合浦郡下辖五县,即徐闻(今广东海康县)、合浦(今北海、钦州、防城港、玉林等)等。

合浦郡内的合浦港是一个具有水深、避风、便于船舶停靠的天然港湾,有利于物资的装卸、集散,还有以南流江水系构成的货运通道。来自海外、中原内地及云贵高原的货物,都可以合浦港为平台,通过庞大的珠江水系和相关的陆路网络进行运输、集散,强大的交通地理优势决定了从秦汉以来合浦港的繁荣兴盛及其重要性。

关于汉代海上丝绸之路的记载,最早源自《汉书·地理志》:“自日南障塞,徐闻、合浦船行可五月,有都元国;又船行可四月,有邑卢没国;又船行可二十余日,有谌离国;步行可十余日,有夫甘都卢国。自夫甘都卢国船行可二月余,有黄支国,民俗略与珠崖相类。其州广大,户口多,多异物,自武帝以来皆来献见。有译长,属黄门,与应募者俱入海市明珠、璧流离、奇石异物,赉黄金杂缯而往……自黄支船行可八月,到皮宗;船行可二月,到日南、象林界云。黄支之南,有已程不国,汉之译使自此还矣。”从中我们可以得知以下几点信息:当时的徐闻港和合浦港都是中国南方海外贸易的始发港;整个线路大体经过越南沿岸并穿过马六甲海峡,沿孟加拉湾前行至印度,再从斯里兰卡返回。记载中的“黄门”应该是由官方率领的船队,也有“应募者”的参与,说明当时的对外贸易已是官方和私商的共同需求,是“黄金杂缯”与“明珠、璧流离、奇石异物”之间的贸易交换。

“九真府”陶提筒 作者供图_副本_副本.jpg

“九真府”铭陶提筒  作者供图


广西合浦出土的汉代文物

近年考古发掘显示:合浦附近的汉墓约有6000多座(一说上万座),已清理数百座,既有小型的也有大型的。出土文物包括铜、铁、陶、漆、玉、琉璃等,种类繁多,文化内涵丰富,风格多样,既有中国文物,也不乏舶来品,反映合浦作为一座港市,在西汉已达相当规模。恰如史学家范文澜在《中国通史》中说:“由此可以想见西汉时期合浦已是一座商贸发达、水陆运输畅达、人烟稠密的江海港口城市。”时过境迁的合浦,在历史的沉淀中多了一份安详和平和,那些不断出土的数量庞大的水晶、玛瑙、琥珀、玻璃器和别具异国风情的饰品等,仿佛在用无声的语言向人们述说着那段令人心驰神往的历史。

广西合浦出土的汉代文物,直接或间接地反映了当时海上丝绸之路的繁华景象,给专家、学者们提供了很多研究那段历史弥足珍贵的实物资料。

其中的汉代玻璃器,经检测既有钾硅玻璃,也有我国中原地区产的铅钡玻璃,还有一些产于西方的钠钙玻璃,这些玻璃器应是汉代海上丝绸之路合浦港与中原和海外进行商贸、文化、技术交流的重要物证。专家由此断定通过海上丝绸之路,大量舶来品传入我国的同时,先进的生产技术也相应地传入,让中国的能工巧匠们学会了运用本地的原材料制作玻璃器。

合浦出土的汉代玻璃器以珠最多,玻璃珠有透明的、半透明的,颜色多为蓝色,一些呈绿色、褐色、紫色、红色、黑色等。还有玻璃璧、玻璃杯等,其中的弦纹玻璃杯,是1987年在文昌塔7号墓出土的。

合浦汉墓还出土有水晶、玛瑙、琥珀等。而在当时,合浦及岭南均没有出产水晶、玛瑙和琥珀的记载,因此,许多专家推断这些遗物应该与海上丝绸之路有关。在合浦汉墓中出土了大量的舶来品,证实了合浦港在海上丝绸之路中的重要地位。这些奇珍异宝不是平民老百姓所能够拥有的,而是作为上层阶级的一种权力和财富的象征,在拥有者死后随主人葬入坟墓中。上层阶级的达官贵人对这些奇珍异宝的需求,刺激了舶来品的进口流通渠道,这样一来也就不难解释为何合浦汉墓中出土了大量的水晶、玛瑙、琥珀等舶来品。这类文物很好地反映了当时我国贸易交流的历史。

球形镂空金饰件 作者供图_副本.jpg

球形镂空金饰件  作者供图


合浦汉墓的金器并不多,但都是精品。根据史书上的记载,当时国人带出去的是黄金、杂缯(丝织品),带回来的是明珠、玻璃璧、奇石异物。黄金是一种贵重金属,它色泽艳丽,不生锈,不变质,是人类最早开发和利用的金属之一。汉代的黄金具有价值尺度、支付手段、贮藏手段和世界货币等多种职能,使用的数量相当惊人。望牛岭1号墓出土的两枚金饼,正面凹陷,刻有铭文,一枚刻“大”字,“大”字下方还刻有“太史”二字;另一枚刻“阮”字,“阮”字上方刻一个“位”字。据专家推测,“大”字和“阮”字可能是物主姓氏,它们在合浦发现,是海上贸易用作大宗支付手段或国际货币的反映。

在金器中,还有一种镂空的金花球泡饰,呈圆球形,中间镂空。其制作方法为先用圆形小金条焊接十二个小圈,以供连缀,中分两层,每层五个,然后在这些小圈交汇的三角地带用高温吹凝的堆珠加以固定,堆珠似叠垒式的四联罐,下面三颗,上面叠垒一颗。堆珠之间以及堆珠与小圆圈之间都有焊接,整体稳定牢固。这种焊接工艺与中国传统的金银细工不同,其造型为印度风格,专家推测应是从印度输入的。 

合浦汉墓出土的陶器很多,其中最重要的要数1971年在望牛岭1号墓出土的“九真府”铭陶提筒,器内壁有朱书隶体“九真府”三字。汉代九真郡在今越南清化省,墓主可能是曾任九真郡的郡守或其亲属,这体现了我国与东南亚国家在汉代时的相互交流和往来。

非常值得一提的是,合浦汉墓还出土了青绿釉陶壶,制作于今伊拉克南部或伊朗西南部。这件波斯陶壶,是目前我国发现的唯一一件汉代器物,极其珍贵。   

两汉时期,合浦郡是岭南地区政治、经济中心和军事重镇,已出土的文物种类繁多,不乏珍品,引起了国内外专家的关注。从海上丝绸之路来说,合浦汉代出土文物以数量最多、种类最丰富、器物最精美闻名——尽管目前看到的只是众多从合浦汉墓中出土的一小部分。注视着这一件件的珍品,合浦港当时的繁荣贸易景象可见一斑,其在中外经济、文化交流中所起的重要作用也是不能被泯灭的。无论是从文献史料上的记载,还是考古发现和实物考证,合浦作为海上丝绸之路早期始发港的历史地位是毋庸置疑的。

(作者系自治区博物馆馆长、研究馆员)

网站编辑:杜宁
相关文章

欢迎广大网友留言点评!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