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微信上关注

当代广西

微信号

ddgxzz

垃圾分类的横县样本

2017-06-02 09:16:07

作者:刘华新 谢振华

来源:人民日报

坚持17年,县城分类覆盖面超70%,投放准确率逾90%

垃圾分类的横县样本


1496346309605_1.jpg

广西横县民族中学学生在检查值日生垃圾分类是否正确。资料图


家里的垃圾,怎么丢?

刘锦芬给出三个答案——

最早,垃圾随产随扫,街头江边一倒了之;

17年前,她所在的广西横县马鞍街社区,给每户发了一红一灰两个垃圾桶:一个丢可堆肥的生活垃圾,另一个丢其他垃圾;

如今,她家经营的卷筒粉小吃摊,摆了四个垃圾桶:一个放客人吃剩的粉,拿去喂鸡;一个放一次性筷子,送给邻里烧火;一个放饮料瓶,集中卖废旧;一个放塑料袋等。

从没有桶到两个桶再到四个桶,刘锦芬家的“垃圾倾倒史”,恰是广西横县探路垃圾分类处理的一个缩影。

2000年9月,饱受“垃圾围城”之苦的横县,被逼上梁山,开始了自发的垃圾分类实践。

17年探索,横县县城垃圾分类覆盖面已超过70%,分类投放正确率达90%以上。越来越多的市民,像刘锦芬一样,已把垃圾分类当成习惯。

在生活垃圾产生量迅速增长、环境隐患日益突出的大背景下,遵循“减量化、资源化、无害化”原则,实施生活垃圾分类,能有效改善城乡环境,促进资源回收利用,进而促进“两型社会”建设。不久前,国务院办公厅转发国家发展改革委、住房城乡建设部《生活垃圾分类制度实施方案》,提出到2020年底,基本建立垃圾分类相关法律法规和标准体系,形成可复制、可推广的生活垃圾分类模式。

大道理,都能理解;真实践,道阻且长。国内自2000年起就在诸多大城市开展生活垃圾分类收集试点,虽历经多年努力,成效难言乐观。

难在哪,堵在哪?从“人人都是垃圾生产者”到“人人都是垃圾分类者”,习惯如何养成?小城横县的实践,值得解读。

堆“圾”成山

“揣着铁棍,等到伸手不见五指才敢出门偷倒垃圾,哪里是做工,简直是做贼”

“突……突……突……”一辆手扶拖拉机,打破了乡村夜的宁静。

坐在车上的吴文坚,手握铁棍,紧张四顾。

突然,几声狗吠传来。吴文坚的心,跳到了嗓子眼。所幸无事,顺利抵达。

“倒!”“走!”

“突……突……突……”卸下一大堆垃圾,拖拉机喘着粗气,迫不及待地钻进夜幕。

忆及20年前提心吊胆的工作场景,吴文坚感叹不已:“揣着铁棍,等到伸手不见五指才敢出门偷倒垃圾,哪里是做工,简直是做贼!”

1992年,吴文坚进了横县环卫站,“那时,县城几万人,垃圾少,工作清闲稳定。”

扫了三四年大街,吴文坚慢慢发现,县城垃圾渐多,工作量陡然增大。再后来,吴文坚等壮小伙,被领导安排了“特殊任务”——偷倒垃圾。

吴文坚称之为“打游击”:白天踩点,晚上行动。“点”,一要离县城近,二要周边无人居住,三要能开进拖拉机。行动,在夜色掩护下速战速决。怕被人发现,打一枪换一个地方,一个点倒一两次就再不敢去。

有天晚上,已经10点。正在偷倒垃圾的环卫工们,被前来甘蔗林巡看的村民发现。“干什么的?”一声大吼,环卫工们吓得落荒而逃——3车垃圾,才刚刚倒了半车。

从“城市美容师”到担惊受怕的“游击队”,吴文坚着实憋屈,憋屈背后则是无奈。

“以前,垃圾处理根本不是问题,果园农田争着抢着拉去沤肥;后来,生活好了,包装袋、塑料瓶等越来越多,杂七杂八,既难分解又难分拣,白送给农民都不愿意要。”县环卫站站长施培杰说。

随着城区建设规模扩大、人口数量增多,垃圾产量大幅上升。“上世纪80年代,县城垃圾日产量才十来吨。到90年代末,猛增至六七十吨,每年还以5%至8%的速度增长。”垃圾增长之快,让县环保局党组副书记陈洪为惊讶不已。

堆积成山的垃圾,总得有个去处。丢哪儿?

一开始,县环卫站在城郊殡仪馆附近找了几亩地做填埋场,没多久就填满了。垃圾太多,处理简单,又无法及时清运,填埋场臭气熏天。附近居民受不了,抬来电线杆卡住门口,阻挡垃圾车进场。

“上山下乡”,成了不得已的选择。

然而,“游击战”越来越难打。偷倒再隐蔽,总有被发现的时候。越来越多的村民,知道了是环卫站“干的好事”,冲突时有发生。

“运气差时,被村民抓住围住骂娘,轻则清理现场,重则扣车、赔钱,实在丢丑。”令吴文坚印象深刻的,有两次。

一次,几个同事拉着3车垃圾,来到马岭镇清泉村。还没来得及倾倒,就被闻讯赶来的七八位村民围住。“县城产的垃圾,凭啥拉来臭我们?”“人扣下,车砸了!”好说歹说,赌咒发誓永不再来,村民才放行。

另一次就没这么走运,两辆垃圾车在云表镇某村屯被村民扣了几个月。最后,靠县公安局出动警力,才将车开了回来。

“今天的垃圾倒出去了,明天的不知往哪儿倒。活,越来越难干。”吴文坚说,这种“清洁城市、污染农村”的做法,大家伙心里都不好受。

受累,受惊,还受气,不少环卫工人难以忍受,辞职走人。

进口,越来越大;出口,越来越紧。堆“圾”成山,成了常态。

依山傍水的清秀小城,“被垃圾搞得邋里邋遢”。

逼上梁山

“分类成了头号任务,环卫站几乎全体出动,人人出门都带着一把火钳,以便随时翻垃圾”

坐拥一线江景,却不敢开窗欣赏。

为啥?

垃圾熏的!

西街、马鞍街沿郁江而建,本是县城的黄金地段,但两街石巷狭窄,环卫车无法开进。摆卷筒粉摊的刘锦芬和众街坊一样,索性将垃圾直接丢在江边,“眼不见为净”。经年累月,街道和郁江之间,形成了一条长长的“垃圾带”。恶臭阵阵,居民窗户一年四季都得紧闭。

“一年到头,就盼着涨几次大水,把垃圾冲走些。”刘锦芬说。

“黄金街”成了“垃圾街”,刺痛着横县人。垃圾问题,日渐摆上议事日程。

在施培杰看来,“搞分类,是被逼上梁山”

“那时,垃圾焚烧项目还没有普及,建焚烧炉动辄几百万元,远超过我们的能力。而县城东郊那个4.7亩的填埋场,每年要租车清运两三次,费用没有五六十万元下不来,还常被附近村民阻拦。”施培杰说,堆肥成本最低,也最实际,“既然是垃圾不纯导致不能堆肥,那我们就通过分类来恢复纯度吧。”

分类,怎么分?不能想当然。环保、环卫等部门,历时数月进行垃圾成分调查。结果表明:“横县垃圾可大致分成两类,即可堆肥垃圾(81.11%)和不可堆肥垃圾(18.76%)”

民意调查同步启动。在街上发放问卷,调查居民对垃圾分类的态度。结果出乎预料:饱受垃圾之苦的居民,对垃圾分类支持率高达87%。

有了充分准备和“大数据”支撑,横县垃圾分类实践于2000年9月正式启动。

山歌好唱难起头。试点放哪里?有人建议先易后难,从城北入手,“那里居民素质高,好搞些”;有人建议先难后易,“剃好最难剃的头,才有说服力”。

几番讨论,最终确定在“难度最大”的西街和马鞍街试点,“因为拿下这里,就没有拿不下的地方”

方法不复杂。

两街236户居民,家家发给两个不同颜色的桶。一个放剩饭菜等可堆肥垃圾,另一个放塑料袋、饮料瓶等不可堆肥垃圾。

如此分类,看似简单,实有门道。“一是符合横县垃圾成分实际;二是简单明了,连老太太都一教就会。如按流行的可回收、不可回收来分,反而不好操作。”陈洪为说。

过程不容易。

家里多了两个垃圾桶,刘锦芬并没太当回事,心里还犯嘀咕,“往江边一丢,多省事,分什么类,麻烦!”

尽管有大喇叭、宣传单、秧歌队“狂轰滥炸”,不少街坊仍像刘锦芬一样,不以为然。

工作人员上门做思想工作,不想却被街坊们“将了一军”:“让我分类,可以!但你们得先把郁江边的陈年垃圾清走。垃圾不清走,分类我不搞!”

日积月累,郁江边垃圾“蔚为壮观”,臭气袭人。环卫站二话没说,清!

机动车过不去,就用竹筐一筐筐抬;铁锹不好挖,就用手去抠。用了整整一周,小山般的垃圾一清而光。

为“争取”刘锦芬等街坊,县环卫站还决定:每天下午上门回收分好类的垃圾。

“那段时间,分类成了头号任务,环卫站几乎全体出动,人人出门都带着一把火钳,以便随时翻垃圾,指导居民分类。”吴文坚回忆。

一开始,刘锦芬和家人不习惯、不会分。工作人员教了一两次,很快便学会了,“留个心,没什么难的。”

三月努力,终获回报:“两街”居民垃圾分类正确率达95%以上。

2001年4月,横县垃圾分类向全县铺开。

网站编辑:覃妮
相关文章

欢迎广大网友留言点评!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