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微信上关注

当代广西

黄绍竑创办广西大学

2017-11-23 09:58:03

作者:黄伟林

来源:当代广西网

今天人们说起广西大学创办人,大都只知道马君武,不知道黄绍竑。马君武固然是广西大学的重要创办人,但黄绍竑更是创办广西大学的提议者、坚持者和最早的组织者、领导者。对此,李宗仁说过:“民国十五年冬间,黄绍竑即在梧州筹办省立广西大学,勘定校址在梧州三角咀蝴蝶山,新建校舍,聘请前省长马君武为校长,以盘珠祁副之。”[ 李宗仁口述,唐德刚撰写《李宗仁回忆录》,197页,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1995年12月第一版。]从李宗仁的这番话,可以看出黄绍竑是广西大学的创办人。黄绍竑在其回忆录《五十回忆》中更有详细叙述:

十六年(1927年)的冬天,我在省府会议提议,创办广西大学。当时虽有人以广西的中等教育尚未发达,似不宜即办大学为言,但我觉得一省里面,没有一所大学,以领导促进文化的责任,总是一个缺憾。而且广西学生要进大学,非到广东或北平、上海不可,也就太不经济太不体面了。所以我不顾他们的议论,而径行决定。先成立广西大学筹备委员会,我自任委员长,教育、财政、建设各厅长,及省内外的桂籍有名望的人士为委员。[ 黄绍竑《五十回忆》,158页,岳麓书社1999年4月第一版。]

当时筹备委员会共11人,他们是黄绍竑(委员长)、马君武(教务主任)、盘珠祁(兼美洲特派员)、黄华表(任建筑主任)、陈柱(兼同内特派员)、雷沛鸿(兼南洋及欧洲特派员)、岑德彰、苏民(兼总务主任)、刘宝琛(兼美洲特派员)、邓植仪和凌鸿勋。

当时黄绍竑是以广西省政府主席担任筹备委员会委员长的,为筹办广西大学,省主席黄绍竑投入了巨资:“由省政府即拨一百万元为建筑费,五十万元为设备费。一切建筑都是新的,丝毫没有利用旧物。”

广西大学创建校址在梧州蝴蝶山,为什么选择梧州蝴蝶山这个地方创建广西大学?黄绍竑亦有明确说法,三个理由:

校址勘定在梧州三角咀的蝴蝶山,取其交通便利,本省学生皆可顺流而下,外籍教授亦可溯西江而直达,同时也因为那里是我进兵梧州的登陆地点,可作为广西改革之纪念也。[ 黄绍竑《五十回忆》,158页,岳麓书社1999年4月第一版。]

原来当年交通主要依靠河流,梧州地处广西东部,来自北部的桂江、西部的浔江、南部的北流江在梧州汇聚,梧州可循水路抵达桂林、柳州、南宁、玉林等广西主要城市,桂江、浔江、北流江在梧州汇聚为西江,向东部直抵广东的肇庆和广州。当年黄绍竑从百色转战千里,到达玉林,驻守容县,终于安定之后,静极思动,他第一个想占领的城市就是梧州。因为梧州的重要正如他所说:“梧州处于西江上游,是两粤交通之咽喉,是广西全省经济之吐纳口。在军事上,无论以桂图粤,或以粤图桂,梧州都是必争之地。”[ 黄绍竑《五十回忆》,59页,岳麓书社1999年4月第一版。]

为了夺取梧州,黄绍竑拉走了李宗仁两个营的兵力,首先在梧州上游的戎圩解决了沈鸿英的黄炳勋部,之后沿江而下,到达苍梧城抚河对岸的三角咀,之后又由三角咀出发,解决了原沈鸿英的冯葆初部。因此,三角咀是黄绍竑夺取梧州的登陆地点。正是在梧州,黄绍竑接受了孙中山的委任,任广西讨贼军总指挥。所以,广西大学选择梧州三角咀蝴蝶山为校址,有很浓厚的黄绍竑革命经历的色彩。

正因为广西大学的建校策划和选址与黄绍竑有极大关联,因此,黄绍竑对广西大学的建设极其用心。在《五十回忆》中,他写道:

十七年(1928年)三月间,我亲到梧州,举行奠基典礼,经之营之,不日成之。是年九月间,大部建筑已完成。乃聘马君武博士为校长,盘珠祁硕士为副校长,于九月十三日举行开学典礼。[ 黄绍竑《五十回忆》,158页,岳麓书社1999年4月第一版。]

这段话中的广西大学首任校长马君武,名声之大自不必说,首任副校长盘珠祁亦非等闲之辈。他是容县人,前清秀才,黄绍竑的同乡,1914年获威斯康星大学农学院硕士学位。盘珠祁比黄绍竑年长十多岁,因为既有旧学功底,又有美国学位,颇令黄绍竑敬佩,堪称黄绍竑的精神导师。黄绍竑在《五十回忆》中专门有一大段文字写盘珠祁:

我在见习期间(大约1916年之后),因为空闲无事,常到我同乡盘珠祁先生处谈天。他是前清的秀才,后来到美国去留学回来的。一个秀才,又是一个西洋留学生,很引起我的崇拜。我曾请教他对于修习学问的方法,并介绍一些增长学问的书籍来看看。他答复我说:“学问的范围太广泛了。目之所见,耳之所闻,无一不包含有极大之学问。你不要以为我留学回来,便有什么了不得的学问。其实我仅仅是学了一些农业的专门智识,其他学问,种类繁多,不论泥水木匠,和一切农工商矿人等,都各有其专门学验,不是一个人可统统学得了的。正如你在军官学校毕业,在我看来,你就是一个军事专家。但是我相信你在军事范围之内,就未必学得完全,何况其他部门。我以为研究学问,切切不可把学问当成一个神灵,一个偶像,对它迷信,向它膜拜,而只是向很平凡的生活中去追求。能够体察日常生活中的种种道理,便是很高深的学问了。你更不要以为我是一个秀才,便有很多中国的旧学问。秀才不过会做两篇八股文章,根本谈不上什么旧学。但即使旧学精通,而此等学问,亦只是在伦理上有一些当时的时代价值,但是到了现代,还有价值的实在太少了。你说要介绍学问的书籍,我实在不能指定某一种书可以介绍给你。归根一句话,你所需要的学问,是要你自己在实际生活中去追求。”我听了他这一番理论,细细体味,觉得颇有至理。这于我以后为学做事,有极大的裨益。[ 黄绍竑《五十回忆》,35-36页,岳麓书社1999年4月第一版。]

盘珠祁曾任南京东南大学教授、北京农业大学教授兼教务长,1926年任广西省建设厅厅长、教育厅厅长,如此教学和资历,任广西大学首任副校长,确为一时之选。1932年后盘珠祁兼任广西大学农学院院长,1936年后专任广西大学农学院院长,黄绍竑任命盘珠祁为广西大学首任副校长,既有同乡情谊,也是慧眼识珠。

1930年,黄绍竑脱离桂系,离开广西。1936年,广西大学分迁桂林、柳州。但是黄绍竑每次到桂林,广西大学必请他讲话。他亦乐于前往。《五十回忆》中一段文字记录其在广西大学演讲的往事:

三十一年(1942年)我与黄旭初、伍展空到柳、桂一带去视察,“西大”的农学院师生要我讲演。我说:“一个人无论读书或做事,都不是单纯为了自己,为了目前,而是要为了众人,为了将来,这样才有伟大的成就。现在假使我是附近的老百姓,来批评今日在座的人,我一定首先拥护伍厅长,惟有他是最成功的一个。因为沿公路几十里的大树,几百万株林,几万亩农田的水利,都是他十几年前垦辟种植经营的成就呀!但是在当时,政府说他用钱多,而不见速效,老百姓说他霸占牧地,垄断水源,几乎弄得他无处容身,而苦求摆脱。现在呢,绿树成荫,沃野阡陌,这个地方,不但成为很好的农业区,而且成为一个幽静的文化区。这不是他伟大的成就么?现在他虽然不在本省做事,我想好多人一定在怀念他。古人说:‘前人种树,后人遮荫。’我们何必一定为了自己要遮荫才去种树?我想凡是学农的人,一定要了解这个道理,那末将来他的事业,才有所成就。”[ 黄绍竑《五十回忆》,166页,岳麓书社1999年4月第一版。]

这段话中的伍展空、伍厅长是一个人,即当年跟随黄绍竑脱离李宗仁攻打梧州的伍廷飏,曾担任广西建设厅厅长,对广西建设有重要贡献。

黄绍竑对广西大学有着浓厚的感情。1943年,他到桂林,当时马君武刚逝世数月,黄绍竑专门到良丰祭奠马君武。他在《五十回忆》中写道:

我到良丰,伫立于他巍巍的墓碑之下,默念这广西第一个出洋留学生,第一位德国工科博士,第一任广西大学校长,他为革命而努力,为学术而努力,为“西大”而努力,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感念之余,实不知涕泪之何从也!而“西大”已由婴儿而少壮而成长,育成之材,亦已数百千人,为地方为国家,必能继马校长之遗志而努力。马校长九泉有知,亦可以瞑目矣![ 黄绍竑《五十回忆》,159页,岳麓书社1999年4月第一版。]

作为广西大学的创建人,在马君武墓前,黄绍竑不仅想到马君武办学的成绩,同时也为自己创建之功而自豪,所谓:

培育后生,本为前人应有之责任,我不敢以此居功,但回忆往事,亦有足以自慰者。[ 黄绍竑《五十回忆》,159页,岳麓书社1999年4月第一版。]

显而易见,黄绍竑无论是在创办、建设、发展方面,皆有功于广西大学,并且,其一生皆怀抱对于广西大学深切浓厚的情感。

网站编辑:杜宁
相关文章

欢迎广大网友留言点评!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