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微信上关注

当代广西

微信号

ddgxzz

何述强:一生中总要走近一口清泉

2017-12-06 11:04:22

作者:何述强

来源:当代广西网

我见过许多泉水,其中不乏名泉,然而,让我久久思念的泉水并不多。东兰县长江乡的兰阳泉就是一口让我思念的清泉。这十多年来,我前后三次走近兰阳泉。每一次,都受到很深的触动。

最早那次是与一位生物学教授到东兰寻访古树名木,来到了兰阳村。兰阳村原来是兰阳乡政府所在地,后来兰阳乡并入长江乡,兰阳村就成为长江乡的一个行政村。到了兰阳才知道,东兰州州治曾经有过兰阳岁月,时间是元代和明初,到了明成化十一年,州治才迁移到武篆镇的旧州屯。迁到东院哨(即现在的东兰县城所在地)是明嘉靖十四年的事了。

兰阳圩旁边流过一条溪水,有些房子建在溪水上,房子以水泥柱子支撑,水依然在下面流。延伸出村外的那部分溪水还保留着原来的模样。溪边有一排老树,这是生物学教授要重点考察的树,叫笔管榕。老树长得不高,树干歪歪扭扭的,很有特色。这些树可以见证兰阳的历史。后来我们无意中走进兰阳村的深处,穿过一条巷子,一股清凉的气息扑面而来,紧接着我们就看到了一汪清澈凛冽的泉水。它就是兰阳泉。之前没有任何人介绍过,完全是奇遇。这样的相遇美妙无比。泉水已经用条石砌成方形的水池,水从底部冒出来。泉上有两棵老树,一棵是樟树,另一棵是榕树。树下有两座小小的神庙。我感觉这口泉水大有来头,并且因为神庙的原因,平添了几许神秘感。再往上有一个新建的亭子和一块碑刻。

这是第一次见到兰阳泉的情景。因为泉水出奇的清澈,所以印象非常深,这种清澈不是普通意义的清澈,而是清澈的极致,是我在其他地方从未见到过的。忍不住捧起一捧泉水,让泉水亲吻一下我的额头。仿佛一次洗礼,清凉感沁入心脾。时维盛夏,盘桓泉边良久,竟生不啻凉秋之感。一见倾心,竟然有点依依不舍。我记得那一次,一位热心的兰阳老人带我们去看东兰土州仅存的遗迹,一堵旧墙。土司衙门为什么要迁走?志书上没有记载。州治设在兰阳,跨越了元朝和明朝两个朝代,可见兰阳这个地方,有着深厚的历史积淀,曾经参与过东兰的文明进程。这口古老的兰阳泉也一定见证了东兰的历史演绎,见证了土地上的疾患、灾祸、战争与和平,数不尽的往事变迁。热心的老人还带我走到村头一面崖壁之下,指给我看石壁上一幅惊涛骇浪般的天然图案。他一定是觉得神奇才带我来看的。其实每一个地方都有一些神奇的自然迹象,仿佛神的密码,永远无法解读。似乎他还告诉过我一些什么故事,可惜我现在已经想不起来了。我的记忆力无法保持如同兰阳泉水那样的清晰,经常会模糊混沌一片,无法打捞一些听过的故事的蛛丝马迹。意识深处常常好像什么都贮藏有,又好像什么都没有。某些东西瞬间变得清晰,而又转瞬即逝,风吹来,又吹去,怎么也想不起。

1_副本.jpg

第二次造访兰阳泉的情景。作者供图


我第二次是什么因缘探访兰阳泉也已经忘记了。只记得我在泉边也呆了很久,仍然为那口泉水着迷。几个小孩子在泉边玩水,平静的泉面泛起波澜,一圈一圈的,映照树顶洒落的阳光,泛金泛银,非常的美丽。我拍了一张照片发在博客上,时常翻阅,对兰阳泉清纯如同赤子的气质反复品味。兰阳泉的确唤醒了我对事物本真状态的理解。事物的本真状态,对,或者是人类的本真状态。需要我们不断的回归,回到初心,回到最初的出发点。只有出发点保持纯正,我们才不会走偏。要是每一个人的童年都曾经伴随着一口清清的泉水,那该有多好。这样他长大了,泉水会或多或少影响他对世界的看法。我小时生活在山区里泉水四涌的山村,对泉水有特别的情感。泉眼无声惜细流,我很小就体验过。我时常安静地坐在泉水边,静静地望着泉水,望着那些泉水拂过的青青的水草。我曾经写过一首诗,题目是《每天,都给你挑一担清清的泉水》,原来,我的意识深处一直贮存有对泉水的念想。或许清泉代表源源不断的更新,是事物的最初状态,是江河起步的地方。大江大河,最初也来自涓涓细流。而这最初的,必然是最纯粹的。也许,生命需要不断溯源,才能避免迅速老化。老子在《道德经》中说:“能婴儿乎?”原来,我回到泉水,就是回到童年,回到那些透明的时光。回到口渴了大口大口啜饮而不担心水质有任何问题的年代。泉水的特点是永远在往外冒,舀走一桶,它又迅速补足。这一状态,被人们用来喻指经典之义。什么是经典?经典最重要的特点是“源源不绝”,一如泉水不断冒出来一样。陆游读李杜文章时有诗云:“明窗数卷在,常与物华新。”能够与日月齐新,才是真正的文学经典。


2_副本.jpg

第三次造访兰阳泉。作者供图


第三次走近兰阳泉就是最近的事,因为参与东兰采风活动,无意之中又进入兰阳泉的领地。那天坐在中巴车上,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因为事先没有看过采风方案,所以也不知道车子会把我带到哪里。等我一觉醒来就看到了两棵古树,树上挂着很多果。这果不是挂在枝上,而是从树皮冒出来,一簇一的。此情此景好生熟悉,我马上意识到,我又到兰阳了!笔管榕上这些小小的青果,我第一次来时就留意到了。不同的是,这一次,树下集合了一群人。他们准备表演壮族樁榔舞。表演者有男有女,每人手执一根木棒,地上摆着一块垫板,几面铜鼓早就悬挂好。表演开始时,铜鼓当当敲响,先是击板,然后击棒,发出清脆的声响,有两人对打,三人互打,众人交打等打法。节奏感很强,场面热烈,这种质朴的舞蹈很难有机会见到了。据说是过去族群打了胜仗之后,情不自禁聚在一起跳樁榔舞,以示庆祝。用清越欢快的节奏感表示内心的喜悦之情。另外的说法是敌人来侵时村里聚众的信号,听到这种声响,人们就会拿起木棒冲到集合地,齐心协力保卫家园。之前我没有想到木头的敲击会产生这样的效果,能够如此的热烈。表演结束后,我仔细地研究了那几面铜鼓,都说是兰阳的老铜鼓了。兰阳很可能是东兰铜鼓最多的地方,我曾经在县城访问过一个收藏有十多面铜鼓的老人,他叫韦万义,我跟他有过两次交谈,他向我展示了他收藏的铜鼓,向我讲述了铜鼓的故事。他那里有一面红铜鼓。他的叙述里出现了兰阳这个名字,似乎它的收藏跟兰阳密切相关。我从他那里得知,1958年大炼钢铁的时候,兰阳在一天内砸烂了200面铜鼓,整整拉走七个大卡车。可想而知,兰阳一带的村落原来收藏有大量铜鼓。每个村庄都有铜鼓,没有铜鼓的村庄被称为“冷乡冷土冷族”。也就是说,有了铜鼓,一切都会热起来,铜鼓敲击的声音就会让整个村庄,整片土地,整个族群瞬间热起来。所以,铜鼓成了维系乡土,维系村庄,维系族群的一个重要的器物。这次在榕树脚下看到的几面铜鼓,延续了这个血脉。铜鼓除了声音清越,还有着丰富的图案,造型大致相同,图案不同。鼓面、鼓身均有图案。除了太阳十二芒,还有翔鹭、武士、羽人、十二生肖等图案浮雕。最常见的还有青蛙。有些大青蛙上还背着小青蛙。这些是大家留意到的图案,被人忽略的是铜鼓里面的图案。这些图案有马匹,也有人物,线条简洁流畅,活泼通俗,与铜鼓面的浮雕图案厚重的风格不太一致。如此说来,铜鼓既有庄重的一面,也有欢快、调皮、生动灵活的另一面。

3_副本.jpg

樁榔舞表演。作者供图


东兰铜鼓遍地,遇到重要的节日,鼓声河水声相互激荡,附近有一些跟铜鼓有关的地名,据说是当年铸造铜鼓的地方。大量的铜鼓从贵州沿红水河运到东兰。也有一些是请外省的工匠到本地铸造。造好之后,还需要等待专门的铜鼓调音师前来定音。经过这个环节,铜鼓才算最后完成,淙淙的泉流才会在鼓锤下流淌。铜鼓所受到的尊崇程度寓示着它在壮族人民生存和生活中的重要意义。声音里面的流泉如此的清越、干净,生活又岂能少了金石之声?这是精神世界的必须。

看完铜鼓,我很自然地走向兰阳泉。听说那边的唱山歌已经开始了。不知怎的,我心里竟然有点担心,我担心它会变样,它会浑浊了,就像我见过的很多泉水一样。这个世界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很多东西说变就变,我们防不胜防。且不说爱情就像水豆腐,留不上几天就臭馊,米买回来几天就生虫,户外刷墙漆晒几天就褪色,这一切急速的变化一定源于我们心灵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们不再有坚守,我们只想以最快速度获得我们最想要的东西,内心的泉流早就浑浊不堪。映照不出一个灵气十足的世界,更加映照不出自己的真面容。我们是谁,我们变成了什么模样,连我们也不认识了。变化之大,让我无法适应,也无法想象。因此,我是担心兰阳的泉水也像诸多事物一样,早已不是旧模样。当我这次走近它的时候,一大群采风者围绕着泉水或站或坐,一股久违的清凛之气向我袭来,我顿时被柔软的感动抓住了,它没有变!泉水中间横亘的一条干净的小水坝上,倚栏干站着两男两女,他们身着干净的青色服装,在对山歌。由于声音并不十分洪亮,加上是壮歌,我听不懂他们唱什么。我的注意力更多的放在泉水上面,它的清澈直透我的肺腑。这就是我第一次见到兰阳泉的感觉,事隔许多年,它依然如此清奇!没有沾染世俗的污浊和势利。不论这个世界怎样改变,它故我依然,这使我在内心感叹不已。记得有一次北京的音乐家朋友到东兰采风,询问我东兰最值得看的地方,我提供的地点就有兰阳泉。我没有机会去看,也希望我的朋友去看。我说,一定要到兰阳泉看看,洗涤内心的尘埃。后来我作了一首歌词《东兰谣》,开门见山就是:“江平的妹子兰阳的泉,红水河弯弯唱千年,益寿桥上走过你和我,清波九曲照见容颜。”这首歌后来也谱成曲了,很遗憾没有唱响,鲜为人知,但是,兰阳的泉,却一直在我心中唱响着,从未稍歇。兰阳泉是古老的泉,益寿桥呢?益寿桥是明代东兰土司韦应龙为母亲金氏祝寿而募款修建的石拱桥。是广西最早的石拱桥之一。数百年风雨沧桑,日照月沐,至今仍然横亘在穿越东兰县城的九曲河的清波之上。其实,我也希望九曲河永远是清波荡漾,希望能够照见你和我的容颜。兰阳泉清澈见底,并不深,大约也就一米多一点,可以见到水底的游鱼和石头,吸引人的东西未必一定是深邃不见底,清浅也是一种美,尤其是这种清浅同样源源不绝。林和靖有诗云:“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梅花的美,与清浅的水,相得益彰。简直是标配。奔走在尘世间,难免会沾惹许多尘埃,欲望也会悄悄蒙上心中那面镜子,走近兰阳泉,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找回部分的自己。这使我想起南丹的白裤瑶。每次进入白裤瑶居住区我都有隐隐的感动,因为他们的服装没有随着时代的发展而发展,男子的白裤,女子的背印和百褶裙,像古老的音符一样跳荡在阳光的山岗上,也跳荡在热闹的圩市中。外面的世界可是时不我待日新月异呵!白裤瑶的不变,让我感受到坚守的力量,本色的震撼。兰阳的泉水也一样。它告诉我们,世界是可以保持最初的模样的,不必要反复涂改。心灵也可以这样。

微信图片_20171206110642_副本.jpg

益寿桥。资料图片


兰阳泉除了清冽的泉水,泉上有古树、小庙、碑石、凉亭,旁边聚居着人家,戏水小孩的身影时有出没,屋前檐下坐着一些面容宁静的老人,这一切景物让人感到很亲切,很日常。它不是在深山穷谷中,不是在高高的山巅上,它藏身于炊烟袅袅的村圩里,四面都是普通的人家,它和光同尘,并不刻意回避人间烟火,但是它却保持着如许的清澈,没有沾染尘俗气,果真如释家所言:“行世间事,无世间意。”这是非常高的境界了。泉壁上挂一块“广西歌圩”的牌子,暗示了兰阳泉在当地歌坛的地位。这里历来都是青年男女唱山歌,表达爱情的地方,永不枯竭的泉流是人们对爱情的一种期待。可想而知,有月亮的晚上,除了泉水在汩汩地流淌,还有悠扬的山歌在泉边响起。泉水是生命的必须,是滋养我们生命的重要物质,山歌滋养的是我们的心灵,所以,歌圩,也可以说是另外的一口清泉。如果说铜鼓声是奔腾的激流,那么,壮族山歌,就是缓缓流淌的山溪。这些东西都是跟水有关的事物。

东兰大量的传世铜鼓似乎都出现在红水河两岸。是不是铜鼓也需要水的滋养?山歌没有水的滋养,也是不行的。南方的歌圩很多都在水边。我听韦万义老人讲述过,兰阳有一面铜鼓曾经在夜晚潜入红水河勇斗恶龙,人们发现这个秘密是因为第二天发现铜鼓上面挂有河里的水草。还滴着水。于是,住在河边的人们回忆起前一天半夜里那一阵阵时远时近的厮杀声、击浪声和呐喊声。

4_副本.jpg

表演铜鼓的东兰老人。作者供图


在我所到过的一些地方,一些村庄,他们原来老祖宗饮用的泉水已经变得浑浊不堪,丢满了生活垃圾,已经没有人有心思去维护那口老祖宗留下来的泉水了。但是兰阳泉不同,兰阳泉始终如一。泉上小小的神庙暗示了人们对这口泉水的敬畏,对古树的敬畏。因为有了敬畏,才有对泉水的呵护。我曾经拍摄过一张乡村法师捧着古旧的经书诵读的情景,泛黄的经卷已经残破。我给这幅图写了一句话:“要是没有这本残破的经卷,我们无法保证村庄泉水的清澈。”因为我知道这部经卷是劝人向善的,劝人不要乱砍伐树木,不要伤害虫蚁,不要污染河流,不要打三春之鸟,因为子在巢中盼母归。这部经卷试图唤醒我们对自然万物的敬畏,失去了敬畏,我们就会胡作非为,就会被欲望蒙往了两眼,内心就会沾惹了尘埃,尘埃厚了,会影响到我们与外部世界的交流,我们就会收到不准确的信息。土地荒芜,泉池废弃,池塘干枯,是今天我们面临的现实。我们应该看到,我们的乡村正在发生一场深刻的变革。但是,兰阳泉却向我们展示了它不变的情怀。兰阳人对泉水的爱护让我非常感动。热爱铜鼓的人爱这口清泉,热爱唱山歌的人爱这口清泉,热爱跳奔放的樁榔舞的人也爱这口清泉。

许多古朴宁静的事物正在乡村急剧消失,或者被掩盖,打碎,粗暴地切换,所有写满童年记忆的地方都被修改。原来老少怡然,鸡犬相闻,炊烟袅袅的牧歌田园似乎离我们越来越远。我们的村庄盖满楼房,但是形同废墟。因为其中缺乏让心灵柔软的事物。但兰阳村不同。因为它有兰阳泉。有了兰阳泉,村庄便有了灵魂。兰阳泉是一个典范。它释放着罕见的静谧清净的力量。

东兰,它总有着不俗的东西。在人们需要革命的时代,它提供了质地纯正的革命。提供了一个可以千百年颂扬的革命范本。火红的激情,高贵的理想。在当今这个传统乡村败落,人们不懂顶礼大自然恩赐的时候,兰阳泉又向我们提供如何爱护环境敬畏自然的范本。在我们的目光因为种种慌乱和各色欲望日渐浑浊的时候,兰阳泉,用一双明亮的眸子,无比清澈地、无比深情地,注视着我们。

【作者简介:何述强,广西罗城人,仫佬族。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鲁迅文学院第九届高研班学员。现为广西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大新县五山乡三合村第一书记(挂职)。出版有城市传记《山梦为城》、民族文化随笔《凤兮仫佬》、散文作品集《隔岸灯火》等】

网站编辑:杜宁
相关文章
  • 田耳:地火余温

    东兰一如别的许多景区,速来速去,只是旅途中的一站,但我对此记忆犹为深刻,因...

  • 覃瑞强:到东兰

    很多地方,到过以后就不想再去了,而东兰,却是想一去再去。因为,“风物还是东...

欢迎广大网友留言点评!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