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微信上关注

当代广西

桂林曾如此国际化

2017-12-14 11:06:58

作者:黄伟林

来源:当代广西网

如今的桂林被称为国际旅游城市,还争取到了一个国家权威部门下发的建设目标——国际旅游胜地。

无论是国际旅游城市还是国际旅游胜地,强调的都是桂林的国际化程度。不过,除每年官方提供的入境旅游者人数,以及在阳朔可以见到较多的西方旅游者之外,客观地说,我们很难感受到桂林的国际化氛围。

令人难以置信的是,70多年前,桂林曾经有过一个高度国际化的时期。当时云集桂林的境外人士主要由军人、外交人员、情报人员、新闻记者等几大类型构成。比如,军人方面,看看美国新闻处桂林办事处主任格兰姆·贝克当年对桂林的描述:

桂林的空军基地驻扎着成千美军,还有不少美军人员取道桂林东去。这些热情奔放的新来客扰乱了桂林原来作为一个偏僻省城的那种沉静朴素的生活。这些美国人来去匆匆,人数很多,各种各样的人都有,他们来此都抱着同样的目的,那就是把桂林作为一个娱乐场所。他们给桂林增添了一种周末狂欢的紊乱气氛。我记得,他们几乎全都是穿着卡叽制服的单身军人,行为多少有些令人莫名其妙。他们都决心享乐一番:有的一本正经地选购纪念品;有的把囊中钱财吃喝一空;有的像孩子似地在街道上大放鞭炮;有的在小巷中追逐咯咯发笑的女郎。[ 格兰姆·贝克《一个美国人看旧中国》,488页,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1987年11月第1版。]

上面这段文字,讲述的是美国第十四航空队也即飞虎队在桂林的生活状况。根据1997版《桂林市志》记载,1941年,飞虎队的第七十六战斗机中队已经进驻桂林。1942年6月,飞虎队又增调一个中队驻桂林,到1942年12月,驻桂林美籍官兵已经有数百名。1943年3月10日,飞虎队扩编为第十四航空队,下属的第二十三战斗机大队和第308轰炸机中队驻扎桂林,基地司令为芬逊·凯西准将,大队长为霍洛威上校。同年7月,前方梯队司令部由昆明迁到桂林。飞虎队的士兵都很年轻,充满青春活力。如格兰姆·贝克所说:“活跃于桂林的外国人也大多很年轻。重庆和昆明是高级人物云集的重要城市,而年轻人则被打发到桂林这个东方前线基地来。桂林空军基地的司令官是当时美国空军中最年轻的将领,只有二十八岁。因为年轻人众多,这个城市自然而然就成为他们寻欢作乐的地方。”[ 格兰姆·贝克《一个美国人看旧中国》,490页,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1987年11月第1版。]

这段文字中出现了“寻欢作乐”这个词语,我相信作者写的是事实。这说出了当时美国驻桂飞行员及时行乐的一面,紧接着作者的描写又显示了这些年轻的空军健儿的另一面:

外国人的社交圈子中有一些美军飞行员,他们经常投入战斗,这些飞行员中的某些人有时一去不返,这使人们不能忘记一场残酷的战争仍然正在进行。人们有时甚至能亲眼目睹这场战争:虽然桂林市区在这一年内没有遭到敌机轰炸,但城郊铁路线和机场却遭到了轰炸,有几次空战就发生在桂林上空。[ 格兰姆·贝克《一个美国人看旧中国》,490页,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1987年11月第1版。]

确实,当时的桂林有很多年轻的美国飞行员一去不返。1996年10月,在桂林猫儿山“仙愁崖”发现的美军“飞虎队”B—24重型轰炸机残骸,就是该机从“飞虎队”柳州基地起飞轰炸停泊在台湾港口的日军军舰后返航,在改降桂林秧塘机场过程中而突然失事的。生命是如此顽强又如此脆弱,或许我们只有身临其境才能体会作者描写的那种状况。

当时桂林受够了日机轰炸之苦,美国空军进驻桂林,自然受到极大欢迎。很多年以后,著名美国华裔女作家谭恩美的小说代表作《喜福会》刚开始就写到了飞虎队在桂林的情况。小说之所以这样写,是因为当年谭恩美的母亲以难民身份生活在桂林。

除了空军部队,还有许多外国机构驻桂林。据1997版《桂林市志》,当时桂林有英国驻两广总领事馆、英国驻华大使馆赈济局桂林办事处、英国驻华大使馆新闻处桂林分处、美国驻桂林领事馆、美国领事馆新闻处桂林办事处。还有不少外国新闻机构派有工作人员驻桂林,如美国合众社,香港珠江日报、星岛日报、国民日报,菲律宾华侨日报等都有特约记者或驻桂记者在桂林。[ 仕学《桂林的新闻事业》。]

格兰姆·贝克就专门写到了这些外国机构的情况:

我最为熟悉的还是那些住在市区的外国人和他们的朋友。这年春天,我刚到桂林时,非教会系统的西方人只有几个英国情报官员——一位英国领事和几个职员——和一位美国空军情报机关的军官。但到这年秋天,在桂林常住或过境的侨民经常达一百人以上,英国领事馆大大扩充了,为的是保持与香港的联系——许多从香港逃出来的英国侨民在此逗留。自由法国在桂林设立了军事使团,为的是从被日本占领的法属印度支那获取情报。美国派来了一位领事和一位副领事,从此这座城市变成了美国人在中国南方各省收集情报的来来往往的中心。有些与美国空军基地无关的人,也因战时的各种事物进出于桂林。此外,有很多刚从日占区或交战地带逃出来的西方难民也来到桂林。[ 格兰姆·贝克《一个美国人看旧中国》,489页,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1987年11月第1版。]

另据王小昆《抗战时期桂林的音乐文化活动》一书,我们知道有两个在桂英国人组成的音乐团队,分别是一九四三团和英军服务团乐队。前者每周举办一场唱片音乐会,后者曾在桂林国际联谊社举办的音乐晚会上独奏和伴奏。

如此多的外国人云集桂林,自然形成了以外国人为核心的社交圈子。根据格兰姆·贝克的回忆:

与外国人交往较多的是欧亚混血儿和会讲英语的中国人。后者有一二百人,其中许多人仅仅是崇拜西方人的富有,把与外国人交往当作一件时髦的事情。但另外一些人则是因为他们的政治态度或特殊名词,是外国人主动去接近他们的。和内地的其他省会不同,桂林不仅是民盟活动的指挥所,而且许多从事文学、艺术、电影、戏剧的文化人,当时从沿海来到桂林,把它当做一个战争避难地。桂林市区还有不少来自郊区基地和步兵训练中心的美国人,也有不少来自香港的漂亮而有钱的小姐,这使桂林的社交圈子显得更加五光十色。[ 格兰姆·贝克《一个美国人看旧中国》,489-490页,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1987年11月第1版。]

格兰姆·贝克认为:“这个社交圈子令人感到愉快的原因之一是它有着形形色色的成员。毫无疑问,由于桂林范围不大,人们容易交往,容易消除种族和社会等级不同带来的种种偏见。”他甚至强调,“就这点而言,中国的任何城市,包括战前多民族杂居的北京都比不上桂林” 。

作为美国新闻处桂林办事处的负责人,格兰姆·贝克自然有他的使命。从他的回忆可以看出他当时主要活动的地方就是如今桂林的榕湖到乐群路这个区域。这个区域无论当时还是如今都是桂林的核心区。不妨看看他对自己工作和生活的描写:

我个人在桂林的生活与两年前在洛阳的时期大不一样。那时我住在洛阳郊区一所黄土窑洞里,现在我住在桂林市中心带有浴室的高级招待所。这个招待所是为接待高级官员设置的,它附设有餐厅和影院。现在它也接待部分来自香港的高级难民,成为他们享乐的中心。我的办事处离这个招待所只有两个街区,它是一幢修饰一新的老式乡间别墅。办事处面临桂林最大的湖滨公园,与美国领事馆和美军供应处市内办事处相邻。

在洛阳,我所见到的美国人只是几个传教士和一些旅行者。在桂林,我在招待所房间中的另一床位几乎天天被路过此地的美国朋友借住。在我的办事处中,一位中国姑娘操办伙食,常驻桂林的美国官员和他们的朋友经常在我的办事处吃中饭。在洛阳,我不被国民党官员所欢迎,但现在我不得不花一些时间和他们同桌共饮,因为国民党几乎每个星期都要为美国、英国领事,新闻处主任举行豪华的官方宴会。[ 格兰姆·贝克《一个美国人看旧中国》,491-492页,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1987年11月第1版。]

网站编辑:杜宁
相关文章

欢迎广大网友留言点评!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