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微信上关注

当代广西

微信号

ddgxzz

新时代,新面孔——广西脱贫影像纪实

2017-12-26 09:43:16

作者:黄孝邦 王婧嫱

来源:新华社

广西集“老、少、边、山、穷”于一体,是全国脱贫攻坚的主战场之一,大部分贫困人口生活在石漠化大石山区,生存条件恶劣,生态环境脆弱,自然灾害多发,自我发展能力弱,是脱贫工作难啃的“硬骨头”。为斩断“穷根”,广西通过大力推进易地扶贫搬迁、产业扶贫等举措,全力攻坚克难,确保深度贫困地区、贫困群众同全国一道进入全面小康社会。

在大山深处脱贫攻坚最前线,5000名贫困村“第一书记”、3万多名驻村工作队员、46.9万名帮扶干部带领困难群众修路引水、改造危房、发展教育、推动产业,用艰苦奋斗谱写着脱贫的壮歌。

据统计,2016年广西有111万贫困人口脱贫,实现943个贫困村、4个贫困县摘帽。贫困人口数量已从2010年的1012万减少到目前的363.8万。

1.jpg

蓝志平,29岁,广西大化瑶族自治县七百弄乡弄雄村村委会主任。2014年,他在村里成立了家禽养殖合作社,带领贫困户发展土鸡养殖产业。目前合作社发展越来越大。黄孝邦 摄


2.jpg

广西大化瑶族自治县板升乡八好小学校长罗锋和学生在一起。近年来,广西投入巨资推进的“改薄工程”惠泽八好小学,学生宿舍、食堂、水柜、澡堂、图书室等相继建成,校园环境得到极大改善。黄孝邦 摄


3.jpg

广西融水苗族自治县大年乡吉格村苗族妇女袁世兰(左)、韦培税在展示苗绣。吉格村将苗绣产业作为一种重要的脱贫产业来经营,目前村里的苗绣制作已经由原来的手工制作发展为工厂机器织造。黄孝邦 摄


4.jpg

在广西大化瑶族自治县板升乡弄勇村,40岁的蓝秀英(左二)和母亲蒙美连在雨中看护山羊。在大山里,养羊是除了外出务工外村民脱贫的重要产业。这几年,蓝秀英和丈夫在家务农、养羊,承接建房工程,已经顺利脱贫。 黄孝邦 摄


5.jpg

在广西融水苗族自治县四荣乡江潭村,67岁的贫困户戴邦林在养鸭场里。当地以“公司+合作社+致富带头人+贫困户”的发展模式,引导江潭村成立养鸭合作社,戴邦林就是这个合作社的一员,预计一年有一万多元的收入。 黄孝邦 摄


6.jpg

在广西百色市隆林县蛇场乡新寨村,31岁的“第一书记”罗佐成(中)和群众在一起。隆林县蛇场乡新寨村地处高海拔的石漠化山区,全村严重缺水缺土,村民饮水靠水柜或者屋顶蓄水,收入主要靠石头缝里刨玉米。2015年10月,罗佐成来到村里任“第一书记”,他以“飞地经济”发展扶贫产业的模式,在距村90公里外的扁牙村租了一块土地建养猪场,成立了新寨村种养合作社。目前养猪场有猪300多头,村里全部60户贫困户以每户5万元小额扶贫资金入社,每户增收近万元。  黄孝邦摄


7.jpg

这是广西融水苗族自治县白云乡中心校红瑶女童班的女童。红瑶是瑶族的一支,传统中有“狗不耕田,女不读书”的观念,适龄女童一度入学率极低。1988年,广西融水苗族自治县在白云乡创办了红瑶女童班,女童班实行寄宿制,并免交一切费用,有效提高了红瑶女童的入学率和巩固率。随着免费义务教育的普及、农村义务教育学生营养改善计划的实施等一系列教育惠民政策的全面落实,当地红瑶女童已经能够充分接受到良好的教育。白云乡中心校红瑶女童班从以资助贫困儿童就学为主,逐渐转变为开展以民族特色传统文化教育、帮扶困难家庭学生为主。女童班的学生也不再全部是红瑶女童。现在,女童班的50名学生中,有苗、瑶、侗、壮等民族的女童。 黄孝邦 摄


8.jpg

广西三江侗族自治县独峒镇平流村17岁的侗族少女莫优涯,今年考上了西南交通大学。莫优涯的父母含辛茹苦,将家庭所有收入都放在四个孩子的教育上。孩子们学习也很努力,成绩优异,各种奖状贴满了家里的墙壁,莫优涯和姐姐都考上大学。 王婧嫱 摄

网站编辑:杜宁
相关文章

欢迎广大网友留言点评!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