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微信上关注

当代广西

微信号

ddgxzz

莫少文:寻找东兰

2018-01-05 11:25:23

作者:莫少文

来源:当代广西网

要去这个地方,是要爬山的。

——引子

启程之旅

山路蜿蜒起伏、车子一路颠簸、乘客昏昏欲睡;这个地方,地处云贵高原边缘,隐匿于崇山峻岭之间,身处其中,内心也开始颠簸起来。

一个月前,有幸深入广西红色革命老区——东兰。“东兰?这是什么地方?闻所未闻。”这是我第一次听说东兰,心里面不禁抱着疑惑期待起来。一路颠簸起伏、舟车劳顿,终于把我带到东兰。她不闻世俗、平淡又祥和,但又保持着初心,纯粹而富有魅力。她吸引我的脚步向前,去探寻这片土地的神秘。

世俗现世

镇上车水马龙,是东兰的白天,嘈杂的人声和马路上的车声融合在一起,每家每户都忙碌起来,让整个小城熙熙攘攘。而到了夜晚,以为会是一片万籁无声,只剩下空虚的街道和冷冰冰的月光。可她却与众不同,一阵阵窸窣和鼓噪从远处传来,划破了寂静。热情的东兰人带着一天的疲劳,揭开了夜生活的序幕,街坊邻居都从屋子里出来,每家每户都聚在楼下,宴酣之乐,非丝非竹、非大酒大肉,摆上一桌小酒和花生,觥筹交错,喧喧嚷嚷的对话是东兰人的闲聊调侃,纯正无修饰的人声律动,是东兰土著的放声高歌,破锣嗓音又如何,东兰民风的潇洒豪放早就坦荡行走于天地之间。古老的东兰民俗贮存着一种人的气息,走在东兰的乡镇之中,家家户户街坊邻居的墙壁中都渗透着浓烈的体温,保存着最原始的动力。

闹革命

闹革命,需要谨慎小心。东兰的山表层几乎都为绿色植被紧密地包裹着,为革命提供了得天独厚的天然屏障,一层层植被下都孕育着萌动的革命生机。要上山了,脚踏在新修建好的阶梯上,这里便是广西农民运动讲习所旧址,也称之为列宁岩。广西农民运动讲习所旧址就隐藏在这神秘莫测的山洞里面,向人们传播着马克思主义火种。

“要革命的站拢来,不革命的走开去。”一左一右,印刻在红色木板上,悬挂于山洞的入口处。此地是马克思主义理想的世外桃源,藏自身于深山、传真理于世俗。身处洞中央,四面岩壁,环视周围,周围的事物仿佛添了磁力,所有的一切都吸引着我,让我迫不及待地走近仔细观察,生怕漏掉了某一处。竹制的一排排长椅上,有多少革命先辈在此认真学习马列主义?竹桌上的煤油灯,焰心是否还在风中摇曳?忍不住坐下来,桌上的那盏煤油灯,似乎和当时没有什么两样。两旁的战友们,还在认真学习着马列主义思想。休息的地方,走近了来看,只有一张张木板拼在一起的简单的床,两旁的竹藤做的屏风,还颇有归园田居之意。一往无前虎山行,拨开云雾见光明,当时革命家就是在这样俭朴的条件和隐秘的山洞韬光养晦,厚积薄发,开辟了革命之路。

东兰魂

“东兰是个革命根据地,过去韦拔群同志就在那里领导人民闹革命,后来为革命牺牲了。”“韦拔群是个好同志,我过去搞农运,有些东西还是从韦拔群那里学来的。”毛泽东说。

韦拔群烈士是广西农民运动的先驱,是中国早期农民运动三大领袖(毛泽东、彭湃、韦拔群)之一,他为革命勇往直前、深受广大人民的敬爱,被反革命暗杀,英年早逝。大半个世纪过去了,东兰人还敬爱地称他为“拔哥”,可却没有他一张真实的照片留世,他的画像都是群众凭着自己对他的回忆而一点点构造出来的。一名热血少年成长为为革命抛头颅洒热血的壮年,从学堂认真朗读书经,到学习革命思想,投身革命队伍,他领导农民自卫军举行过三次武装起义,赶走反动县知事和六哨团总,建立县级农民政权,与国民党反动派坚决斗争,甚至还把家中余粮和衣物分发给贫苦的农民,开启了中国新民主主义时期农民武装夺取政权的先河。

特牙山的山腰上坐落着一座青瓦白墙的简陋小屋子,前面立着两座石碑,一为“为农民谋利益”,二为“韦拔群故居遗址”。英雄是顶天立地、挥斥方遒,在革命事业的长河中大放光彩,受着人民群众爱戴的。可韦拔群的故居没有一丝的英雄至尊之气,却有着一种淳朴的乡土气息。玄关正面,悬着孙中山、马克思、恩格斯、列宁的挂像,两侧则是邓小平和张云逸的亲笔题字。生活摆设十分平常,简洁干净。这个简单的屋子,就像刚刚起笔的素描,平淡而空旷。故居的摆设都保持着原貌,留下的只是记忆和故事,却没留下自己的后代。“壮士一去兮不复还”,他长眠于东兰,这片土地上,孕育着无穷大的革命的种子,为了同一个目标,不断地生根发芽,当它长成一棵参天大树时,我们就站在树下。东兰的灵魂是物质的,每一处都有着历史革命的遗迹,每一处都是革命家奋斗过的痕迹;东兰的灵魂也是精神的,东兰人民都缅怀尊敬着逝去的先烈,把他们的精神世世代代传承下去。

发现东兰

我总是不停地思考,思考着她的历史、她的人文、她的革命,突然好像抓住了什么东西,一处光芒渐渐透出来。韦拔群是东兰人,东兰人也都是韦拔群,东兰人不是一个个单独的个体,而是一个相互渗透、联系的集体。古代,东兰人创造了独特的民俗,并将之与自然纯真的民风和谐地交融在一起;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东兰人民积极加入革命的浪潮,激起千层浪,涌现出像韦拔群这样的优秀革命烈士;当下,乘着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梦,东兰人民不忘初心,怀着原始的革命动力,继续前行,默默地建设着东兰。

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每一个东兰人都会成为一个个原点,连成一条无穷的长线,再由这条线化成广袤无垠的几何面,高高地挂在这浩瀚苍穹的宇宙中,形成璀璨的地上之星。每一个活过的人,都能给后人的路途上添些光亮,也许是一颗巨星,也许是一把火炬,也许只是一支含泪的烛光。

颠簸的回程之路上,慢慢闭上了眼睛,原来她是如此亲切,不再触不可及。

(作者简介:莫少文,广西南宁人。广西民族大学在读硕士研究生,主要从事影视文学创作与批评方向研究)

网站编辑:杜宁
相关文章

欢迎广大网友留言点评!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