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微信上关注

当代广西

故乡“鼓事”

2018-02-12 15:32:24

作者:韦联锋

来源:当代广西网

微信图片_20180212153305_副本.jpg

红水河畔打铜鼓的东兰人。 作者供图


在我童年蒙胧的记忆里,家里大堂左边靠门的屋梁上挂着一面小巧玲珑的铜鼓,是爷爷的良苦用心,还是爸爸的匠心独运,我始终不得而知。那时,爷爷已眼瞎,看不见任何东西,每天柱着拐杖,敲打着这面铜鼓,我紧贴其身,听得入神,不再乱跑。可惜,爷爷在我刚记事的时候,因连续几年的饥饿患了浮肿,于1963年寒冬腊月之夜离世了。

父亲说,爷爷没读过书,目不识丁,年少时就出去挣血汗钱。起初是将家乡的桐油挑到田阳县城卖,又将盐巴带回来转卖。后来又远走云南和越南,一去就是二十多年,谁也不清楚他在外面过得怎样。三十多岁回来的时候,他没带回一分钱,却与邻村的三个伙伴,一起带回了四面铜鼓,共用着,不分你我。待到我会打铜鼓的时候,那四面鼓就剩下家里的这面和在学校门外吊着当钟用的那面。那时,爷爷天天给我打鼓,与其说是为我,不如说是他对那份宝贝的珍爱。当然,他更想让我迷上铜鼓,以对他的宝贝传承和光大。后来听说,其他两面是在那年大办钢铁的时候拿去大队炼铁了。而家里这面“5”音鼓,当时也被连拉带滚弄到了“刑场”,大队长用一个大称砣从楼上对着鼓面用力砸下,鼓却毫发未损,因而幸免于难。

大办钢铁过后,家乡的铜鼓进入了萧条,没有了完整的铜鼓,也没有了热闹的鼓声。到我稍大的时候,附近几个屯凑合成了一组铜鼓,其中一面是论育屯的“2”音鼓,一面是邻居大伯从纳浪村老家拿来的“1”音鼓,一面是邻近四个屯集资购买的“3”音鼓,加上这面“5”音鼓,构成了音韵极为谐美的组合。我真正领略铜鼓的美妙,是从这组铜鼓开始的。这组铜鼓中音偏高,声音搭配恰到好处,是我们家乡所追求的理想音配,是大家永远眷恋的铜鼓。

这组东拼西凑的铜鼓,成了大家共同的宝贝。在农闲的时候,在节日或有喜事时,铜鼓就在各个村屯不停地轮来转去。鼓到哪里鼓迷们就跟到那里,给大家带来了无限的欢乐。但到了20世纪70年代末,突然变故迭出,令大家难以接受。先是大家共有的“3”音鼓坏了。隔不多久,“1”音鼓在一个没有月亮的晚上,大伙打得正酣的时候,突然哑了。一看,鼓面太阳处裂出一条线痕,也坏了。一组好端端的铜鼓就这样让人痛心,让人迷茫,让人不知所措地分崩离析,于是鼓声便销声匿迹,人们也就进入了无比的寂寥之中。

20世纪90年代初,改革的春风吹拂神州,乡亲们填饱了肚子,又想到了铜鼓。这时,在东兰县城工作的名忠伯,突然带来一组新铜鼓,拿到老家来摆打,大家以为又有了自己的新铜鼓,高兴得个个脸放光芒。后来这组铜鼓又撤了回去,短暂的喜悦一下就没了。

好事多磨。到20世纪末,听说环江的两个韦家兄弟制造出新铜鼓,父亲便约上几个熟行去挑选,买了一组回来。这回家乡才算真的有了自己的铜鼓,乡里乡亲又热闹了起来,老老少少心花怒放。

乡亲们对于铜鼓的痴迷不知起于何时。但我能眼见耳闻的,是从爷爷辈开始的。他们说,铜鼓是上天派来的神,是专来斗害人的水鬼的,原来的铜鼓没有角,打不过水鬼,后来给铜鼓安上个野山羊角,便就战而全胜了。他们还说,铜鼓会飞,如待它不好,就会偷偷从窗户飞走。他们又说,铜鼓能给社会带来安宁,铜鼓的声音越悠扬,天下就越太平。因此,大家对铜鼓总是敬若神灵,每年的除夕之夜,都要给它贴上一片红纸。而对铜鼓的喜爱,是一代胜过一代。每当农闲暇日,乡亲们都要组织打鼓,平时多在晚上打,节日就不论白天黑夜。鼓迷之多,不能尽数,往往是人多而鼓有限,只能轮番上阵,大家总觉没过够鼓瘾。每当鼓声响起,人们就随鼓声纷至沓来。人们听到了鼓声,就忘记了一切,劳累顿消,苦恼尽除,悲伤离散,心随鼓声而飘荡,一个个脸上绽放着花蕾。

春节、元宵节、中元节、中秋节等重要节日,是家乡铜鼓最为热闹的时候。此时,一组铜鼓已不能满足大家的愿望,于是相邻几个屯,把所有的铜鼓汇聚一起,多组同声,一个节奏,宏大的鼓声从地上升腾,又从天而降,震天撼地,铜鼓的周围布满了人群,老老少少,男男女女,欢乐的海洋在家乡呈现。而对面的拉岜屯,隔河相望的坡纯屯,用的全是清一色的传世铜鼓,他们鼓艺精湛,高手辈出,传送来的鼓声,声声入耳,伴你进入甜甜的梦乡。春节时候,方圆十里之内的兄弟还互邀互会,轮流作东,每一次鼓人欢会,是震天的鼓声和热闹酒宴的大融合,其欢乐场景不为城市所见。 

由于地理位置独特,家乡巴畴乡安桃村成为红水河畔东金线(东兰镇、长江镇、巴畴乡、金谷乡一线)上铜鼓最为热闹的地方。从地形看,巴畴街往西,一个庞大锥体独立于天地方圆之间,周边是一圈又一圈的大环围,而锥体鼻梁上就是我的家。平时打鼓的地方,以前是在锥右的学校操场边,现在是锥右的坳口上,而最佳的点是坳口上边的小独包和屋后的锥顶。此两处高点,上下不很方便,只有大节日才到这里打,那当然是铜鼓最能展现魅力的地方,环居周围的人们,能听到清晰的鼓声,北到金谷乡的累六屯,南到长江镇周赖村的哄老屯,东西的坡纯屯、林海屯更是如在耳边。在此高点上,二三流水平不敢打,也不能打,没有高水平,不能演绎最精妙的鼓韵,影响家乡的声誉,更不能给周围村屯带来享受。像我一样的水平,就不敢在此处打鼓了,所以常常是在坳口上打。老家这个坳口,以前是几块相连的大水田,后来变为一个大水塘,现在是一块只供打鼓的小平地,它是家乡历史变迁和时代变化的一个缩影。

自小受爷爷的熏陶,我对铜鼓早就深深入迷,家里的那面小铜鼓,在爷爷去世之后,还继续挂在那小梁上,我随时抡起鼓槌,任意敲打,常常因为打鼓忘记了吃饭。稍大了,对打鼓从看、听,又到拍腿模仿,便能掌握节奏。当时,每当大人们敲铜鼓,我们小的一下就围过去,或站或蹲在鼓的前面,眼睛直直盯着大人们,秋冬的晚上,我们会很自觉地抓来草柴,在打鼓的地方烧起火来,边烤火取暖,边看鼓听鼓,熊熊的火光照亮鼓面,大人凭着明亮的火光,槌槌击中鼓心,此时听到的是更为圆润的鼓声。我们就这么着迷地看着听着,一直到鼓停鼓散为止。到有了新铜鼓,我也学会了“上鼓”,真正地走入了铜鼓的世界,领略了铜鼓的高雅情趣。而家乡的老人们是个个鼓艺精湛绝伦,年轻者人人能玩,年幼的也多有喜爱。近年来,家乡周围屯屯有铜鼓,铜鼓的喧闹成了家乡一道亮丽的风景,成了家乡享受幸福生活的时代标记。

(作者单位:广西河池市东兰县教育局)

网站编辑:杜宁
相关文章
  • 故乡“鼓事”

    春节时候,方圆十里之内的兄弟互邀互会,轮流作东,每一次鼓人欢会,是震天的鼓...

  • 李浩:东兰随记

    东兰是安静的,甚至有些孤寂,甚至有些像沉入沙漠中的沙砾——它需要擦拭,才会...

欢迎广大网友留言点评!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