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微信上关注

当代广西

微信号

ddgxzz

在桥上看桥

2018-03-01 11:05:04

作者:陈昌恒

来源:当代广西网

2017年元宵节的早晨,在都安风雨桥竣工开放一年零两个多月后,我登上了这座桥。

风雨桥是一座步行廊桥,是澄江河上又一根漂亮的纽带,雕梁画栋的亭台楼阁,如梦如幻。我站在桥上向南望去,在离风雨桥两百米左右的澄江一桥上,车来人往,熙熙攘攘。

三十多年前,澄江一桥上,一个青年凭栏而站,他留分发、穿粗布,腋下夹一本文学期刊。他踌躇满志,目光布满诗意,脸上写遍憧憬。

那是1984年秋天,我18岁,到县里参加县文联举行的第二次文代会。我第一次到县城,也是屯里破天荒第一个到县城开会的人。报到后,我来到澄江一桥。金风拂面,灵动而爽心 ,岸边一片片金黄的稻田,在我眼里是一页页优美的文字。

望着前面两百米左右的河拐弯处,我的思绪飞了起来:那里如果有一座桥该多好,现在往那边看,那座桥是什么样子呢?而站在那座桥上往这边看,这座桥又是什么样子呢?当然我能变成两个我就更好,一个站在那座桥上,一个站在这座桥上。

当我从童话的年龄走出来以后,十多年来,我多次在澄江一桥上凭栏凝眉,默默凝视着老去的澄江一桥,面对无声的逝水,回想我走过的路,有抱怨有感恩。有时想着想着,就会冒出很多的“如果……一定……”比如:“如果当年我……今天我一定……;如果我是某某…..我一定……”因此,我又一次次地在这里停留,想等到一些满意的答案。

得到答案是在河拐弯处出现风雨桥的这一天。

风雨桥开放的那一天,我带着三十多年前那两个问号和许多的“如果……一定……”来到澄江一桥上。

站在澄江一桥上看风雨桥,我看到高挂的灯笼,飘扬的彩带,绰绰的人影。看到怀抱婴儿的妈妈,手牵小孩的爸爸,相依相偎的情侣,相搀相扶的老夫老妻。有的凭栏远眺,指指点点;有的靠柱而坐,吹拉弹唱;有的骚首弄姿,留影拍照;有的直来直往,心无旁骛。遗憾的是,我所看到的,并未让我感到新鲜和激动,更无法煽起我的心头涟漪,我的心平静得像脚下这冬天的河流。

三十多年前那个风华正茂的旧我在何方?

站在风雨桥上看澄江一桥,会看到什么呢?我努力想象着,并假设N种结果,为了更长一些享受那份悬念,我一再推迟了登桥的时间。

今天我终于站到风雨桥上,但我多少有点失望。因为我在这里看到的,除开脚下贴着河床的河水依然执著地向东流去外,其他景物和在澄江一桥上往这边看到的有点不同,并不尽是喜气洋洋的气氛。先于我上桥的和后于我上桥的人们,老的少的,步履蹒跚的,活蹦乱跳的,脸上写着悲的写着喜的,写着得意的写着落魄的……

再往澄江一桥上看,和三十多年前一样,桥上依旧人来人往,争先恐后,不知他们来自何处去往何方。不同的是我生命的树已经多了三十多圈年轮,青丝已变白发,记忆长满枝丫;当年的流水和阳光已了无踪迹,桥上的过客已无从寻觅。

今天,在同一条河流上,我看不见三十多年前的流水。逝水虽然毫不留情地带走了我的天真,但带不走我美好的初心。我可以告慰这条河流的是,三十多年来,我一刻也没有停止对最初召唤的追逐和仰望,虽然那份傻劲和收获没有给我带来多少滋润和荣光。

我举目远望,看到离澄江一桥两百多米的澄江二桥。我转身又看到前面约五百米的河上横跨着霸气十足的澄江三桥,三桥过去还有达兴桥、环城路桥以及很多无名的小桥。

一条河上总会有很多的桥,总会留下无数坚实的、慌乱的脚印。

但是,为什么有时候我们从这座桥上走过,总是对别人走过的另一座桥好奇甚至羡慕?

(作者简介:陈昌恒,广西作家协会会员,都安瑶族自治县文化馆文艺创作员)

网站编辑:杜宁
相关文章
  • 河那边的圩市

    圩市式微了,人的念想、期盼或者梦想不应式微,不能衰败,跋涉的精神应当永存。

  • 回望陀螺

    春节要到了,我“潜”回山村,去追寻远去的年味和打陀螺的时光。

欢迎广大网友留言点评!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