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微信上关注

当代广西

微信号

ddgxzz

于无声处听惊雷

2018-03-30 11:14:22

作者:羊狼

来源:当代广西网

黄道射日,一个太阳惊恐之余,一头撞向大地,身骨化为山峰,血肉化为河流,滔滔不息的红水河从此诞生,而七彩光芒则点染着春夏秋冬四季,渲染人们多姿多彩的生活。

然而,太阳的惊恐和幽怨也化成了苦难、疾病、恶兽、妖魔侵扰人们,从此,红水河的儿女们也开始了抗争。

远古的深夜,妖魔化为人身狼首的恶兽,侵扰人们。一时间惨叫声、啼哭声刺入天空,惊醒了雷王。雷王,一个正义之神,神谕人们:拿起火棍,敲响铁锅,赶跑妖魔兽患。于是,男人们拿起火棍朝恶兽头上打去,孩子和妇女们则拿起火棍,敲响煮食用的锅,叮叮当当,惊吓恶兽。恶兽惊恐万分,四散而逃。人们为了纪念雷神,在铸造锅时,把雷神的名字刻在锅上,这大约就是雷纹。

人们用铜铸造一口锅,刻上雷纹,背着铜锅出行,平时用于煮食,遇到妖魔就敲响铜锅,叮叮咚咚的铜锅一响,四周的人们便知妖魔来了,纷纷拿起武器,聚拢起来,抗击妖魔兽患。久而久之,铜锅有了战鼓的功能,人们不再把铜锅叫铜锅,而叫铜鼓。

铜鼓,源于生活,起于战斗,它是红水河的子女们发掘的第一颗金子,闪耀着神秘诱人的光芒。从此,铜鼓就像人们的影子,随身而行,影响着人们生产生活的方方面面。

在铜鼓之乡东兰县,我有幸与这些同人类生活方方面面息息相关的精神符号近距离接触。它们从墙角里、灶台上、米柜中、阁楼间走进收藏馆时,已经积满了时代的尘土、人类的印记和岁月的沧桑。

有一面双面冷水冲型铜鼓,产自清代,雷纹和中央的太阳纹清晰而精致,彰显出铜鼓铸造工艺的娴熟。双面鼓的每一面发出的声音都不同,声音悠远,彷佛时间的流水,深沉而悠扬,这是其他铜鼓所无法比拟的,被专家誉为“盛世鼓王”,弥足珍贵。有一面蛙鼓深深吸引了我。蛙鼓面上匍匐着四只铜铸青蛙,间隔铜铸人骑马。在稻作地区,青蛙是驱邪避灾的灵物,成为稻作地区人们图腾崇拜的精神标志,铜鼓文化与蚂拐文化的交融,显示出了铜鼓的魅力。作为一方“神器”,铜鼓同样融入人们生活的点点滴滴,当铜鼓和皮鼓有机结合,创造出十二生肖铜鼓鼓点和猴鼓舞。源于战争的十二生肖铜鼓鼓点和猴鼓舞,一度在对外战争中发挥着重要作用,后来演化成了人们精神娱乐的重要内容。

铜鼓的魅力不仅来自于它的器型,更来自于它在生活中的精神力量。

夜幕降临时,在广场上,几个老人把四面铜鼓一字排开,然后“叮叮咚咚”敲响铜鼓。铜鼓一响,人们便不由自主围拢过来。当橘色的灯光打下来,老人的脸庞泛出古铜色的光芒。土布黑衣,神情肃然,脑袋微侧,神情专注地倾听。铜鼓声恰如泉水叮咚,悄悄流进人们的心田。在新烟村,鼓手们也陆续来到村广场上打铜鼓。七彩的霓虹灯下,走出了一位老人,他似乎毫无顾忌,走向铜鼓。鼓槌是竹做的,敲击铜鼓会发出脆响。只见他右手持鼓槌敲鼓,左手拿着钥匙敲击鼓沿,发出“喈喈”的声音,整个节奏听起来为“当喈喈喈喈、当喈喈喈喈、当喈喈喈喈”,而后,又一中年男子自告奋勇,敲响第二面铜鼓,鼓槌落下时,发出“咚”的声音,他用石子敲响鼓沿,发出异于“喈”的声音,却又近似,二鼓齐鸣,其声更显悠扬。又有一人敲响第三面铜鼓,发出“叮”的声音,便出了“叮叮当当咚咚”的混合声,起初,声音各异,约摸几秒后,各声音自然融合,立体感十足。你看,他们谁也没有说话,只静静地站立着,仿佛夜色中的精灵,正在分享鼓乐盛宴。或者,他们内心深处也有一面铜鼓?路灯下,一个妇女嚅动着嘴,仿佛发出“噔噔噔噔”的声音。一个中年男子仔细盯着鼓槌,脚尖有节奏地跟着鼓声轻轻点地。孩子听着鼓声,点头打着节奏,仿佛整个世界都在舞动着身姿。

是啊,每个人的内心都有一面铜鼓,铜鼓都发出了不同的声音。那些声音在他们的身体里激荡,刺激神经,激发精气,使身体微微冒汗,使思想无边宽泛,使勇气百倍增长,使斗志一触即发。听到铜鼓激越之声,仿佛看到了河流奔腾,万马齐鸣。听着铜鼓奔放之声,仿佛内心血脉偾张,烈火燃烧。

我被铜鼓振奋了,透过眼前红色的光亮,仿佛看到了一面熊熊燃烧的铜鼓,悬于眼前。这火光,幻化出东兰、那地、南丹诸地狼兵,他们踏着铜鼓的声音,“是行也,誓不与贼俱生”,孤身犯险,单骑逐敌,大刀、长矛劈向倭寇,用血肉之躯和铜鼓精神,树立起了一面英雄形象,故而有了历史上著名的王江泾大捷。狼兵,是长期以来苦难磨砺下的体能勃发,是铜鼓精神潜移默化下的抗魔、争强、负功而回的英雄气概。“铜鼓出征,每战必胜”的信念,在狼兵的内心坚定不移。

在火光中,我还看到了在铜鼓的召唤下,一批批革命烈士前仆后继,死而后已。“要革命的站拢来,不革命的走开去”,韦拔群,领导群众展开了轰轰烈烈的农民革命运动,他博大的胸襟和无私无畏的革命气概,气贯长虹。在漫长的革命斗争岁月里,东兰县先后有9000多人参加革命斗争,1600人走上二万五千里长征,为祖国和民族的前途命运抛头颅、洒热血,经历了生与死、血与火的严峻考验。

人们都说,东兰是将军故里,是风水宝地,然而,谁又能想到,成就一代英豪的,却是英勇无畏的铜鼓精神的支撑。

想到此,我不禁对一面面铜鼓心生敬畏。我也走进敲铜鼓的队伍中,学着他们的模样,用钥匙敲击鼓沿。老人教授,敲击鼓心节奏可匀而慢、有序,敲击鼓沿须连续不断。起初,我记住了敲鼓心而忘了敲鼓沿,记住了敲鼓沿而忘了敲鼓心,或者双手齐下,发出的鼓声要么凌乱,要么就像村里发生了紧急事情敲响破锣,十分难听。而村里的老人依旧耐心教授,他说,敲铜鼓不仅要靠练习,还要靠天赋,许多人一辈子都敲不好铜鼓。

听了老人的教诲,我凝心聚气,微闭双眼,找准铜鼓的节奏,不一会,似乎已神游鼓乐的叮咚声中。这种融入,悄无声息,你分辨不出哪种声音是你敲出来的,只有一曲“叮咚当”沿着心率起伏的方向前进。

我会敲铜鼓了!我感到异常兴奋。我们敲的鼓声越来越充满盛世和鸣的强音,震撼着四周的人们。一群小孩从远处跑来,围绕着我们,随着铜鼓的节奏,不由自主地蹦蹦跳跳,仿佛一群兴奋的猴子。

铜鼓、舞蹈,从不瞻前顾后,所以英勇,从不担惊受怕,所以无畏。

在这样的深夜里为自己敲一阵铜鼓,才不会寂寞!

(作者介绍:羊狼,原名杨怀宇,广西天峨人,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会员、广西作家协会会员、天峨县作家协会副主席。作品见于《中国艺术报》《广西文学》《广西文艺界》《红杉林》《北欧时报》等国内外报刊。现供职于广西河池市天峨县六排镇人民政府)

网站编辑:杜宁
相关文章

欢迎广大网友留言点评!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