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微信上关注

当代广西

微信号

ddgxzz

清明时节雨纷纷

2018-04-10 15:21:42

作者:潘大林

来源:当代广西网

说清明时节雨纷纷,因为这是个多雨的季节。

那淅淅沥沥的雨,不大,但细碎而缠绵,像是上苍喋喋不休的絮语,告诉我们,不要忘记这个,不要忘记那样,恰如我母亲生前对我们的嘱托。

而母亲的嘱托,又因着父亲、因着父亲的父母、祖父母的父母而来,他们将家族的传承和前人的愿望、将他们对后辈的期待和怀想,通过我们的血脉一代代传承下来,到了清明这一天,就像在混沌的日子里突然投下一把明矾,这一切瞬间变得清晰起来。

父亲告诉我,祖父在抗日战争的时候,在田东供职,寒冬腊月,要将一船军队的冬装押运往前线,寒风彻骨,细雨飘飘,祖父抱着双手,蜷缩在船舱里,冷得瑟瑟发抖,却没想到要拿一件军衣来御寒。旁人说他,你怎么那么笨!那衣服也就借穿一下,又不是自己要了。祖父严正地说,现在在前线杀敌的将士都没有冬衣穿,我怎么忍心在后方穿他们的衣服御寒呢!祖父死得早,我没见过他,但从父辈为我讲述的故事中,我领略到了他平凡中的伟大。作为一个普通的知识分子,他以自己的操守,守护着心中那条神圣的底线。

祖母辞世时,全村数百人都来参加她的葬礼,有男有女,有老有少,许多人我根本不认识。我实在想不通,那些与我们平日根本没什么过从的人,居然都从四面八方赶来,为祖母磕上一个头,以寄托他们的哀思。一个普通的农村妇女,获得了村民们最大的崇敬。我想原因无它,大概就因为她的宽宏大量、仁爱善良。祖母生前,哪怕多么陌生的人经过我们家,都会得到热情的款待,一碗热气腾腾的粥,足以让别人的心灵得到熨帖的抚慰。

算到今天,父亲辞世已有51年了,这时间已远远长于他在世的日子。记得他辞世20多年后的某一天,我去拜访他的一位曾经的领导,没说几句话,那领导竟然热泪盈眶地哽咽起来,说:“你父亲是个好同志!”我不知道他为何如此动情,但那情景,却深深地印在了我的记忆中。

前段时间,回老家参加一位老人的生日,一个与我年纪相仿的客人拉住我的手,问我还记得他吗。我一时惘然,他说当年是我母亲为他接的生,当时是难产,要不是母亲,他的小命早就没了。如今,他已当了祖父,儿孙绕膝,其乐融融……

这些片断往事,与那些疆场杀敌、于国有功的英雄们相比,根本不算什么。但每年扫墓的时候,只要合适,我还是会在墓前跟前辈唠叨,跟后辈提起。尽管我明白,这并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丰功伟绩、嘉言懿行,也没什么微言大义,但它们都是我们家族曾经的过往,是先辈活在这个世界上值得我们铭记的点滴。

红烛、线香、纸钱、鞭炮……这些清明节的标配,我并不求其多其大,只求能有就行了。我想在天堂里,奉行的更应该是人世间最朴素的价值观念,不以财富见显赫,不以身份定高低,只看你是不是善良正直、宅心仁厚,是不是爱自己的国家和族群,是不是愿意为他人做出自己的奉献……

线香袅袅,追思绵绵。清明之日,想起明代高启那首《清明即事》诗:“风落梨花雪满庭,今年又是一清明。游丝到地终无意,芳草连天若有情。满院晓烟闻燕语,半窗晴日照蚕生。秋千一架名园里,人隔垂杨听笑声。”清明虽应扫祭追思,但气氛不应是沉闷悲切,而应是欢快明亮的,绿柳梨花,晓烟晴日,蚕生燕语,芳草连天。这个天气,应该是扫墓登高、踏青赏春的好时节。秋千高荡,笑隔垂杨,这样欢乐祥和的好时光,也正是前人对我们后辈最殷切的企盼。

(作者简介:潘大林,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一级作家。曾任贵港日报社社长、总编辑,广西作家协会副主席)

网站编辑:杜宁
相关文章
  • 那静静等待的杯碗

    清明节来了,母亲又在摸摸索索地找着父亲的碗筷杯子,摆上一个热气腾腾的空位,...

  • 于无声处听惊雷

    铜鼓、舞蹈,从不瞻前顾后,所以英勇,从不担惊受怕,所以无畏。

欢迎广大网友留言点评!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