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微信上关注

当代广西

风草,风草

2018-05-22 16:36:42

作者:羊狼

来源:当代广西网

IMG20171231093902.jpg

“风草“壁书。张宗臣 摄


风起,日落,黄昏。

青石板泛着金黄的光。带刺的稗子草结出了饱满的果实,弯着腰,掬一捧落日光晕,扑在脸上,一路密密匝匝,将古道掩盖。除了动物,这里很少有人来了。

是风拨开那些稗子草,历史在芒尖上闪耀,摆动,若隐若现。古道苍苍,残阳如血,没有昏鸦,却听得见马蹄叩打青石板,和鼻孔喷出的噗噗声。脖铃悠扬,传唱古老的故事,如今却是慢步老牛脖子上的竹筒,咕咚咕咚描摹岁月的沧桑。

2017年12月31日,《漫步》成员拜谒壁书“风草”_副本.jpg

2017年12月31日,漫步文学社成员拜谒壁书“风草”。张宗臣 摄


同行的民间诗人罗家忠,顶着沧桑一路朝前。苦难熬白了他的头,却熬不住他粗糙的双手。不怕稗子草上的毛刺,他那双大手在稗子杆上飞快地滑动,像撸过时光的肌肤,从容、淡定。他为我们开辟了一条简单的路,只要照着这条路行走,我们都会感受到诗人对生活敏锐的体验,对历史深藏的那份忧伤。跟着他,沿着心灵的古道,蹒跚前行。

古道遭受严重的破坏,只有一些黄色的泥土和散落的残基,在黄昏中,像书页一样发黄。行走,伴着悠扬的铃声,一个人,一匹老马,古道和时光的轨迹都长满了青青的艾草。艾草是古道留给后人的气味。当然,这种孤独伴随着杨庄政,也伴随着我们这些在古道上寻找孤独的人。

杨庄政,典籍中没有他的名字。他是想到了与青山同在,便在古道旁的狮子山上的绝壁上雕琢了两个高3.2米,宽1.6米的大字:风草。“风草”右边书:大清光绪十年(公元1884)岁甲申季冬。左边写:庄政书。被当时的文人墨客们发现后纷纷解读,有解作“君子之德风,小人之德草,草上之风必偃”(出自《论语·颜渊》)之意,也有作“疾风知劲草”“林暗草惊风”之释,众说纷纭。

然而,杨庄政大约是个正直的官吧,传言说清光绪十年,杨庄政乘船沿红水河往天峨纳州任职,当官船抵达六排镇老街码头时,已是傍晚时分,杨庄政带着护送兵丁到老街叶春山借宿,叶春山却傲慢地说:“我叶某人家从不夜宿不速之客,以防不测。”杨庄政又恳求借一匹马,叶却侧目而视拂袖而去。杨庄政只得带着兵丁,打起火把连夜步行去纳州。次日,杨庄政走访纳州的黎民百姓,得知叶春山是吸人血汗的寄生虫,他目无国法,私设牢房,作威作福,任意鱼肉百姓,百姓无不恨之入骨。杨庄正政立即挥笔奏本,百姓纷纷画押,上报朝廷,京都巡案明察暗访,详知叶春山上欺州府,下压百姓的罪恶,即将其发落治罪,百姓无不拍手称快。于是,便书写了“风草”二字并刻在石壁上,以警醒后人。

事实可能如此,但对于众人的解读我颇感迷茫。人们总认为杨庄正把自己喻为高德君子“风”,把为非作歹的叶春山喻为“草”。翻开典籍发现,小人并非指叶春山一类人,《论语·颜渊》中,邢昺疏说:“在上君子,为政之德若风;在下小人,从化之德如草。”可见小人应作为受君子之德引领和教化的人。由此,可窥作为一州之长的杨庄政以“风草”为誓:率先垂范,以教化民风。

然而,历史注定杨庄政是孤独的,虽然圣人教诲上千年,但是各种名利诱惑让他走过的这条路异常艰难,他只有孤独的行走,不为世俗所动,才有身后百姓口中的流芳。

山风徐徐,百草异动,那个坳口因杨庄政而得名“风草坳”。

风草坳旁伫立着一块石碑,碑刻早已模糊,只隐约告诉世人,古道始建于清朝乾隆年间,是一条官道,“上达泗城府,下达那地州”,可见除连接纳州至六排老街码头给来往的官员提供交通方便外,它还是通往“那地”和“泗城”的重要干道。

在这条道上,除了杨庄政,也曾有多少达官贵人和公子小姐悠步其上,更有多少商贾往来,马行车过。然而,繁华只是这段沧桑历史上的光点,在时间的轨道上犹如列车紧急刹车时闪耀的火花,烟尘腾起的那一刻,注定了它的消亡。

但是,在人类文明的轨道上呢?

(作者单位:河池市天峨县六排镇人民政府)

网站编辑:杜宁
相关文章
  • “啯咯”是爱的味道

    “啯咯”是广西河池市天峨县向阳镇的一种美食,智慧的人们,用面浆包裹小鱼,上...

  • 故乡的“噶嗟粑”

    在我的家乡广西天峨县向阳镇,人们把以“清明草”混合糯米做成的粑粑,叫作“噶...

欢迎广大网友留言点评!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