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微信上关注

当代广西

走坡

2018-06-04 10:20:52

作者:吴真谋

来源:当代广西网

1_副本.jpg

仫佬族青年男女参加走坡活动,对唱山歌、互表爱意。通讯员 廖光福 摄

              

男:四月插秧孤单单

五月割麦哥一人

七月收谷缺个伴

哥想邀妹结个双

女:阿妹家里穷叮当

清水煮粥照见梁

竹门漏风年年过

没有钱财买嫁妆……

男:妹是山间嫩竹笋

哥是土里老姜芽

竹笋炒姜正合适

哥想跟妹结夫妻

女:配不上,配不上

一头灯草一头油

灯草太轻油太重

好比棉花配石头

……           

这个季节陶醉了无数日子。 

每年,当沉甸甸的果实挂在枝头诱惑每一双勤劳的手,当黄灿灿的谷穗诱惑每一道饥饿的目光,当晶莹的圆月在遥遥的夜空用优质的月光遥控每一张桃花般的脸时,这个向往了一年的美丽的甜甜的节日,已悄悄地来临。

确切地说,这个美丽清纯快乐的节日,是属于桂西北九万大山南麓罗城仫佬族自治县的仫佬族群众的。他们的风俗民情习惯很独特,而仫佬族青年男女谈对象更为独特。他们的男女恋爱的方式,叫走坡。

走坡,就是青年男女用歌来传情,用歌来传爱,用歌表达双方的真实感情。

多少年来,走坡,在仫佬族青年男女心中已形成一种巨大的力量,为了迎接这个属于他们自己的节日,平常他们辛勤耕耘,艰苦劳动,互相帮助,种稻谷、种玉米、种棉花、种绿豆、种油茶、种姜、种花生、种红薯、种木薯、种油菜、种果类,等等。听上年纪的人说,哪个后生在家懒散,不做农活,东游西荡,走坡的日子到了,同伴是不要他一起去的,就是去了姑娘也不理这种人,姑娘的心中喜欢的是勤劳勇敢可爱的小伙子。所以说,走坡从一个小小的侧面给青年后生们的心里施加了一股无形的压力,这股压力促使青年后生们平日劳动形成你追我赶的局面,谁也不肯被谁甩下,谁也不肯落后,被那些可爱的姑娘们瞧不起,为了走坡这个日子。

那歌坡的场面是动人的,令人难以忘怀的。我不知道,当年,哪位姑娘在歌坡上对歌时输了,她与那个唱歌赢她的后生私订了终生,是歌做的媒,后来那个后生选了一个黄道吉日,一顶花轿吹吹打打、热热闹闹抬进了姑娘家,那个姑娘上了花轿,被人抬进男方家里,入了洞房,与那个后生成了亲。从此以后二人相依为命,生儿育女,苦乐相伴,姑娘在那个后生家里吃五谷杂粮,粗茶淡饭却越长越大,越长越高,最后变成一个老婆婆,成了我的太奶奶,那后生就是我的太爷爷。后来,歌坡上又有一位姑娘唱歌唱输了,她被唱歌赢她的那个小伙子心中的真诚感动得热泪盈眶,不久,他们也结成了夫妻,也是歌做的媒,不用说,那个小伙子和姑娘分别是我爷爷和奶奶……再后来,我父亲又从歌坡上相识我母亲,二人也组成了家庭,再后来又有了我们兄妹一大家子人。

2.jpg

仫佬族青年男女高兴地戏水。通讯员 廖光福 摄


我向往了很久,这个朝思暮想的节日。

我渴望了很久,这个古老而又年轻的节日。

这向往和渴望就像两团磁石,在心底里相互吸引,最后幻化为一团团炽热的梦火,愈烧愈烈,愈烧愈旺,越过坚实的胸膛,在喉咙里千万遍地呐喊、嚎叫,呼之欲出。

如今,天宇静静的,花没有晃,草没有动,河水无声地向前流去,蓝天下只有几朵小小的碎云,飘来飘去,不是在梦里,也不是在幻觉之中,它实实在在,真真切切,清清楚楚就呈现在你的面前,这个耐人寻味的时刻,终于来到了。

走坡,梦里寻她千百度啊。窈窕淑女,用歌寻她。

我走进了歌海,心跳个不停。

一团团花伞靠过来了,一双双绣花鞋走过来了,男青年结队走过来了,姑娘和她的同伴也走过来了,一顶顶草帽挥舞起来了,一条条花手巾飘动起来了,一声声口哨响起来了,响起来了……

“呜呼——呼——”

“呜呼——呼——”

仫佬群众,用一种叫做土拐的方言唱出了他们心中的歌谣。口哨响过之后,男方和女方相互沉默了片刻,那歌,便羞答答的从花伞下抒情地一泻而出。

男:面对一对好娇娥

风姿绰绰像花枝

敢问娇娥哪村妹

今天为何上歌坡

女:妹的村,山旯旮

今年整整一十八

春天三月树发芽

妹今坡上找婆家

男:见妹脸红像朵花

回头一笑露白牙

哥像一堆粗牛屎

问妹肯插不肯插

女:扁担吹火不通气

有心交情海敢移

无缘金山懒得看

有缘白手做夫妻

……       

花醉了,草醉了,树醉了,风醉了,浓浓的歌还继续唱下去,男女双方都忘记了疲劳,忘记了饥饿,忘记了时间正一分一秒地慢慢消逝,谁也不愿意离开,反而靠得更近了。唱歌就要有歌和,打鼓就要有大锣;妹会唱歌哥会答,早上唱到日落坡……

不知不觉中,一天很快就过去了。太阳被唱下了山坡,暮色开始悄悄从四周爬上来,歌好情更浓,对歌的高潮如海浪涌来,一起一伏,一唱一答,歌声盘旋于青青的山,清清的水,绿绿的树和草丛,远处的村庄已经有炊烟在袅袅升起,越升越高,那是村庄流动的辫子……

天渐渐黑了下来,清明的月亮又游在歌坡的上空,谁也不愿走,谁也不想走,花伞由一双双巧手相互交换支撑着,伞下是一张张粉红色桃花般的脸和一双双会说话传情的眼睛,静悄悄的夜,月光温柔地抚摸每一寸时空之后,像一片铁屑一样,空蒙无声地落了下来。枫叶开得十分鲜艳,在夜色中,每一张都是干净的,每一张都静静地醒着。年轻的山牵手智慧的山,青春的山牵手风流的山,害羞的山牵手多情的山,善良的山牵手幸福的山,坚强的山牵手沉重的山,潇洒的山牵手漂亮的山,聪明的山牵手愚昧的山,清醒的山牵手糊涂的山,贫穷的山牵手苦难的山,干净的山牵手迟钝的山,灵动的山牵手痴呆的山,老实的山牵手笨拙的山,年老的山牵手睡眠的山,奔跑的山牵手旋转的山,飞翔的山牵手仰郁的山,会说话的山牵手会唱歌的山。一条条弯弯曲曲的山路,自远方而来,无声地延伸到脚下。山路的尽头,是稀稀落落斑斑点点的泥土房。这时,天是那样的蓝,朦朦胧胧的蓝。地是那样的宽阔,无边无际,从脚下伸向连绵的遥远。云朵在天空走来走去,是那样的可爱。这里的一草一木,一花一叶,一截淡灰色的枯枝,一块丢在荒野无人问津的丑陋的石头,以及一朵在荒地里自由自在摇曳的无名的小花,都显得那么亲切,仿佛有一种回到大自然的怀抱,回到家的感觉。有风吹来,路边的野草迎风舞动,头上的长发也随风飞舞着,如夜的旗帜,时东时西,时南时北,像一只摇摆不定的风筝。旷野上的泥土散发着清新的气息,思绪却如眼前的风,飘向那遥远的从前。每一个青年男女都很激动,身上每一根神经都被爱情的狂喜充满。他们的眼睛是那么的明亮,那么炯炯有神,一个眼神,一个眸子一闪而过,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一阵缠绵之后又亮开了她们的歌喉:唱歌先,唱歌先,活路不做丢一边,活路不做千年在,风流能有几多年?唱到河边鱼生蛋,唱到土里树发芽,唱到石头会说话,唱到河水倒转流,唱到青山鸟会飞,唱到椿树发枝丫……

这歌声穿越了多少情和爱,多少岁月在歌声中悠悠地启航,悄无声息地走出重重大山,走向外面的世界。

歌声中饱满着丰稔的爱情,一首一首地繁衍故事,那么自然,那么具有强烈的感染力。一切都是从心底里自然而然的发生,而那好听的歌声,的的确确是响在心里,响在青年男女彼此的心坎上。呵,仫佬,呵,走坡——

多少悲欢离合恩恩爱爱恨恨怨怨在歌的一问一答中得到淋漓尽致地渲染。

多少红男绿女姑娘小伙在情切切意绵绵的歌声中订下终生,幸福到老。

多少故事的主人在歌声中卿卿我我花香千里共婵娟,携手走过苦难艰辛的日子。

多少记忆重叠着记忆?多少往事与往事共舞?歌声中月色下,是谁露出花朵般的笑容。

多少民族魂民族魄民族泪民族血在歌声中重塑一个辉煌崭新的自己。

月,我不能回。

妹,我不能回。

居住在桂西北及九万大山边缘的仫佬族青年男女,月亮在空中望着你们,吴钢嫦娥在月宫里倾听你们如泣如诉的情歌,来自人间。

我骄傲,为我的民族。

我自豪,因为我也是走坡中的一员。

东望青山西看歌坡,月光下,目极之处,苍茫之野,只见花伞团团转动,口哨频频响起,像金属的声音划过寂寞的旷野,该分别了,对歌的青年男女们依依惜别,不知谁首先唱起了送别歌。

男:山路弯弯,送妹到,凤凰山

妹今回去哥泪流,泪涟涟

十月秋水望眼穿,妹今回去

莫像山风不回头,叫哥空忧愁

女:情哥一路来作伴,凤凰山

离别凄凄妹难过,山路弯弯

哥哭一番妹一番,妹今回去

巴蕉蔸下哭断肠,哭断肠

男:分离情妹几伤心

一步三停转回头

面前一对丹凤眼

望见情妹在里头

女:送妹到,西江河,哥莫忧

双手捧水给哥喝  

清水悠悠甘又甜

像妹心,一根甘蔗甜到尾

变只青鸟,飞到情哥村

夜夜窗户前,鸣几声

……

(作者简介:吴真谋,仫佬族,广西罗城人,初中文化,农民,广西作家协会会员)

网站编辑:杜宁
相关文章

欢迎广大网友留言点评!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