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微信上关注

当代广西

微信号

ddgxzz

荣斌的诗

2018-06-27 10:03:49

作者:荣斌

来源:当代广西网

秋风颂


中秋刚刚滑过去,我不再担心中暑

一大片绿色突然静止

狭隘的视野突然开阔

山川与河流突然低调而深沉

在明媚和委琐之间,我突然选择了热爱阳光


我希望秋风尽情地来

我打算向这个欠收的季节作最后的诀别

它们可以用被弃者的名义

接近一场婚礼或葬礼,接近甜蜜或苦涩

无论如何

我都会将郁郁寡欢的女儿

装扮成骄傲的公主


九月故乡,铺满诗歌以及熟透的柿子

我的房间盛开陌生的花朵

黄褐色绷带挂满灰色黄昏

即便如此,我都不会消沉,更不会自暴自弃

我希望秋风尽情地来

因为脆弱的灵魂仍然在歌唱


回到南宁


这里的树木曾经以飞鸟命名

绿色植被

以海命名

我的夜晚

以狂躁或微醺命名


我熟悉的那些花儿

正插在牛粪上

一千个睡美人

正从逐年苍老的夕阳里醒来


我爱的人

变成了松云塔尖的露水

变成了悄悄坠落的轻尘

还变成了

苍茫暮色之中

一盏又一盏孤独的灯


而现在,我依然顽强地活着

她们也是

活在深浅不一的绿色阴影下

我们身前是水,身后是汪洋

梦想之门次第盛开

我们和五月的阳光

相约而行,在同一条斑马线上


这城市最繁华的烟火里

有人引车卖浆,有人一夜暴富

还有人至今下落不明

我的惶恐与希望都在与日俱增

行囊虽重,却无盘缠

因此,在烈日到来之前

我必须背着草席,去寻找夏天


背景与幻觉


阳光照在远信大厦十八楼

共有九颗蜜糖橙横尸刀下

此时此刻,风是浅绿的

它吹了一万年

心圩江把我与这座城市切成两半


有时候我突然想独自出走

我知道

顺着落寞就可以平安回家


我曾相信,举头三尺有神明

我曾相信,内心深处会澎湃

一片蔚蓝色的大海

它的上面漂浮着卑微的晚霞


陌生的旅人总是在半夜唱诗

他像一个巫,醒着

岁末花开

梦游的纸魂,在茶杯里飘荡

我不说话,我也像巫,醒了


夜听《梁祝》


蓝蝴蝶抵达黑夜,黑夜远在天边

那里暗香浮动

还有花魂摇曳

木制的天空露出悲伤的瞳孔

她轻抚柔弦

拉断了失去弹性的听觉

这一曲逝水流年如此勾魂

我们听见了

最痛的矢车菊,最苦的蜜饯

都在时光里哭泣

都落在了东晋的护城河边

她轻扣十指

弹痛一块块铁琉璃

就有了秋水化成冰凌的模样

我们看见了

白发人离家的背影

身后音符碎落成满天星辰

在墓穴深处,她遇见山伯

也遇见我,一个装成马文才的病号


血玫瑰


这半杯红酒鲜艳如花

它有一朵纯粹的名字

叫血玫瑰

在我面前

它客观存在,如火镞

烧灼内心

透明的夜晚无须掩饰

如这杯子里

盛满的欲望,殷红色

冷艳欲滴

它叫血玫瑰

像朝圣者眼角的余光

锋利而又温暖

它沉默着,躺在黑暗中


(作者简介:荣斌,本名韦荣兵,壮族诗人、作家、编剧、影视出品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生于70年代,广西来宾凤凰镇人。现居南宁。1988年开始发表作品。诗歌见国内外各种报刊及选本,部分作品被译为英、俄、韩等国文字。出版诗集《面对枪口》《卸下伪装》《在人间》以及中韩双语诗集《自省书》等六部。曾荣获2014《山东文学》年度诗歌奖、第六届《诗歌月刊》年度诗人奖、第五届广西少数民族文学创作“花山奖”等奖项)

网站编辑:杜宁
相关文章
  • 五更水

    在圣经里,犹太人把迦南称为流着奶与蜜的地方。在浩坤湖,则流着液体一般的翡翠。

  • 梦里南丹

    在南丹打拼的几个月里,我不但领悟了生活的艰辛,更领略到了得到别人帮助的幸福。

欢迎广大网友留言点评!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