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微信上关注

当代广西

朱山坡:诡谲而富有诗意的生命图腾

2018-07-02 13:44:40

作者:胡读书

来源:文艺报

我们很少谈论死亡,而在朱山坡的作品中,最常看到的就是直面死亡的故事。从《我的叔叔于力》《两个棺材匠》到《陪夜的女人》《灵魂课》等,濒死与灵魂的故事一个个地在鬼门关前被著录,仿佛一叶乌篷船在生命的河流上穿梭,时不时被洪流吞噬,把生命经验推演到极致。探寻在最幽暗时刻登场的人性,是朱山坡在写作上一贯的坚持,生猛而神秘,意蕴绵长。

生死“鬼门关”

“鬼门关”地处今广西玉林市北流县西,此地山峦耸立,壁立如削,两峰对峙,形成一道天堑,自古以来是交通要道。徐霞客有言“‘鬼门关,十人去,九不还。’言多瘴也。”

林白曾说朱山坡与他的人文地理同在“鬼门关以南”,称赞他的作品“读之有趣又包含了足够复杂的当代中国经验”。在我们阅读西南边陲作者的作品时,或多或少怀揣一种对于蛮荒的生死书写的期待,而这种期待在朱山坡的小说中往往能得到不同程度的满足。特别是其中关于生死与鬼魂的篇目,数量很多而且蕴含着残酷感。关于死亡与临终关怀的故事是朱山坡反复书写的内容,如《灵魂课》《跟范宏大告别》《陪夜的女人》《捕鳝记》《导演》等。对于素来缺乏死亡教育的中国读者来说,阅读这类题材的作品时,会自然而然地产生陌生感和神秘感,特别是当小说的基底建构于超验的民间传说或者信仰之上。作品里的大多数将死之人都有着各自的执着,纵然生命尾端的腥臭已经扑鼻而来,但他们的各持顽拗仍透着一股诗意的情怀,哭笑不得尔后感到的是一种悲天悯人的生命关怀。

生死有期,这位穿梭于“鬼门关”内外的作家,带着这方水土孕育而成的生猛,一个接一个地划去瘴气弥漫的生死簿上深深浅浅的名字。几乎每部小说里都有生命消殒,死亡在诸多故事中即便稀松平常至此,也依然会成为人物隐秘多年的至要症结。藏匿在民间的故事正是由这些生死关联起来,生命中的荣光与罪恶,在沙石俱下的日常生活中一并藏纳,等待着作家和读者共同挖掘。

说不尽的父亲

短篇小说集《十三个父亲》书写了13个关于“父亲”的故事。无论是《爸爸,我们去哪里》《把世界分成两半》《捕鳝记》《牛骨汤》还是《骑手的最后一战》,每一个“父亲”的形象各异:他会对未来的道路感到迷茫无措,他会对路上遇到的女人暧昧不明,他会在生命燃尽的最后一刻展露出少年式的倔强……《单筒望远镜》《灵魂课》《鸟失踪》等作品中的母亲形象也各不相似,或残酷、或荒诞、或无奈。在朱山坡的笔下,父亲与母亲都不再是传统叙述中的伟岸如山、慈爱可靠。相反,他们有弱点、有罪孽、有欲望,无论是在饥荒中挣扎还是从牢狱中解脱的父辈,都一一被打回原形,在人生场中四处游荡沉浮,时而无稽时而绝望,不时地显现无力感与宿命感。所谓长者,回归到自身的年纪也是一个新人,并不会因为过往经验的积累而必然有应对现实的底气。当然,采用子辈的视角去观察父辈的世界也是一种策略,朱山坡描绘的世界往往是蛮荒之地,物资稀缺、饥荒饿殍或者罪孽深重乃至人性相残,本应给孩子提供更多指引的父辈同在生存线的挣扎中,并没有高出任何人一筹,在濒死边缘只剩下人性的挣扎。

在这样一种对父辈并非“背影”式的书写中,朱山坡时不时地把人物推到生存线的边缘,尽可能把人性、本能、应激的状态放大到极致。比如在《骑手的最后一战》和《陪夜的女人》中,两位父亲都是垂死挣扎的形象,临死前为了渐渐成为本能的挂念,用尽最后的气力,烟消云散。人之将死,放不下的终归还是源自本心多年的念想,或意气风发,或情爱缱绻。这些父亲形象的塑造,并不是利用辈分称谓来强化长幼尊卑,而是旨在推翻固有对亲缘关系的美化,从而拨开这层长辈的遮罩,将他们放置到属于自己的生命长河中,不乏诗意地书写人的欲望、人的宿命、人的生死,看千帆过境,泛不系之舟,自主沉浮。

诗意的乌篷船

关于朱山坡小说彰显出的乡土情怀已经有不少人谈过,为民间人物立传也好,作为乡土文学的灵魂捕手也罢,擅长写人物,特别是擅长搭建一个有丰富层次的民间叙述空间的人物关系网,始终是他作品的特色。而在地缘上,作家笔下的地名往往由几片水域串联起来,而让人往来穿梭于不同土地的交通工具就是小说中常常出现的乌篷船。乌篷船与女人,似乎成为朱山坡几部短篇小说中的必要装置,令人难忘。

与周作人娓娓道来的那个满怀着闲适与乡愁的乌篷船有所不同,朱山坡的乌篷船在地缘特色之外,还有对传统的回望。《陪夜的女人》中断断续续的马达声把女人逆流而上送到了凤庄,几乎已经没人再选择这样吃力不讨好的交通工具了,但这个女人坚持用古色古香的乌篷船,送了老人最后一程,而自己也最终消失在河面的迷雾之中。无独有偶,《回头客》中的父亲和马自珍两人在湖面自绝时都毫无悔意地撑着破船,最终都沉溺在湖心……一叶扁舟在河流中摆渡,出入生死,最终被生命的洪流吞噬,想必这幅画面在作家心中早有图景,而诗人出身的朱山坡往往会在小说结尾留下一个令人反复玩味的画面,或是精巧地设置一个打开悬念的机关。后者在他看来是一个技巧的掌握,并不困难。而前者则会成为朱山坡有别于其他写作者的一个重要特点。

朱山坡的写作格局开阔,看似站稳西南边陲的小镇、乡村,只为故乡的民间人物立传著书,实际上他的故事中并不指涉个人经验,而是任由想象恣肆,同时以诗意的、悲悯的关怀去描绘贫瘠的、荒诞的现世。从中短篇的铺排,包括其长篇如《懦夫传》《风暴预警期》的设置来看,朱山坡是一个有壮志的作家,他也不讳言自己受到余华、苏童等作家的影响,似乎他笔下的一众阙姓平民、米庄或高州,也在慢慢变成属于他的文学领地。

曹禺在《原野》开篇曾写道“大地是沉郁的,生命藏在里面”。广西沉郁鬼魅的水土滋养了朱山坡以及他的文学领地,他饱满的笔锋力透生死,看穿人鬼,众生飘荡、流转、沉浮于鬼门关内外,复杂的人性在民俗与信仰的文化背景上编织成形,汇成一幅诡谲幽郁而富有诗意的生命图腾。

网站编辑:杜宁
相关文章

欢迎广大网友留言点评!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