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微信上关注

当代广西

令我崇敬和感动的田家炳先生

2018-07-11 09:49:16

作者:黄介山

来源:广西师范大学微信公众号

6357791031588818008366947.jpg

田家炳先生生前留影。资料图

2018年7月10日上午,田家炳先生在香港不幸逝世,享年99岁。闻此噩耗,我不胜悲痛。田先生是广西师大的老朋友,我本人近20年来一直与他保持着交往,深切感受到他是一位德高望重,功勋卓著,令人十分景仰的长者。2015年我写过一篇回忆田先生的文章,现刊发于此,以表达对他的崇敬和缅怀。

我于1997年有幸拜识香港著名的企业家、慈善家田家炳先生,至今已有20个年头。这期间,除了书信和电话往来,我曾九次与田先生会面。在与他的交往中,我深切地感受到这是一位高山仰止、德高望重的长者。他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无不体现出中华民族的的传统美德,常常令人感动不已。

最令人感动的,当然是他把自己一生积累的巨额财富全部捐给了社会慈善事业特别是教育事业。田先生的财富来之不易,是他艰苦奋斗、倾注毕生心血的结晶。他祖籍广东梅州大浦县,早年丧父,十六岁便漂洋过海,远赴越南、印尼打工、经商、办厂,经过多年艰苦创业,终于脱颖而出,取得骄人业绩。20世纪50年代回到香港发展,兴办田氏化工企业,再造辉煌,成为著名的“人造革大王”。 1982年,香港总督为他特颁英皇荣誉奖章,以表彰他对香港经济繁荣所作出的重大贡献。但实业的成功,并非是田先生的终极目标,报效国家、造福于民才是他的最大心愿。在驰名商界、富甲一方之后,他对兴办社会公益事业倾注了极大的热忱。九十年代,以自己拥有的绝大部分资金超过十亿港元创建田家炳基金,用于资助社会公益事业,特别是内地的教育事业。迄今已在祖国两岸四地资助了90多所大学、160多所中学、40多所小学和20余所专业学校。其中在大陆30多个省市自治区的45所高校捐资建设了教学大楼,用于兴办田家炳教育书院或师资培训中心;捐资助办了80余所田家炳中学和30多所小学。2012年,他再次将名下剩余资产,即价值20亿元的4座工贸大厦捐交田家炳基金会,以每年约7000万元的租金用于资助教育事业。

鉴于他的业绩和善举,1994年经国际行星命名委员会批准,将中国科学院紫金山天文台发现的2886号小行星命名为“田家炳星”;1996年英国女皇亲自为他颁授了MBE勋章;2010年香港特区政府为他颁发了最高荣誉——大紫荆勋章;同年香港亚洲电视台举办首届《感动香港人物》,他当选为感动香港十大人物之一。田先生获得这些荣誉都是理所当然、实至名归。

田先生是广西师大的老朋友,1998年曾慷慨解囊,捐赠600万港元(按当时汇率即超过600万人民币),按教育部规定,自治区政府又配套500万元人民币,总投资超过1100万元,资助我校兴建田家炳教育书院大楼。他还担任书院的名誉院长,一直关注着它的建设和发展,曾三次莅临我校,与教师座谈,为学生作报告。他的崇高品德和人生故事感动了无数师大人,赢得了全校师生的敬佩和爱戴。

我首次见到田先生是1997年秋,经四川师范大学王均能校长引荐,应邀到他的家乡广东梅州市大埔县参加其捐建的多项工程的竣工或奠基仪式,同时向他当面申请对我校的捐助。我们几所大学的校长与他一同从广州乘飞机去梅州,一路上大家都有点行李,我还多提了个纸箱,里面装着一块桂林钟乳石。田先生是年近80的长者,理所当然是照顾对象,但他两次要抢着为我拿东西,说自己空着手不好意思。初次见面,这样一件小事,我就很受感动,细微之处可以看出田先生严以律己、关心他人的品格。

我从大埔回来后,田家炳基金会正式复函我校,允诺捐赠600万港元兴建广西师大田家炳教育书院大楼(按教育部规定,当地政府再拨付相同数额配套经费)。未料,不久亚洲金融危机爆发,香港经济遭到突如其来的冲击,田先生也遇到重大经济损失,以致一时难以支付对几所学校的捐助资金。为了按期如数兑现捐助承诺,他毅然决定卖掉自己居住多年的别墅,去租住一处只有120多平方米的房子。之前,我访美途经香港时曾去拜访田先生,到过他座落在麻实道富人区的这一宅院。那是一栋豪华的别墅,建筑面积有四五百平方米,附有宽敞的庭院,院内花木葱茏,十分幽静,这在寸土寸金的香港实在是难得的好住处。当时,他写信告诉我这一打算,我读信后马上打电话给他,企图阻止他这一计划。我说:“田先生有困难,可以推迟拨款,甚至可以减少捐助,千万不要卖房。”他回答说:“我答应了的事,一定不能变,讲诚信是立人之本。”我又说:“田先生,您去住一百二十平米的房子,比我们的教授住得还小,您子子孙孙一大家,回来聚会都显小。”他说:“我的孩子一起回来的机会也不多,在香港一百多平方的住房也不算小啦。谢谢你的关心,这个事情不能变,我已经决定了。”我放下电话后热泪盈眶,心情久久不能平静。此后,别墅出售,给有关学校包括我校的捐款按时如数拨付,而田先生至今一直居住在那套租赁的房子。

田先生第一次来广西师大是参加1998年6月21日教育书院大楼的奠基仪式。他提前一天到达桂林,我和市政协副主席马勇及师生代表前往机场迎接。时值雨季,一连十多天阴雨绵绵,我们都以为天晴无望,奠基仪式只得冒雨举行了。没想到第二天一早居然云开日出,天色放晴,让人喜出望外。田先生来到师大,数千名学生手持花束夹道欢迎,彩旗飘扬,鼓乐齐鸣,一派喜气洋洋的景象。奠基仪式热烈而隆重,自治区政府副主席吴恒和教育厅、桂林市的领导出席了欢迎大会。桂林市市长蔡永伦致辞,桂林市人大主任雷熹平宣布授予田家炳桂林市荣誉市民称号,并颁发证书。年过八旬的田先生面色红润,神清气爽,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

时隔两年,在他亲自培土奠基的地方,已矗立起一座高8层、建筑面积11000平方米、“凸”字形的大楼。它集教学、科研和管理于一体,气势宏伟,分区明确,功能齐全,是当时我校最气派、最现代的建筑。

2000年5月19日,举行大楼落成典礼。田家炳先生再次来到我校,在自治区人大副主任李振潜、甘幼平等领导的陪同下参加了落成典礼。他迈着稳健的步伐,不断向欢迎的师生挥手致意,有时还双手合十,表示真诚的谢意。当他来到崭新的“田家炳教育书院”大楼前,只见大楼两旁高高地悬挂着一副长联,上联是“炳星照临琼楼耸拔共交辉桂海凭添物华田氏功高德重”;下联为“师长专力弟子勤勉同创黉宫再建勋业杏坛鼓劲弦繁”。田先生情绪十分激动,两眼闪着晶莹的泪花。他对大楼的设计、建筑和使用情况都感到满意,一再对我说:“把大楼建设得这么漂亮,我应该感谢你们。”他兴之所至,欣然命笔,题了一首诗:“懿欤书院,矗立漓江,黉宇高耸,富丽堂皇。独秀峰下,贤哲满堂,莘莘学子,书声琅琅。敦品励学,毋怠毋荒,建国大业,应共鼎扛。”这首诗感情真挚,不仅反映了他对教育书院大楼的赞美,也反映了他对学子们的殷切期望。

田先生的美德不仅反映在捐资助学这件大事上,也因小见大,体现在日常的许多小事中。

1998年11月29日,我訪美途经香港作短暂停留,下飞机已是晚上八点多钟,当即与田先生联系去拜访他。我问清了乘车前往需要40分钟,不料路上不顺,未能及时到达。待我敲门见到田先生时,他和夫人已在院门口等了一阵。我想,凭他的年龄和资历,完全没有必要在门口迎候我这样一个晚辈,当时我内心的感动和歉疚是不言而喻的。后来,他在桂林期间,曾和我谈到对子女的培养教育,自己特别注重以身作则,比如凡有客人来访,临走一定亲自送到门口。事实证明,他言传身教的良苦用心已得到应有的回报。前两年我收到他亲笔撰写的回忆录《我的幸福人生》一书,其中写道:

“我的家庭生活最难得的是父慈子孝,兄友弟恭,夫妻互相尊重,全家上下保持着欢乐的气氛。我的慈善事业也一直得到家人的全力支持,这才是真正的幸福家庭。我生平以己立才能立人告诫自己,上梁不正下梁歪,为五儿四女树立好榜样。九名子女虽然没有创下更大事业,但他们也自幼养成谦恭诚挚的待人接物态度,知书识礼,从不娇生惯养,事事坦坦诚城,全家充满爱心。这点自觉比我在财富上的成就更具意义,也是不少朋友以为是我最令人羡慕的一环。”

田先生待人平易、谦逊。在我写给他的多封书信中,有的并无要事,只是表达我和学校对他的感谢和问候,并注明不要他作复,可他还是每信必回。每每收到他的亲笔信,我都既高兴,又觉得不安,怎么能劳烦这位工作繁忙而且年事已高的长者呢?因此,2000年以后我不再轻易给他写信,而是改用电话问候,但有两次竟然是田先生先打来电话贺年,令我十分过意不去。尤其没有料到的是,2014年秋天,95岁高龄的田先生又给我寄来了一封亲笔信,时隔十余年,当我再次看到他那熟悉而且依然刚劲有力的字迹,内心的震动和感动无以言表!

田先生做事一丝不苟,精益求精。他对各校报送的援建教学大楼设计方案都要仔细审阅,逐一提出改进的建议。他曾三次审阅我校田家炳书院大楼的设计方案,并给我寄来二十余条由他亲自书写的改进意见。经我推荐,田先生捐赠桂林四中250万元,市政府按一比一拨给配套经费,兴建教学实验大楼,并命名为“桂林田家炳中学”。对该校的建筑设计方案,他也多次提出修改意见,并希望我督促实施,如新旧楼之间要用雨廊连接,每层楼必须设有厕所,以方便学生等等,这些意见都很合理,充分体现了田先生关心师生的以人为本的精神。

田先生一生恪守勤、俭、诚、朴的中华传统美德,生活节俭,布衣素食。每次来我校,总是要求接待工作尽量从简,唯恐给学校添麻烦。他第一次来时我校还没有像样一点的接待场所,所以安排田先生一行下榻桂山大酒店,他认为太铺张了,一再要求住在校内。考虑到客人来访的方便,为他订了套间,他更是说浪费,甚至要求更换。告知房价优惠,比较便宜,这才作罢。田先生直到现在还一直租住公寓,没有专车,出行常乘地铁或巴士,每月的生活费控制在3000元以内。他说:“我在衣食住行方面,常将‘比上不足,比下有余’自勉,在事业和回馈社会方面,则以‘比下虽有余,比上仍不足’来自勉。”这朴实而富有哲理的话语,可谓掷地有声!对物质需求及事业追求截然不同的两种标准,折射出他崇高的精神境界,而尤其难能可贵的是,这两种标准,他实实在在地践行了一生。

田先生的可贵品格还表现在他不辞劳苦的工作精神上。他不顾八十多岁高龄,常年东奔西走,不知疲倦地在祖国各地实施助教兴国的义举。我曾在包头钢铁公司教育处工作十多年,经我推荐,田先生向包钢第十三中学捐资200万元(市政府也按规定配套200万元)。2006年7月,我应邀陪同他参加该校的“田家炳先生捐资暨田家炳中学命名仪式”。在此次活动中,不仅又一次领略到田先生高尚的人格和严谨的作风,而且亲眼目睹了他忘我工作的情景,从而更增加了对这位长者的了解和由衷敬佩之情。

田先生是7月3日傍晚从深圳飞抵呼和浩特的,4日上午和下午分别参加了呼市及所属武川县的两所中学的捐资活动,5日一早又访问了内蒙古师范大学,然后马不停蹄地驱车于中午12时许赶到包头。饭后稍事休息,下午就出席包钢十三中的捐资暨更名庆典。在会上,田先生谢绝了主持人劝他坐下讲话的请求,坚持站在讲台上作了近半个小时的演说。他不用讲稿,从容自如,娓娓道来。他虚怀若谷的精神、语重心长的讲话,使在场的师生无不为之动容。会后,他不顾疲劳,顶着似火骄阳来到教学楼建筑工地考察,接着又出席了包头市举办的晚宴和文艺晚会。回到住地已是十点多钟,但他仍不肯休息,照例要约见或接待朋友和来访者,直到深夜方才就寝。第二天一早,他又乘车赶赴巴彦焯尔市参加捐资活动。如此风尘仆仆,来去匆匆,对于年近90的他来说,其辛劳可想而知。

我原以为这样紧张的行程是一种偶然,其实如此快节奏地工作竟是他多年的一种生活常态。在包头时,田家炳基金会萧开廷先生递给我一张《田家炳先生及田家炳基金会2006年5月—10月重要行程表》,从表上可以看出,每天的日程都排得满满的。事后,我根据这张日程表粗算了一下,5月至10月,田先生共有76天,即近一半时间是在大陆各地奔波,或洽谈捐助事宜、访问资助的田家炳中学和高等学校,或参加捐资仪式及田家炳基金会发起的各种研讨会,足迹遍及全国十一个省市。此外,我手头还有一份田先生2001年9月至11月的内地活动表,每天的日程从早到晚也都排得很满。多年来,他一直为社会公益事业特别是教育事业四处奔波,不辞辛苦。这样千里迢迢,长途跋涉,即使是年轻人也会感到疲劳,甚至难以做到,年过八旬的田先生却不仅做到了,而且做得相当完美。这种精神怎能不令人感动呢!

当然,一般人都知道,常年超负荷工作,自然不利于健康。其实,田先生本人又何尝不懂得这个浅显的道理?但当我劝他要注意劳逸结合,当心身体时,他却对我说:“我也知道太劳累对身体不利,我的几个子女也都对此不放心,可是没有办法,我总觉得应该多做一点,抓紧做,要不有个三长两短,做不了啦,岂不损失更大?”可见,田先生工作的紧迫感来源于他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和深刻的忧患意识。他还几次和我谈起,看到社会风气和道德水准的滑坡,心里觉得很难过,为此深感忧虑。他认为道德建设要从青少年的教育抓起,成人要作榜样。他和田家炳基金公司之所以将学校作为捐助的重点并且大力倡导和出资举办品德教育研讨的年会,其原因也正在于此。

不知不觉,田先生已为慈善事业奔忙了30个年头。2012年6月23日,田家炳基金会在香港举办成立30周年庆典,已经退休的我应邀与校党委书记王枬教授一起前往参加。这次应邀参加庆典的200多名嘉宾中有来自大陆和港澳台的近三十所师范院校的领导与学者。庆典当天,田先生用整个上午的时间分别会见了五所高校的代表,其中就有广西师大。当时王枬书记一行因绕道南宁,尚在赴港途中,只有我一人如期到达。我知道许多学校的代表对与田先生会见都求之不得,不好意思一人独享这难得的机会,于是向萧开廷先生提出可将此机会让给其他学校,得到的答复是:“计划不变,一个人还可以多交谈一点嘛!”待见到田先生时,他显得很高兴,亲切地拉我在他身边坐下,长时间握着我的手,详细询问我和学校的情况,关怀之情溢于言表。

在庆典晚宴上,93岁的田先生精神矍铄,首先发表了热情洋溢的欢迎辞。他照例不用讲稿,思维清晰,语言流利。接着,全国政协副主席、香港前特首董建华致辞祝贺。然后由香港、澳门和内地的代表分别发言。遵照庆典组织者的安排,我作为内地的代表谈了自己的感言,讲了一番心里话:“田家炳基金会成立30年来,竭尽全力支持社会公益事业,特别是教育事业,影响深远,功不可没。基金会所彰显的社会责任感与慈善精神,在价值取向多元化的今天,已成为引领人们走向崇高的标杆,在全社会树立了一座精神的丰碑。”“在与田先生交往中,我深深地感受到了他身上洋溢着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比如,他誉满神州,而又为人谦和;敢于竞争而又笃守诚信;勤俭节约而又乐善好施;严于律己而又宽以待人,讲求原则而又慈祥可亲。凡是和他接触过、交往过的人,可以说,无一不为他的人格魅力所折服,都对这样一位德高望重的长者产生由衷的敬意。”我还谈到了田先生为支付捐款而出售自己居住的别墅去租赁住房的事。他的事迹和品格使在场的人无不为之动容,我一讲完,大家报以非常热烈的掌声。

田先生向来很重情谊。年迈以后毕竟不宜外出,又不免念及朋友,2015年,时值96岁,他特地邀请了大陆最早与他结识的几位老校长到香港聚会,其中除我以外,还有华中师大王庆生、陕西师大赵世超、四川师大王均能、唐、贵州师大吕汉。我们抵港后一起前往田先生府上拜访他。长子田庆先故意测试他的记忆力,逐一问他来者是谁,他一一答复。问到我时,他还多说了一句:“黄校长,我第一次见到你,是从广州去我老家,路上我要帮你提点东西,你不肯。”我笑着说:“是的,是的,田先生您记忆力真好!”

再过四年,就是田先生的百岁华诞,我衷心祝愿他老人家福寿绵长,健康快乐,阖家幸福!田先生的慈善义举和崇高品格使我们完全可以相信,他的英名必将永久地铭刻在人们心中!

(作者系广西师范大学原党委书记)

网站编辑:杜宁
相关文章
  • 灵渠梦寻

    在灵渠寂寞灵动的光影里,在终古潺潺的诉说中,一定暗藏着更深邃的人生奥秘,等...

  • 七月的光芒

    广西诗人诗歌欣赏。

欢迎广大网友留言点评!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