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微信上关注

当代广西

微信号

ddgxzz

命竹

2018-07-12 15:21:37

作者:韦联锋

来源:当代广西网

2_副本.jpg

家乡房前屋后的“命竹”。作者供图


翠绿的世界里,我最欣赏的还是老家门前屋后的“命竹”。

小时候,家乡的“命竹”是一枝一枝地种着,散落在各家的自留地里。“命竹”的竿不高,节不长,竹竿和叶子有点金黄,枝密叶茂,竹质坚硬,不生虫,不易腐,随处可生可长,杂爬于土表之下的根系如同链条,每节凸出一个笋芽儿,春末夏初,在这些密节处,笋芽儿欢快地繁衍着。它属于某一家某一户,是某一个具体生命的符号,是父母们给小孩种下的“命竹”。平时,得好好呵护,犹如对待一个鲜活的生命,精心培植,耐心管护,俨然一个家庭的宝贝。

“命竹”,其实是金竹。

我家门前的这片金竹,是爸爸的“命竹”。爸爸出生的年代,农村缺医少药,生命系在自然天地里,有病找魔公道公,靠着 “种命”之法来做保障。爸爸是独苗,是爷爷的宝,当年没有基本的医疗条件,给爸爸“种命”是爷爷的“必须”,爸爸的健康成长,在爷爷看来是“命竹”的作用。那竹丛,波翻浪滚,枝竿密集,粗壮挺立,密得看不见坎下的大路。笋子每年齐匝匝地长出,谁也不去偷拔,那是神圣不可侵犯的。

村边屋后的片片金竹,是我们60后的“命竹”。当年大旱,物资不足,人以黄狗头、革命菜充饥,小孩大多营养不良。于是就请来先生,为小孩“种命”。小孩 “种命” 的标志,就是村边那一丛一片的金竹。你家种了,我家也不能落下。在多子多福观念的驱使下,村里的“命竹”勃然兴起,每家每户,房前屋后都有丛丛金竹。绿依依的竹子早上迎风摇曳,晚上默默目送西边马鞍山上的晚霞,给山村带来了阵阵凉意、几许静谧。

时过童年,我们的“命竹”依然葱茏。但好景不长,家里吃的只有稀饭,每天中午和晚上各两大锅,各人一口气喝下两三碗后才坐到饭桌边上,明明是饱了,一阵子又涌起饿来,再想去舀上一碗时,大锅里已空空如也。青黄不接的时节,山上没有可吃的果子,主意就打在了竹丛下那刚刚露头的尖尖儿上。大人不在家的时候,小孩开始是小心翼翼,后来是愈发大胆,因父母的不在意,便毫无顾忌地将笋子拔来吃。从竹丛拔下来的笋子,连竹壳煨入火灰中,待半个钟头后拔出,弹去灰泥,剥出箨鞘,一支又嫩又香的肉笋就成了解饿的美食。首先是舌头的享受,然后是肠胃,那味道爽爽地满足了辘辘的饥肠。父母只是这么说:“吃那东西就愈发的饿!”这警告当然没管用,于是绿葱葱的竹丛就再没有新的长出。到了后来,门前的金竹就没了踪影,村边的竹丛也陷入了同样的境遇。


微信图片_20180712151924.jpg

家乡房前屋后的“命竹”。作者供图


20世纪末,有幸存活的“命竹”,在其根脚处重新长出笋苗,没了人去光顾,就不断蔓发开来,青翠的竹丛一年比一年茂盛,郁郁葱葱了起来,又成了一道美丽的风景,60后的人也犹如“命竹”般焕发生机,享受时代的风光,唱着《春天的故事》,踏上筑梦的征程。

回想当年的礼遇,感受岁月的浸染,留下的是一片斑斑驳驳。那个时候,人民公社化的大集体,大家一起劳动,依据人口和工分分配粮食,常常没有喜人的丰年,粮食的短缺成了当时的痛。到了年末,家里能勉强养成一头“肥”猪,在“购一留一”的政策下,过年要吃一头全猪,就要上缴另一头肥猪,要吃半头猪就得上缴半头。但要“种命”,须得有一头全猪,为了孩子的健康长命,父母就拼命养下两头肥猪,不计辛劳,纵使倾其所有也在所不惜。备好了一头肥猪,就有了“种命”的条件,于是请来先生,先生以诚心和耐心,念着如诗的祷词,请来祖婆,乞求祖上保佑,祝愿小孩健康长命,于门前屋后种上一蔸金竹和一蔸云香竹,将红线连接到母亲房间的“竹桥”上,连续三年施肥培土,促其茁壮成长,小孩的健康长命于是有了可靠的保障。家乡的“命竹”在那个年代最为繁盛。

何以金竹“种命”?除了它的易生易长,生命力超强之外,当有更深的文化意蕴。五千年的中华文化,金竹属“松、竹、梅”之岁寒三友,为“梅、兰、竹、菊”之园林四君子。古今爱竹、书竹、画竹、诗竹之士,既喜竹之外形,更爱竹之内涵,常以竹子的特性喻人的高尚品格。竹子颜色青绿,清淡高雅,喻人品之高洁;竹子空心,胸怀宽广,喻人之虚怀谦恭;竹子有节,坚韧不拔,喻人之风骨;竹子生长正直,从不弯曲,喻人之不曲学阿世……以金竹来“种命”,其寓意之大,用心之苦,可见一斑。

这极具旺盛生命力的“命竹”,饱含父母无奈的爱,也给我们带来荒年里的享受。当夏水暴涨,我们就将壮直老硬的“命竹”砍来,削去枝叶,留住细细的尾部作为钓竿,配之以钓线、钓钩和蚯蚓,到巴英河垂钓,钓到腊椎、黑鲶、白草、黄鲤等一大簸箕的鱼。在长辈的指导下,我们将小支的“命竹”拿来做二胡的弓,配上马尾毛,在自制的二胡上,拉出自己能唱的曲子。大人们将粗大老硬的竹子拿来编竹具,要比其他材质更为经久耐用。连枝带叶的竹竿子,可以拿来做扫把,只有它的长竿密枝,才能扫落那高高屋顶瓦角下的灰尘;只有那叶密枝刚的竹把子,才能扫掉那庭院里的细石杂物。清明节上山扫墓,从家里砍下几支竹条带上,作为祭纸的竿子,那是对祖上最大的敬意。现在看来,“命竹”作为一种风景,与其他景树相比毫不逊色。而封山保土,那更是最好的竹种。

《诗经·卫风·淇奥》美曰其竹:“瞻彼淇奥,绿竹猗猗……瞻彼淇奥,绿竹青青……瞻彼淇奥,绿竹如箦。”宋大文斗东坡先生称:“可使食无肉,不可居无竹。无肉令人瘦,无竹令人俗。”表爱竹之甚。清之扬州八怪的郑板桥,以“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颂竹之风骨。

对于家乡的“命竹”,我们没有古贤那样的深悟,但却深深存入心底处,爱在生命里。

(作者单位:广西河池市东兰县教育局)

网站编辑:杜宁
相关文章

欢迎广大网友留言点评!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