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微信上关注

当代广西

到邕宁寻找初愿

2018-08-10 11:04:29

作者:王十月

来源:当代广西网

微信图片_20180810165801_副本.jpg

王十月。陈少沧 摄


我认识周生,是在一九九三年。

当时,我在广东松岗一间印花厂当杂工,周生也是杂工。其时,会说粤语,相当于会打五笔字,会开车。在广东,找工作,比我这样的北佬,有着先天的优势。会说粤语的周生,却沦落到和我一起当杂工,让人颇为费解。

当杂工其实也不累,我经常躲在仓库的布堆里睡大觉。

周生就像唐僧一样唠叨我:王十月,你这样是不行的,老板出了钱请你,你不干活,偷懒。

我说:你懂什么,我们干死干活,每天干十二个小时,老板一个月才给我们八十块,这是黑工厂。老板不仁,老子不义。

周生摇摇头。他并没有去老板那里告状。他也从不偷懒。我们暗地里,说他瓜兮兮的。

周生没上过学。他是广西邕宁那蒙坡人。周生说他那里很穷。

我问周生:邕宁在什么地方?

周生说:邕宁在南宁的边上。东晋大兴元年设郡置县,有个说法,叫先有邕宁,后有南宁。

我问:你们那里的人都是壮族吗?都和刘三姐一样会唱山歌吗?

周生笑笑:不是都会唱,不过壮族八音,颇为有名。将来事业有成,我一定请你到我的家乡,让你听听我们的壮族八音。

又说:邕宁是少数民族聚居区,有壮族、汉族、瑶族、苗族、仫佬族、侗族、布依族等三十二个民族。

周生说起这些民族时,就像说起自己的手指一样熟悉。

我说:你小子是不是骗人,说没上过学,打死我也不信啊。

周生说:真没上过学。

我问:那你怎么知道这么多的事?

周生神秘一笑:没上过学,不代表没读过书。

我说:那你是怎么认得字的?

周生说:不告诉你。

下班了,我们这些来自天南海北的打工仔打工妹,难得有点空,就在工厂外的士多店门口看《新白娘子传奇》。周生不看电视,捧着一本没头没尾的古书翻来覆去读。

我问:这是什么书,都是繁体字,是不是很深奥?

他说:《幼学琼林》,过去小孩子发蒙时的读物。

周生说他知道的许多事,都是从这本书里来的。说着,翻开一页,读给我听:

黄帝画野,始分都邑;夏禹治水,初奠山川。宇宙之江山不改,古今之称谓各殊。北京原属幽燕,金台是其异号;南京原为建业,金陵又是别名。浙江是武林之区,原为越国;江西是豫章之地,又曰吴皋。福建省属闽中,湖广地名三楚。东鲁西鲁,即山东山西之分;东粤西粤,乃广东广西之域。

又翻开一页,读道:

三皇为皇,五帝为帝。以德行仁者王,以力假仁者霸。天子天下之主,诸侯一国之君。官天下,乃以位让贤;家天下,是以位传子。

他还要读,我说:好啦好啦,显摆你有学问。

他叹口气:过去小孩发蒙的读物,在你这个高中生嘴里,居然成了学问,可悲。

他这样说,我就不想理会他了。不理他,却又好奇。说:你读的这些,我听起来自然不难懂,好赖我是上过高中的,你一天学没上过,怎么懂得?

他答非所问,说他父亲是个货郎,走乡串户,有一天,回来的时候,在收的破铜烂铁鸡毛鸭毛里,有这么一本破损的书。于是他就偷偷藏了起来,有时间,他就拿出来,一个字都不认得,只能看书上的图画。

过了一个月,工厂发工资,扣除伙食费,周生拿到六十块。

周生说:王生,我辞工了,明天去关内找工作,晚上请你喝酒。

在厂门口的士多店,两包黄泥花生,周生请我喝啤酒。他酒量不行,一瓶啤酒,就说起了胡话:王生,你不是问我,没上过学,是怎么认得字的吗?告诉你,我遇上了神仙。是神仙教我读的书。

我说:白胡子老爷爷?还是土地公公?

他红着脸说:不,是神仙小姐姐。自有了那本书,每天放牛,我都捧着书读,翻来覆去,却不清楚书里讲什么。有一天,我把牛放在山边让它吃草,头枕着书就睡。刚睡着,有人把我推醒,睁眼一看,面前站着个漂亮的小姐姐,比你们天天看的新白娘子传奇里的白娘子还要漂亮。她笑盈盈地问我,小朋友,你很喜欢读书吗?我说喜欢。她说,你不识字,怎么读书?我低下了头。她说,姐姐来教你读书好不好。我不说话。她说,把你的书给我,姐姐教你读好吗?我犹豫了一下,把书递给她。她就从第一页开始教我认字。第一天,教我读了前面两句:混沌初开,乾坤始奠。气之轻清上浮者为天,气之重浊下凝者为地。然后,她给我讲这两句是什么意思。讲混沌初开,讲盘古开天地的故事。讲完了,她说,你回到家中,把这两句好生记熟,把每个字都认得了,再来这个地方,姐姐教你后面的。小姐姐说完就走了。我醒来,以为做了个梦。我把梦中小姐姐教我的两句都记熟在心了,把每个字都记熟了。我还想做那样的梦,还想梦见神仙小姐姐,于是,我又去到上次做梦的地方。没想到,我又梦见了神仙小姐姐,她和上次一样,接着给我讲书。就这样,差不多两年,我读完了这本书。认识了很多字,再读别的书,也就不成问题了。有一天,小姐姐对我说,姐姐要走了。

我问姐姐,你从哪里来,到哪里去,你叫什么,是什么人?姐姐说,你问的问题,是千古难题。每个人都该问这样的问题。姐姐告诉你,不过你不要怕,姐姐名叫初愿,姐姐不是人,是只田螺,在这里修炼了八千年,才修成人形。八千年前,这里生活的人类,以我们螺族为食,你的百世前生,曾经救过我一命。当时,你的族人捉到我,不知为什么,你却捧着我偷偷把我放回了江里。那时你还小,是个四岁的孩子,和你现在一样干净透亮。从此我深沉江底,远离人类,经过八千年苦修,终于得成人形。我欲来报恩,也想过让你一夜暴富,可是我想,你最缺的不是钱财,而是知识,授人以鱼,不若授人以渔。教你识字,你有了知识,自然就远离了愚昧。现在,你认得的字不少了,就当我还了你的救命之恩。

我笑得肚子抽筋,说:你可真能扯,你怎么不说神仙小姐姐以身相许嫁给了你,从此,夫妻恩爱,直至白发千古,当然,还有个蚂蝗精羡慕你们,想要拆散你们。你把白娘子许仙和田螺姑娘的故事混在一起,变成你的故事,你小子不去当作家真是可惜了。

周生说:我当时也不信,神仙小姐姐说,你从此地去蒲庙,往西南三公里,有一山水环绕之地,山名顶蛳山,东有泉,名清水泉,西北有江,名八尺江,你去那山,山上丛林密被,你于那山林间,随处可见遍地螺壳,经过数千年时光,如今已玉化,如白玉,如玛瑙,晶莹剔透,层层叠叠,达十数米。这都是你的先人留下的。你的先人以我们螺族为食,距今已有万年历史。神仙小姐姐又从袖子里摸出一颗晶莹剔透的物件,原来是只白玉螺壳,小姐姐说,这是我化成人之前的壳,送给你,愿你永葆着赤子之心,切莫将它弄丢了,丢了,就再也寻不回。我从梦中醒来,果然手中有个白玉螺。

周生说着,从脖子上取下一件饰品,果然是枚通透如白玉的田螺。我开始疑心是件玉雕工艺品。周生说,这是真的玉螺。她有一个名字,叫初愿。

第二天,周生离开了那间工厂,这一别,就是二十多年。

周生没有成作家,我却成了作家。一个月前,突然有人微信加我。通过,他问:

记得当年松岗印花厂故人否?

我问:你是周生?

他答:正是。

我说:快三十年不见。

他说:可不,你成了作家。

我问周生:你呢。

周生说:一言难尽。记得当年我说过,事业有成,请你到我家乡来。不知能不能请得动。

我说:我正想到广西走走呢。那里有我景仰的小说家,东西,鬼子,凡一平。

周生说:这些大作家,我认得他们,他们不认得我。请你到我家乡来小住,这里安静,适合创作。

周生这样一说,我也就随口一应。没想到,当天,接到一女子电话,说是周总的秘书,是周总交待她和我对接,要接我到周总家乡小住的。当天就给我安排了机票。我问秘书,周总很忙么?秘书笑笑,说,周总在忙着公司上市的事。

一周后,我在广西见到周生。和三十年前相比,他一点没变老,反倒显年轻了,白了,文质彬彬,一点发福,儒雅得很。倒是我,这些年来,变得不成人样。一路上,周生给我当起了导游,介绍绿城南宁,介绍正在兴建的园博园,不到一小时车程,进入一山清水秀的乡村,但见山丘环抱中一汪碧水,水边黛瓦白楼,还有长廊曲折,让人疑心到了江南。小村依山水而赋形,一看,就知是经过高明设计规划的,却又与自然融为一体,没有丝毫人为痕迹。也不知是何人手笔。

这就是我的家乡那蒙坡。周生说。

你不是说,你家乡很穷么?

周生笑道:那是老黄历了。

我问周生:看你这阵势,企业做得很大吧。

周生笑道:钱越来越多,心倒是越来越不得安宁了。还记得多年前,我对你讲过的田螺姑娘教我识字的事吗?

我说:当然记得,我还说,你应该当作家的。

周生说:也是奇了,记得我是一九九三年对你讲的那个故事,一九九四年,就在田螺姑娘说的那个地方,发现了顶蛳山文化遗址,那里的泥土中,层层叠叠,都是玉化了的螺壳。这一发现,填补了广西史前文明的空白。

周生把车停在路边,带我领略那蒙坡美景。路边,棵棵黄皮硕果累累。周生攀着树枝,摘一串,说你尝尝,那蒙坡的黄皮与别处不同,皮薄、肉厚,酸甜适中。吃一粒,果然满嘴生津,胜过别处的黄皮。周生指点着一路美景,带我去了村民文化广场,那里正表演舞春牛,民间表演,有些简陋,拙得可笑。

周生说:妙字正在这个拙,若是表演过于精巧,道具过于讲究,反倒失去了原生态。

两人边说边走,渐渐离开人家,到得一处山脚水边。水边有石。周生在那石上坐下,长叹一声:当年,我就睡在这石上梦见那田螺姑娘。说来也奇怪,我也弄不清是真的还是梦。四十年来,如在眼前。说是真的吧,这世上哪里有神仙,更别说八千年田螺修成人形,要说是梦吧,为何我一连两年天天梦到她,而且在她的指导下识了字,而且,她说的地方,还真发现了文化遗存。如果没有她教我识字,我哪有今天。你看现在,我的家乡很美,每天都有游客来这里,村民不用在外打工,在家开农家乐,表演壮族八音就能把钱挣了,把日子过得舒坦。我在外面生意场上累了,就会回家住几天,在这石头上坐一坐,心就静了。可是,我再也没有梦见那个叫初愿的田螺姑娘。

周生说他现在最大的心愿,是能在那石上再做个梦,再次梦见田螺成仙的小姐姐。

我说:周生,你的白玉田螺还在么?

周生神情一黯,说:不在了。

我说:弄丢了?

周生说:当年深圳一别,我进了关内一家厂,经理对我颇为器重,也听我说过梦见田螺姑娘的故事。他夸我脑子灵,会说话,又夸我这白玉螺是个宝。厂里有个主管空缺,为了谋得这职位,我将白玉田螺送给了经理。送走白玉螺,我就像丢了魂一样,我在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好好干,成为经理的顶头上司,让他再将这白玉螺完璧归赵。我成功了,成为公司的总经理,那个经理却在我成为总经理之前离职了,他带走了我的白玉螺。这些年来,我一直在寻找那个经理,寻找我的白玉螺。王老师,我请你来,是想请你写篇文章,把我的经历写一写,也许,能帮我找到那个经理,找到我的白玉螺。

接下来几天,周生带我走遍邕宁。白天我们四处行走,晚上就住在那蒙坡。我也在周生睡过的那石头上睡过,我没有梦见田螺姑娘。

一日,周生回城办事,我独在那石上坐,过来一白发老者。

问:这位小哥,看着面生,不像那蒙坡人。

我说:我是来旅游的。

老者说:看你在这石上发呆时间可不短了。

我说:听说睡在这石头上可以梦到神仙。

老者哈哈大笑:是周生那小子告诉你的吧,这小子,从小神经兮兮的,他的话你也信?

我说:信,也不信。

老者说:到底信还是不信?

我说:说不清。

老者摇摇头,说:可惜,可惜。

老者说着远去了。远去的老者,在苍茫暮色中唱了起来:

荡荡上帝,下民之辟。

疾威上帝,其命多辟。

天生烝民,其命匪谌。

靡不有初,鲜克有终。

老者在歌声中远去了。

次日,辞别周生。我答应周生,写篇文章,帮他寻找那枚名叫初愿的白玉螺。

亲爱的读者,你见过周生的白玉螺吗?

你的生命中,也曾经有过这样的初愿吧,如果有,可千万别弄丢了。

后记:2018年6月,游邕宁顶蛳山文化遗址,见遍地白玉螺,神游史前,不知今夕何夕,归而作此。

(作者简介:王十月,中国作协全委会委员,广东省作协副主席,广东省政协委员,《作品》杂志副主编。著有长篇小说《米岛》《无碑》《收脚印的人》等六部及中短篇小说集、散文集十二卷。获第五届鲁迅文学奖中篇小说奖、人民文学奖、《中国作家》鄂尔多斯文学奖、《小说月报》百花奖、《小说选刊》年度中篇小说奖、老舍散文奖等。作品被译成英、俄、西班牙、意大利等多国文字)

网站编辑:杜宁
相关文章
  • 有“粉丝”的粉丝

    一个地方,但凡能让人记住,其实都是靠独有的能深入人心的特色,或许是名人,或...

  • 照亮记忆里的事物

    蒲庙的蒲字,我愿意理解为菖蒲之意。这种植物,它的精神气息,可以说与“婆子文...

欢迎广大网友留言点评!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