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微信上关注

当代广西

小说视野与家国情怀——读朱东的长篇小说《沧海之约》

2018-08-16 16:16:49

作者:张燕玲

来源:《当代广西》2018年第15期

11_24395_副本.jpg

《沧海之约》 朱东(著)


一部硬气好看,既充满浩然长风,又宏阔如歌的长篇小说《沧海之约》面世了。作者朱东以阔达的小说视野和深切的家国情怀,以亚盟博览会为契机,形象描述了邻邦多国暗流汹涌又和平共处的愿景,反潜、较量、人性幽明、情感纠结、家国情怀、纪实品格、东方禅意,融雅于俗中,生动地讲述了一个中国精神的“广西故事”。作者努力打通雅俗文学间的樊篱,为当下长篇小说的现实主义创作,提供了一种新的可能性。

小说的现实性一直是小说创作不可回避的命题。《沧海之约》总体上是以传统的向心性写实为主,直面现实,又不时尝试“寓言化”的外在策略,以此超越既有的写实主义框架。这份独特的叙述野心,显示了作者家国情怀与复杂人性同工,雅正入心与通俗入世共生的艺术追求,使得这个关于邻邦多国的故事既波澜壮阔又诗意盎然。《亚盟时报》社长陈江峰与李云波和林珊,B国程超与阮月娥的两条情感线,不仅勾勒出主人公的坎坷命运,更透视出中国与邻国间刀光剑影又唇齿相依的友邦关系,透视出国家和社会众多现实问题,包括腐败的疼痛,关乎当下中国与世界尤其与邻国的社会结构,寄托与抒发了作者忧国忧民的家国情怀,以及深切的时代之忧,颇具思想穿透力。

朱东有较好还原生活的能力与开放的小说态度。曾经扎根多个行业基层的生活历练,以及经年博览群书的修为,使之在建构小说现实世界时,既有绵密的日常生活描述,又多有藏锋,机趣两见。尤其把邻国间的谍战和情感剧,植根于中国古诗词文化传统,儒释道的人生理念化入不同人物的人生,陈江峰与程超从斗智斗勇到惺惺相惜,使人物形象既鲜活丰富复杂,又颇具深度;融雅于俗,让读者享受到阅读趣味,又无形中接受传统人文的熏陶,使小说有较强的可读性,显示了作者自由开放的小说态度。这份开放,还在于开阔的小说视野。故事纵横交织了当下生活与国际生活的许多方面,作者甚至宁可冒削弱作品文学性的风险,也要把发生在中国与邻邦多国边境现实生活的新闻事件间接编织到文本之中。虽然穿插过多的议政与论证,使小说局限于对现实的印证,而缺少重构的艺术魅力,但事件里苏淑娜、梁友生与孙力在家国生死博弈中,忠诚与背叛,信念与虚无,崇高与堕落,瞬间与永恒,一一显示了一代国安人不同的灵魂质量,既体现小说的纪实品格,也体现了作者英雄般深切的家国情怀。

这份自由开放的小说态度,还在于作者沟通了雅俗文学的路径,为现实主义小说传统增添了新的可能性。作者以套盒般的结构,用大故事套出小故事,用对生活的写实牵出悬念迭出的谍战,拼贴出一幅独特的异彩纷呈而引人入胜的邻邦多国浮世绘。看不见的战线如天上人间般跌宕起伏,波澜壮阔,它与人物庸常琐碎的日常生活形成两个维度,两者相生相应,既有狂飙激荡的传奇,又朴素平实;尤其是颇具新鲜度的间谍战,悬念此起彼伏,过瘾好看,令人不忍释卷。而每章的引子导语,以文眼格言般既点题又诗意,浓笔重墨的渲染,将读者一步步带入悬念迭出错综复杂的邻国关系中,贴近生活与传统文化,营造出沧海桑田的现实和宏阔如歌的诗性。这份传统文化不仅体现在家国情怀上,还体现在人物精神困境突围时的东方禅意,《沧海之约》里东方禅意与时代风云相生,显示了作者不凡的修为。陈江峰与林珊父亲之间,易经、中医、民间秘术,可谓儒释道兼济,包括身心与病痛,以及广西客家草药和民俗等,这些以广西风物尤其肉身为对象的描述,相当迷人。心灵的甘苦,当然发乎于身体。关怀肉身,实则关怀人性、人心,乃至人文。可见,关注受苦肉身的朱东,在阳刚俊朗外表下有着如何悲悯、敏感和柔软的心性。治病的表象内里,是为人物的情感甚至时代的苦闷寻找突破的路径,在尘土中修行的柔肠侠骨里,充满着象征意义与寓言性。可以说,小说这份东方禅意与前述的传统诗词运用,既增添了小说视野的深度和宽度,又使叙事别有机趣情致,使小说实现了故事的雅俗共赏,为当代小说回归传统提供新的写作经验。

于是,小说《沧海之约》就有了独特的现实担当与艺术张力。

(作者系广西文联副巡视员、副主席,《南方文坛》杂志主编,编审,中国作家协会理论批评委员会委员,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理事)

网站编辑:杜宁
相关文章

欢迎广大网友留言点评!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