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微信上关注

当代广西

夏日见闻录

2018-08-17 09:27:51

作者:李约热

来源:当代广西网

微信图片_20180820091235_副本.jpg

李约热。陈少沧 摄


邕宁是个富裕的地方!

这是我小时候的印象。

这个印象的形成归功于在合作店工作的九姑爹。

话说我九姑爹,绝对是我们家族里边最会做生意的长辈,他慈眉善目,干净体面。作为合作店的领导,他经常外出采购商品,从他嘴里,我久不久会听到蒲庙这两个字。蒲庙是邕宁县县城所在地,商业发达,物产充足,我们拉烈公社合作店里卖的红糖、砂糖,都是我九姑爹到蒲庙采购回来的。蒲庙镇大概是我九姑爹采购商品到过的最远的地方吧,反正那个年代能够经常外出的人都喜欢言说他乡,以显示自己的见多识广,远一点的北京、广州、上海;近一点的南宁、柳州、桂林,说得眉飞色舞的。我九姑爹跟他们不一样,他不说北京、上海、广州,也不说南宁、柳州、桂林,他经常跟我们说蒲庙镇。他一说到蒲庙镇,我首先想到的就是红糖和砂糖。那时候我不喜欢红糖和砂糖,我喜欢白糖,白糖可以当零食,放一撮在掌心,舌头一舔,就甜到心里,相比之下,红糖和砂糖不大“清气”,含在嘴里有一股土味,谁家生孩子了,或者春节做年糕、中秋节做月饼才用得着。

也只有像我九姑爹这样的采购员才喜欢蒲庙镇了,我们小时候,喜欢的地方都是很多人不能到达的大地方,所以蒲庙镇根本就引不起我们的兴趣,我只知道:蒲庙,作为邕宁县的县城所在地,是一个富裕的地方,一个我们并不那么急着要去的地方。当然了,富裕的邕宁县,富裕的蒲庙镇也不缺我这样的外来客。

如今,我九姑爹已经不在了,也好久没人跟我们提起蒲庙了,但是邕宁的消息,一直源源不断。撤县设区后,邕宁已经和南宁城区“无缝对接”,俨然一个充满活力的新区,很多来南宁购房的人,把新家安在这里。2018年夏,作家朋友们集体出行,目的地是邕宁。接到邀请,我的第一反应不是早已落户邕宁区的万达茂,也不是即将开园的园博园,而是糖,红糖和砂糖,之后,我脑海浮现我九姑爹干净体面的模样,几十年过去,他音容犹在。

我对此行充满期待。

随着年纪的增长,我越来越觉得生活在广西是一件幸运的事情,先不说其他,空气、植物、水就是硬道理。车行在广西大地上,久不久就有河水从车窗外绕过,加上茂密的植被,洁白的云朵,让人觉得阔绰和丰饶。

这个夏天,作家朋友们来了。

这是广西的南部,邕宁区的远郊,跟广西其他地方相比,没有什么不一样:不高的山;裹满植被的丘陵;芭蕉林、甘蔗林、玉米林和稻田。我们从繁华的闹市穿越到此,马上有置身世外的感觉。眼前的景致,大概还是一百年以前的模样吧,时光蹉跎,我们经历的变化太多太多,这太多太多的“变”,让我们应接不暇。在享受变化带给我们的便利的同时,难免心力交瘁。所以从繁华的闹市来到远郊,看到这不高的山,裹满植被的丘陵,芭蕉林、甘蔗林、玉米林和稻田,有一种人生又扳回一局的踏实。这样说可能有点夸张,但是细想,我们已经很久没有想想自己身在何处了吧,在城中茫茫人海里浮沉的那个人是真实的,满座欢笑醉当歌,孤灯黄卷影珠帘的那个人也是真实的。同样,在邕宁远郊,和久违的泥土亲近,想想自己怎么来,又想想自己该往何处去的那个人同样也是真实的,毕竟人生已过半。

此刻,我想象自己站在邕宁的一场大雨里,千万颗雨滴,落在所有的树叶上,哗啦哗啦,那绝对是一场荡涤灵魂的大雨,和所有顺应季节,蓬勃生长的植物一样,给人无尽的遐思。我想,因为有了大地,所以才有大雨。因为有了大雨,才有大江大河,才有这生生不息的生命。丰饶吗?丰饶!只有大地,只有生命,才让人感动;同样,只有大地,只有生命,才值得书写和铭记——这是我在邕宁远郊重新确立的信条。

这是雷婆岭。我们来雷婆岭,不是来看风景,是来看一种生活方式。我们看到了什么?我们看到了广西其他地方看不到的东西:这里的原住民,在农历五月初五的时候,都会祭天地。祭天地很多地方都会举办,但是自两百多年前开始,每年的端午节,邕宁镇龙乡的原住民,在祭天地的同时,都会在雷婆岭上造石刻,方方正正,牌匾一样镶嵌在石壁上,内容极具“正能量”,以这种方式,来铭记天地祖先的恩德,一直延续到现在。

触摸着古老的石刻,想想这个地方的人,真是让人敬佩,这绝对是他们一年中最重要的日子。在他们看来,只有在祭天地的时候留一方石刻,仪式才变得圆满,他们才会获得崭新的能量,去应对这一年的生活。虽然只是仪式的一部分,但这些石刻,是跟他们的生活乃至生命连在一起的,这些石刻,因此有了灵魂……我无意拿雷婆岭上的石刻跟那些名山上达官贵人、文人雅士的手迹相比,比如说泰山吧,如果泰山上没有那些石刻,那泰山就只剩下雄的一面而少了雅的一面——这雅的一面,多是高居庙堂之上的人意气的挥洒,而我们的雷婆岭上的石刻,则是“草根”的愿景,可以这么说,雷婆岭,是记录“草根”浓重心事的露天笔记本。

这是顶蛳山,说是山,海拔不到一百米,八千年前古人类生活遗址。如果不是随行的专家介绍,我们根本就不知道这个小山包竟有那么久远的历史。作为1997年全国十大考古奇迹之一,非常遗憾,知道的人太少了,这让我想起央视科教频道一部关于句町古国的纪录片,说的是和贵州交界的广西西林县一带,一个少数民族部落兴盛和消亡的历史,利用考古发现,情景再现,专家访谈的形式,把藏在历史深处的往事呈现给观众。我觉得我们的顶蛳山,就缺这样一部纪录片,哪怕是利用现有的资料,把整个发掘的过程介绍出来也很好啊。后来在座谈会上,有朋友也说到这点。我深以为然。

这是蒲庙镇。现在的蒲庙镇,风头已经被万达茂、园博园抢走了,古朴、安宁,适合追忆往事。是的,在这里,我想到慈眉善目,干净体面的九姑爹。

他已逝去多年……

(作者简介:李约热,《广西文学》副主编,广西作协副主席。短篇小说《青牛》获《小说选刊》2003—2006全国优秀小说奖;中篇小说《涂满油漆的村庄》获第二届《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奖;短篇小说《你要长寿,你要还钱》获《民族文学》2015年度小说奖;中篇小说《一团金子》入选中国小说学会“2008中国小说排行榜”。著有长篇小说《我是恶人》《侬城逸事》)

网站编辑:杜宁
相关文章

欢迎广大网友留言点评!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