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微信上关注

当代广西

【八桂先进人物】缪秉魁:三征南极报家国

2018-08-31 10:55:53

作者:覃雪花 刘峥

来源:当代广西网

“我最大的期望和梦想就是能发现月球陨石,实现我们国家月球陨石零的突破。”如今,桂林理工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地球化学理学博士缪秉魁的这一梦想或将实现。

在桂林理工大学雁山校区的实验室里,缪秉魁郑重地拿出一块20克左右的陨石,难掩兴奋地对我们说:“这极有可能就是月球陨石。”

这块2017年到手的陨石,来自湖南,承载着缪秉魁最热切的报国期望。

缪秉魁展示他得自湖南的陨石样本——这块陨石极有可能是月球陨石。记者 刘峥 摄

真的研究就是要痴

缪秉魁对陨石“情有独钟”,一直从事地球化学、天体化学、矿物学等领域的教学和科研工作,曾代表国家三次出征南极,期间,他充分发扬“爱国、求实、创新、拼搏”的南极精神,用行动诠释了高尚的爱国情怀,为我国南极陨石考察和研究作出了重要贡献,曾荣获“南极陨石收集突出贡献奖”,并于2003年和2014年,分别获南极考察优秀队员和优秀共产党员称号。

“第一次科考其实是‘捡用’了别人的指标。” 起初不被理解,也遭遇过冷言冷语,但缪秉魁全然不予理会,他铆足了劲“要干出点成绩来”,每天埋头于茫茫冰原中,扒拉出各种各样的石头,反复看,反复比对那些较为典型的、具有融壳特征的石头。

缪秉魁在实验室分析陨石数据。记者 刘峥 摄

2002至2003年,缪秉魁参加中国第十九次南极科考队到格罗夫山考察时,对寻找陨石的实战经验还为零,只能靠自己反复地摸索和琢磨。冰天雪地里,他不断伏下身子,弯着腰,眼睛长时间盯着冰面,一找就是几个小时,而要发现小块的陨石,更要练就一双“火眼金睛”,甚至用卧爬的方法挖出小到沙粒的陨石。那段时间,有点“见石头就是陨石”的入魔,缪秉魁至今回忆,仍感慨万千。

“真的研究就是要痴!” 缪秉魁如是说。第一次参加南极科考,缪秉魁个人找到了797块陨石,对我国该次科考整体寻获4448块陨石贡献不小,中国也因此跻身于陨石大国行列。

“科学来不得半点马虎。”时至今日,缪秉魁还经常这样教育他的学生。秉持这种严谨的精神,缪秉魁主持了20多项国家和省部级科研课题,其中国家自然科学基金3项、南极考察专项1项、区级以上教改项目2项,发表学术论文90多篇。

缪秉魁(左一)在实验室为学生们分析陨石成分。记者 刘峥 摄

以实力赢得别人的尊重

“机会永远留给有准备的人,做一件事一定要尽力做到最好。”这是缪秉魁人生的奋斗写照。因为专注,所以卓越,缪秉魁因此荣获广西优秀共产党员、第八届广西青年科技奖、广西高校优秀人才支持计划获得者、桂林市优秀共产党员、桂林理工大学十佳教师、桂林理工大学十佳科技工作者等荣誉称号。

在参加中国第十九次南极科考队时,缪秉魁凭借自身过硬的专业技术知识和扎实的科考能力,赢得了团队成员的尊重和学界的普遍认可。因为这一出色表现,2009至2010年,缪秉魁受邀参加中国第二十五次南极科考队与美国南极科考队的国际陨石合作考察项目。

透过显微镜观察陨石色彩斑斓。 记者 刘峥 摄.jpg

透过显微镜观察到的陨石色彩斑斓。记者 刘峥 摄

8个人的团队,有5个人都在问:“我们老板怎么会邀请你?”面对美国队友的质疑,缪秉魁不慌不忙,将自己过去几年的研究和成绩娓娓道来。有实力,有底气,队友听了也不得不服气。更何况,在之后的科考中,缪秉魁还以实际行动证明了自己的实力——他发现了两块月球陨石,团队因此向其竖起大拇指:“好样的!”

“你必须要有扎实的工作和付出,才能得到别人的尊重。” 那段时间,缪秉魁的夫人一直关注团队的微博,她告诉缪秉魁,其他队友“前半月从来不提你,后面的时间天天都是你的故事”。从开始被队友“瞧不上”到最后成为团队里面的“红人”,缪秉魁以无可辩驳的实力,向美国队友证明了一点:“中国人,行!”

科研要一代接着一代干

在南极寻找陨石,既有“寻宝”的乐趣,也要克服诸多困难。陨石在南极比较容易被发现,但陨石毕竟不是一般的石头,要选择合适的地点寻找,研究陨石富集的规律,地点和方法不对就很难找到陨石。

缪秉魁(右二)给学生们分析陨石情况。 记者 刘峥 摄.jpg

缪秉魁(右二)给学生们分析陨石组成成分。 记者 刘峥 摄

“最怕的意外就是遭遇冰洞。” 缪秉魁感慨,你永远不知道前方都有什么在等着你,掉入冰洞的危险随时可能发生。

2013年至2014年,中国第30次南极科考,有着丰富“寻宝”经验的缪秉魁担任格罗夫山考察队队长,在为期160天的南极科考中,考察队在格罗夫山地区共收集南极陨石583块,超额完成了既定考察任务,使我国拥有南极陨石总数增加到12017块,仅次于美国和日本,为开展太阳系的形成和演化研究采集了第一手资料。这一次,缪秉魁个人找到了154块陨石。

缪秉魁在办公室里研读科研书籍。 记者 刘峥 摄.jpg

缪秉魁在办公室里研读科研书籍。记者 刘峥 摄

为者常成,行者常至。细数第30次南极科考征程,泰山站成功建站、首次实现环南极大陆航行、成功救援俄船并自行脱困、临危受命搜寻马航失联客机、创长城站卸货最快记录、格罗夫山考察发现583块陨石……缪秉魁在这些活动中完成了一个中国学者的特殊使命:协助完成中山站卸货任务、参与失联马航航班搜寻工作。

从南极归来后,缪秉魁带领他的学生积极开展南极陨石富集区形成规律的研究。2016年7月,经国家海洋局批准,缪秉魁参与的《南极大陆地质地球物理与矿产资源远景综合考察》专题项目获得批准,他负责其中二级项目“陨石回收与鉴别分类”,该项目主要是在十三五期间开展南极陨石搜寻工作和南极陨石分类研究。

2013年,“欧阳自远院士工作站”在桂林理工大学挂牌成立,曾师承欧阳自远院士的缪秉魁为主要成员组成,如今,缪秉魁正带领着他的博士生和硕士生,专心于陨石与行星物质研究,“我希望接下来能做好培养人才和建好平台等工作”,他说,科研就是要一代接着一代干,国家的未来在于年轻一代科研工作者的接力。(记者 覃雪花 刘峥)

DSC04825.jpg

缪秉魁和学生们在欧阳自远院士工作站前留影。记者 刘峥  摄

网站编辑:黄雅文
相关文章

欢迎广大网友留言点评!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