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微信上关注

当代广西

探寻广西多民族家园形成的时空轨迹——评郑维宽《广西历史民族地理》

2018-11-09 11:46:08

作者:李庭华

来源:《当代广西》2018年第21期

11_28250_副本.jpg

《广西历史民族地理》 郑维宽 著

广西是位于祖国南疆的多民族分布区,自从秦代纳入中原王朝的版图后,在2000多年的历史进程中,境内的族群不管经历了怎样的分化演变与空间分布的变迁,一直走在与中原王朝同心共振的发展道路上。广西之所以能够成为维护国家统一、民族团结和边疆安宁的典范,与历史时期境内各民族的向心运动、中原汉族持续不断向广西边疆的移民、各民族的密切交往互融密不可分,土著的壮侗语族各民族和汉、瑶等外来民族共同开发广西,在这片土地上繁衍生息,相互依存,从而培育出了广西各民族的共同家园。

郑维宽教授所著《广西历史民族地理》一书,突破了传统民族史研究分族群书写的体例和难以反映各族群在广西这块土地上的历史全貌、分布变迁及其特点的局限,以历史时期今广西境内的非汉族群为研究客体,以秦至清代为研究时段,以各族群在地理空间上的分布为切入点,通过建立连续的历史民族地理剖面,系统考察今广西境内历史时期各主要族群形成演变的地理基础、民族区域的形成与非汉族群发展的互动关系、各族群空间分布变迁的趋势及原因、不同族群的交往与空间分异特征等,为更好地认识今天广西境内的民族分布格局、民族发展的地理机制和民族关系建构的不同模式提供了全方位的视角,全面回答了历史时期广西土著族群与外来族群如何形成演变与迁移、如何共同建设家园、如何形成当今的民族结构、空间分布格局和共生关系的问题,具有非常大的学术价值和现实意义。本书不仅是广西,也是国内第一部以省级行政区为研究范围的历史民族地理著作,对推动中国历史民族地理的研究具有促进作用。

本书研究方法先进,不仅综合运用历史地理学、民族学、分子人类学等多学科的研究方法,而且提出了族群、时间、空间三要素的结合是厘清历史时期广西民族地理形成、演进的重要分析模式,认为自然地理单元、族群单元、政治单元的结合是民族区域形成的主要机制,而民族区域(比如羁縻政区、土司政区等)分析法则有利于建构历史时期广西各族群空间分布及演进的大致轨迹,这无疑是研究理念上的一大创新。

作者既注意分别考察广西境内土著族群与外来族群的不同时空演变过程,特别是运用历史政区、历史地名分析法复原土著族群的空间分布和变迁过程,从地理学的视角审视不同土著族群的空间分异现象,又注意观照外来族群与土著族群的互动和空间位移关系,从而揭示出王朝势力扩展、族群互动、族群空间分布三者之间的关系。

作者认为,今广西境内各族群的形成演变与空间分布格局经历了如下时空过程:先秦时期以北部湾沿海地带为中心形成的百越族系、骆越向广西腹地的推进和西瓯向桂东的迁移,秦汉时期岭南西部的西瓯、骆越族群及向乌浒、里(俚)人的演进,三国两晋南北朝时期俚、僚族群的分化与融合式发展,隋唐时期土著酋豪活动的活跃对蛮僚族群分化的促进,宋代被称为“溪峒诸蛮”的非汉族群分化逐渐明晰、族称初步确立和地缘共同体初步形成,元明时期以瑶、僮(包含俍人)为主体的非汉族群的空间位移与分布格局的大体成型,清代在汉族大规模移民背景下形成的广西各族群三种互动类型(桂东汉族主导型、桂中汉族与非汉族群杂居型、桂西非汉族群主导型)及民族地理分布格局的确立。

郑维宽教授通过考察不同时期广西各非汉族群在地理空间上的分布,探究各族群在空间分布上的继承性、位移动向及其原因,从族群迁移、分化与融合、政区制度移植与差异化设计、主流文化传播与族群意识萌发等方面揭示族群形成与演变的多元性、族群互动过程的多样性与族群分布格局的复杂性,从而建构各族群地域共同体形成的历史地理背景、不同族群地理分布上的空间分异特征以及同一族群形成众多支系的地理环境因素和人文因素。

在此基础上他提出了一系列新颖的观点,指出几千年来广西境内百越族系各族群的形成、发展和演变过程,实际上走过了一条从一体到多元分化再到“一体化”的道路。而广西民族伴随政治制度的不断变革,通过在族群聚居的地理单元上建立羁縻政区和土司政区,逐渐从血缘共同体向地缘共同体演进,最终形成了岭南各民族共同体。在各族群的“多元化”发展中,尽管彼此之间存在着矛盾斗争,但是在壮侗语族各族群之间以及汉族、苗族、瑶族与壮侗语族各族群之间,相互交往日益密切,族群之间双向同化的现象并不少见。特别是清代“改土归流”的大力推行,在政治、经济、文化上全面打开了边疆地区非汉族群的“内地化”通道。而近代以来的国族建构,又使得中华民族的观念深入人心,广西也汇入中华民族多元一体化的新的历史进程中。

(作者系当代广西杂志社副社长、副总编辑,编审)

网站编辑:黄雅文
相关文章

欢迎广大网友留言点评!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