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微信上关注

当代广西

文学桂军:南疆木棉别样红

2018-12-03 11:11:24

作者:黄佩华

来源:《中国民族》

广西地处祖国南疆,毗邻东盟,是一个多民族聚居、多种文化融汇的自治区。多元共生、历史悠远的地理人文环境,孕育了广西独特的文学风景。

民间文学源远流长

千万年骆越西瓯文化的滋养与催生,八桂大地悠远的文脉得到了良好的传承和弘扬。从传统的民歌、故事传说到民间文学、文人文学,其传承和发展的成就都令人瞩目。

和其他地域一样,这里最初诞生的文学形式是口头文学,它包括了神话、传说、故事、歌谣、谚语等。这些口头文学,世代口耳相传,自成体系。新中国成立以后,经文艺工作者挖掘搜集整理,先后出版了一大批优秀民间文学作品,形成了广西独特的民间文学。

广西民间传说故事神话作品,主要有壮族的《布洛陀》《盘古开天地》《布伯》《特康射太阳》,瑶族的《密洛陀》,苗族的《芦笙的传说》等。流传较为广泛的有《红水河的故事》《马骨胡之歌》《侬智高》《鱼峰山的来历》《岩刚河的来历》《花山崖画》《美丽的壮锦》《莫一大王的故事》《竹王》《刘三姐的传说》等。其中,《布洛陀》讲述了远古壮族先民对天地起源,人间万物由来的看法,是广西最具表性的神话,具有极高的艺术价值和历史价值。

百张好树叶/不比花一朵/千百本厚书/不比《布洛陀》。从这首山歌可以看出,壮族创世史诗《布洛陀》在壮民族精神生活中是怎样的份量。《布洛陀》规模宏大,气势恢弘,内容包罗万象,堪称壮族的历史教本和百科全书。全诗分成四大部分共十九章,长达近万行。其中包括礼歌、问答歌、石蛋歌、初造天地、造人、造太阳、造火、造谷米、造牛、再造天地、分姓等主要章节。

《布洛陀》之所以能够广泛流传,还因为壮族民间有大量的歌师歌手。在壮族民间,并不是每个人都有资格可以演唱《布洛陀》的,其唱者要么是麽公巫师,要么是无师自通的歌师歌手。然而,唱《布洛陀》也不是想唱就能唱的。麽公一般是在做重要祭祀或在做道场时才可以唱,而且每唱必唱全文,巫师则可以针对某些事物择唱有关章节。在红水河及右江河谷地区,人们每逢节庆红白喜事都会请高手来演唱《布洛陀》。受到邀请的师公一般都会作认真准备,他必须做到三件事:一是再三温习诗书;二是要戒嘴,三天不吃狗肉牛肉;三要修身,洗浴后七天不行房事。谁若是能从头到尾一字不差,一句不漏地唱完《布洛陀》,谁就被誉为当地的“歌王”。

与创世史诗《布洛陀》共同流传的还有《布洛陀经诗》。《经诗》被称为史诗的通俗版,共有二十五个章节,长5741行,亦可称鸿篇巨制。原手抄本全部用古壮字书写,诗是壮族民歌五言体,押韵流畅,堪称经典。

布洛陀不仅是壮族心中的人文始祖,更是一代“国王”和宗师。

在广西众多的民间传说中,有关刘三姐的传说曾经十分广泛,不仅在桂西桂北的宜州(山)、罗城、柳州、河池等地家喻户晓。而且在桂中的贵港、桂东的恭城和桂带的崇左扶绥等县都有类似的流传,情节与宜山传说大同小异。历代文人学士,如清代王士禛、陆次云、闵叙等,在他们的著作中,都曾将民间口传的刘三姐传说加以笔录和整理,撰写成故事作品流传。另外,《浔州府志》《宜山县志》《苍梧县志》等,都有一些关于刘三姐传说的记载。后来,刘三姐的传说故事经过文艺家的收集、整理、加工、创作,推出了不同版本的戏剧、电影、电视剧等延生文化产品。经过多年构建,《刘三姐》被认为是壮族乃至广西最响亮的文艺品牌之一。民间文艺家肖甘牛、黄勇刹、包玉堂等人为《刘三姐》的收集整理再创作,付出了艰辛和努力。

公元1955年,二十岁的武汉大学中文系壮族学生韦其麟,根据民间故事创作出了长篇叙事诗《百鸟衣》,从此叩开了文学之门。之后又以民间故事传说创作了《凤凰歌》、《寻找太阳的母亲》等诗篇,确立了其在广西,在壮族,乃至在中国文学史上的地位。

多民族文学异彩纷呈

广西一直是中国多民族文学的重镇。早在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壮族少年陆地和侗族少年苗延秀就满怀炽热之心奔赴革命圣地延安,就读于延安鲁迅艺术文学院文学系。两人毕业后即投身抗战,创作出一批反映火热革命战争生活的作品。其中,陆地抗战爆发后即受进步文学影响投奔延安,他进过抗大,考入鲁艺,参加了大生产运动,到部队深入生活,创作出短篇小说《从春到秋》《钱》《红叶》,中篇小说《钢铁的心》等。新中国成立后致力于长篇小说创作。先后出版的有《美丽的南方》和《瀑布》(上、下部)等。苗延秀1945年开始发表作品,1954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著有短篇小说《红色的布包载延安》《共产党要来了》,中篇小说《腊梅花开》《石榴花》,报告文学《南征北战的英雄》,长诗《带刺的玫瑰花》《大苗山交响曲》等。新中国成立后至五、六十年代,广西又涌现出了一批享誉文坛的多民族作家,比如周钢鸣、秦似、贺祥麟、林焕平、韦其麟、蓝鸿恩、周民震、秦似、李英敏、包玉堂、肖甘牛、黄勇刹、莎红等。他们创作出的《白鸟衣》《美丽的南方》《刘三姐》《大苗山交响曲》《南岛风云》《甜蜜的事业》等一批优秀文艺作品,在全国产生过重要的影响。

与源远流长的民间文学相比,广西的文人文学出现相对较晚,但影响力并不逊色。从唐代开始广西就有了自己的文人和作品。如唐宋八大家之一的柳宗元,北宋文学家书法家黄庭坚,明代文学家徐霞客等人就到广西做官或游历,留下大量传世作品。唐永淳元年(682),壮族诗人韦敬一大兴土木,建造豪宅。宅建成时喜而撰写碑文《六合坚固大宅颂》,并刻在碑上,与《智城洞》两块碑文传至今日。

明清时代,广西不仅文人数量逐渐增多,作品数量和水平上也都有较大的提高。如号称“岭南才子”的郑献甫(郑小谷),既是广西广东有建树的教育家,又是著作宏富的文人,计有《四书翼注论文》12卷、《愚一录》12卷、《补学轩文集》6卷、《续刻补学轩文集》6卷、《补学轩文集外编》4卷,诗集《鸦吟集》《鹤唳集》《鸡尾集》《鸥闲集》《幽女集》等24卷,被誉为“两粤宗师”。

现当代的广西文学,较之历代都有较大发展。民国时出现了以才女曾平澜为代表的一批新知识分子作家,他们深受“五四”新文化运动影响,使用白话文创作小说、杂文和戏剧,用新诗体创作诗歌,作品广受读者喜爱。而以陆地、苗延秀、华山为代表的一批作家,则长期生活在红色根据地,接受战争洗礼,创作了大量的小说和纪实文学作品。

新中国成立以后,经过六十余载的发展,广西已经形成了一支以小说、诗歌、散文、报告文学、影视剧本等为创作体裁的作家队伍。其中专注小说创作的有陆地、韦一凡、王云高、蓝怀昌、黄继树、聂震宁、林白、东西、鬼子、孙步康、张宗栻、梅帅元、张仁胜、潘荣才、黄钲、岑隆业、潘大林、常弼宇、凡一平、黄佩华、田耳、光盘、韦俊海、朱山坡、李约热、杨映川、陶丽群、蒙飞、钟日胜、红日等;诗人韦其麟、包玉堂、莎红、黄青、杨克、黄堃、刘春、石才夫、黄神彪、盘妙彬、非亚、田湘、荣斌等;散文有凌渡、彭匈、徐治平、苏长仙、农冠品、农耘、潘琦、冯艺、庞俭克、彭洋、严风华、包晓泉、黄土路、庞白等;影视文学方面有周民震、陈敦德、李冯、东西、凡一平、鬼子等。

文学桂军边缘崛起

进入新时期以来,广西的文学创作和兄弟省区一样,一直处于较为活跃状态。然而,继1979年壮族作家王云高与李栋的《彩云归》获得首届全国优秀中短篇小说奖之后,广西的文学创作曾一度进入了低潮期,各种文学大奖屡屡与广西作家擦肩而过。经过多年的探索、反思、沉甸、储势、转型之后,终于迎来新一轮的爆发期。

1996年,广西作协与16位中青年作家签订了长篇小说创作合同。此举在全国影响甚大,许多媒体都作了报道,被认为是国内敢于对文学投入的为数不多的省区之一。不久,蓝怀昌的《北海狂潮》、张宗栻《绿岸》、东西《耳光响亮》、黄佩华《生生长流》、凡一平《变性人手记》、龚桂华《世情》等一批有影响的长篇小说相继问世。而这种签约模式,为一年后更强有力的签约模式提供了有力的借鉴。1997年5月,由自治区党委宣传部主持的广西首批青年作家招聘签约仪式在桂林榕湖举行,东西、鬼子、李冯、凡一平、黄佩华、沈东子、海力洪、陈爱萍八位小说家成为首批签约作家。之后,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广西作家签约制度得以持续,数十位广西作家因此得到经费和制度的扶助。

1998年,作家东西以中篇小说《没有语言的生活》撷取首届鲁迅文学奖,打破了广西文坛多年的沉寂,受到全国文坛注目。之后的2001年,仫佬族作家鬼子的中篇小说《被雨淋湿的河》获得了第二届鲁迅文学奖。广西连续两届获得鲁奖,这无疑并非偶然。一方面,是作家们经过刻苦努力、勤奋创作的收获。另一方面,也是广西相关部门对文学创作工作强有力支持的结果。1997年12月,中国作协创研部等六单位联合召开了东西、鬼子、李冯“广西三剑客”作品讨论会。广西壮族自治区党委宣传部部长潘琦、中国作协副主席韦其麟、中国作协书记处书记陈建功以及著名文学评论家雷达、陈晓明、李敬泽、王干、马相武等参加了会议。广西三剑客这一命名的横空出世并得到中国文坛的广泛认同,中国新时期第四代作家即晚生代的代表性作家中终于出现了广西作家的名字,“广西三剑客”成为世纪之交中国文坛最有影响力的文学品牌之一。

与此同时,陆地、包玉堂、韦一凡、蓝怀昌、冯艺、黄佩华、蒙飞、钟日胜、陶丽群等一批少数民族作家也分别获得了全国少数民族文学骏马奖。值得一提的是,壮族作家蒙飞、黄新荣创作的长篇小说《节日》,成为壮族文学史上第一部母语长篇作品,从而获得了第九届全国少数民族文学骏马奖。近期,第四届鲁迅文学奖获得者、湖南土家族作家田耳被引进到广西工作,加入到了文学桂军行列,这无疑给广西作家队伍增添了一道浓重的色彩。2004年,以制造出相思湖作家群的广西民族大学率先开创了驻校作家的风气,先后引进了东西、凡一平、黄佩华等几位文学桂军的创作骨干,到校带领和指导大学生文学爱好者进行创作,加强汉语言文学学科实力。目前,由驻校作家们担纲主持的全广西大学生现场作文大赛已经举办了十四届,每届参加者逾万人。而以东西为首的创作团队,拿到了广西唯一的一个八桂学者文学创作岗。从2013至2018年间,该团队五名成员共创作发表了十部长篇小说。今天,文学桂军能够边缘崛起,与文学陕军湘军苏军鄂军滇军等一样活跃于中国文坛,成为各大名刊名社的常客,这是广西作家之幸,更是广西文坛之荣。

“文运同国运相牵,文脉同国脉相连。” 60年来,广西文学从沉寂到边缘崛起,经历了漫长而艰辛的路程。一代代的作家诗人,坚持理想信念,沐浴新时代的春风,书写时代,讴歌人民。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奉献出自己的光和热。

(原载《中国民族》2018年11期·广西壮族自治区成立六十周年专刊)

网站编辑:杜宁
相关文章

欢迎广大网友留言点评!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