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微信上关注

当代广西

李佛进:将神秘瑶文化,尽付大花炮

2018-12-13 09:20:41

作者:覃雪花 刘峥

来源:当代广西网


位于富川瑶族自治县莲山镇牛背岭村的瑶族大花炮。记者 刘峥 摄

人,要怎样度过这一生?

“有人为一件事着迷,简单执拗,一直到老。”2018励志短片《不负此生》这一说,很好地契合了李佛进的奋斗人生。作为瑶族大花炮第四代传人,李佛进这一辈子,胸怀壮阔,为瑶族大花炮的传承和发展不停奔走。

一个阳光灿烂的午后,我们来到瑶族大花炮的发祥地——富川瑶族自治县莲山镇牛背岭村,这里,也是李佛进生长的故土。

天空湛蓝,李佛进微微笑着,斜倚护栏,身后是他耗时两年多创作出来的艺术品—— 一座主体高18米、直径5.6米的19层瑶族大花炮矗立水塘中。这是一座藏满瑶族文化艺术的宝库。

李佛进和他创作的瑶族大花炮合影。 记者 刘峥 摄

“瑶族大花炮的外形呈正八棱柱,由三筒高不等宽相同的单体大花炮叠装而成。”李佛进说,19层框格的大花炮,层层有讲究。从炮脚到炮顶,依次名为:炮脚、炮脚诗、大花脚、大花、大花头、小田、倒十六棱;花带;顺十六棱、大花脚、大花(此层框格造古戏台和楼门牌房)、大花头(门楼头)、小田、倒十六棱;大花脚、大花、大花头、小田、封顶八棱。其中,第一筒和第二筒之间的花带框格,用的瑶族织锦等元素,突出体现瑶族文化。

痴迷于大花炮的李佛进,始终坚持一个原则:“既然我的花炮是瑶族的花炮,就应该要把瑶族的元素融入进去。”为此,他千方百计,对传统瑶族大花炮进行改革。

在第二层的“炮脚诗”框格,传统是用汉字书法书写赞颂当地内容的诗歌,到了李佛进这里,他改用世界一绝的瑶族妇女文字“江永女书”来书写;在第四层的“大花”框格,传统的人物画多取材于历史典故、四大名著中的人物和古代仕女等形象,“现在,我要突出瑶族元素,用的是各支系瑶族同胞的瑶服画像”;龙犬,或描画,或用竹子编扎,是每柱大花炮必不可少的,而传说龙犬是盘瓠王的化身。

如果认真观察李佛进的大花炮,你还会发现一些有趣的亮点和创新:同为“小田”框格,第三筒的以插花和花鸟画相间错;第二筒的以福字和镂刻的寿字相间错,每一个寿字都是不同的写法;最有意思的是第一筒的 “小田”框格,传统是封贴一般花鸟画,李佛进却别具匠心,以工笔花鸟画的形式,将“风调雨顺”“和满中华” “国泰民安”等吉祥词语,构画成一个个草书花字。

“这里面学问大着呢!”李佛进自豪地说,这是根据书法的笔画结构和花草的生长规律创作出来的。以其工艺美术作品《中国瑶族和灯》为例,为契合“以和为贵”的命题,他选择了“和满中华”四字来创作。

李佛进工笔花鸟画作品的“中”和“满”字。记者 覃雪花 摄

“创作稿还存在我家里”,李佛进指着作品上的“满”字解释,完成后的花字,看上去既是一幅工笔花鸟画又是草书书法,而且每个花字中所运用的花和鸟的素材都不一样。

制作瑶族大花炮,需要十八般武艺尽展。尤其对于李佛进来说,要把祖辈流传下来的燃放型大花炮,改革创新,所运用到的艺术门类之多,超乎想象。

瑶族大花炮的历史源远流长,始于唐代,是富川瑶族同胞敬奉盘王、纪念祖先特有的传统吉祥图腾,在每年的盘王节、春节庙会和各种大型庆典活动都燃放或使用大花炮。

2013年,李佛进为古城镇塘贝村庙会做了8柱大花炮,每柱花炮高5.8米,其中画幅内容都不一样,“耗时两个月,家里所有亲戚朋友都一起做”。色彩绚烂的8柱花炮连成一排上庙会,很是壮观。

“祖传下来的燃放型大花炮,是将毛竹篾拿棉纸条绑扎成花炮框架,一般会用到绘画、扎花、铲花等简单技艺”,但李佛进不满足于继承,心心念念着创新发展,他觉得,辛辛苦苦做出来的花炮,“砰”的一下就没了,“舍不得!”


李佛进在检查观赏收藏型大花炮的木材支架。 记者 刘峥 摄

李佛进决定从功能上进行延伸,在传统燃放型的基础上,开发出观赏收藏型大花炮,以及用钢筋混凝土搭架、以丙烯颜料作画的景观建筑型大花炮。

制作观赏收藏型大花炮,须将传统竹篾编扎改用上等木材榫卯制作,并将绘画、书法、文学、剪纸、雕塑、雕刻、竹艺、木艺、瑶绣、织锦、服饰、装饰、扎花、插花、古建等十五个艺术门类融入其中。“仅就雕刻,又涉及镂刻、镶雕、浮雕、花雕、圆雕、套雕等工艺”,所用技艺之繁杂,令人惊叹。

绘画是最基础的。通常来说,一柱大花炮要绘制大大小小的画幅348幅,才能封贴满所有框格。就画种而言,主要选用中国画,表现手法以工笔为主,兼具写意。画幅内容则较为丰广,人物、山水、花鸟皆可为题。

李佛进洗笔,准备为瑶族大花炮上色。记者 刘峥 摄

李佛进在进行调色。记者 刘峥 摄

为了使大花炮的色彩艳丽堂皇,在节庆时能营造出一派热烈、欢乐、祥和、喜庆的气氛,画幅的作色一般都用单色重彩,少用复色,且冷暖色对比强烈。

“颜色大多用瑶族群众在织锦中喜欢用的黄、红、白、绿、青、蓝、紫等色”,李佛进一边手持毛笔仔细地调色,一边向记者介绍,瑶族大花炮的制作流程较为复杂,如大花脚、小田中的“糖果箱”,其流程有好几道:按其框格的大小,用图画纸或是熟宣纸绘出画稿,然后用铲刀或花凿把画图中空白部分全铲凿掉,达到透刻镂空效果,最后才作色上框;若是制作观赏收藏型的大花炮,还得先把熟宣纸画稿托底,干后再把画稿装裱在木板上,然后用刻刀和花凿把空白部分刻凿掉,最后才作色。

“花炮分内外两层框架”,李佛进强调,哪里凹进去,哪里凸出来,都是有讲究的。比如,第二层的“炮脚诗”框格,必要封贴满满的;“大花”框格的人物画要置于凹进去的内层,花鸟画则要凸出来。

李佛进在对作品《中国瑶族和灯》进行补色。记者 刘峥 摄

林林总总下来,一柱大花炮耗时不短,耗费不少。成本高,回报低,凭什么坚持?

瑶族大花炮是瑶族民间文化艺术中璀璨的瑰宝,“我有责任把它传承下去”,在这种责任感的驱使下,李佛进带着他的作品,奔走各方。天道酬勤,他也因此赢来了一系列荣誉。

2010年,李佛进荣获“广西高级民间工艺师”称号。

2012年,瑶族花炮制作技艺被录入贺州市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项目,李佛进成为该项目市级非遗传承人。

2013年,李佛进获“广西瑶族大花炮制作民间工艺大师”称号,其作品《瑶族大花炮》荣获广西工艺美术作品“八桂天工奖”金奖;同年11月,《瑶族大花炮》参加在江西婺源举行的全国“山花奖”民间灯彩大赛,荣获“山花奖”金奖。

2014年,《瑶族大花炮》获2013年度国家重大文艺作品奖项奖;同年12月,李佛进荣获 “广西工艺美术大师”称号。

2015年,李佛进以瑶族大花炮元素创作的《中国瑶族和灯》荣获“2015年广西工艺美术大师精品创作工程作品展”铜奖。

李佛进获得的荣誉证书。记者 刘峥 摄

“《中国瑶族和灯》如果是手工雕刻,相信成绩会更好。”在工作室里,李佛进轻抚去作品上的灰尘,娓娓道来他的设想:一、继续做传统的燃放型大花炮,以备节庆之用;二、生产缩小版的收藏型大花炮旅游产品;三、生产瑶族花炮元素特色灯具,《中国瑶族和灯》之所以用机雕,就是为了能形成量产;四、以牛背岭为据点,打造一个瑶族大花炮等瑶族文化为核心的文旅产业示范点。

没有人知道坚持下去会怎样,但李佛进知道,不坚持下去,会后悔!

有一幕场景,李佛进至今仍记忆犹新。2008年,他到上海吉尼斯总部将《瑶族大花炮》申报吉尼斯纪录项目,该总部考证后评述:富川瑶族大花炮是最高最大,制作运用艺术门类最多,国内独一无二,世界唯一的工艺美术作品。这一评语,给了李佛进在传承之路上勇往直前的力量。(记者 覃雪花 刘峥)

网站编辑:黄雅文
相关文章

欢迎广大网友留言点评!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