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微信上关注

当代广西

以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为指引统筹协调保护与发展的关系

2019-01-22 10:01:33

作者:阳秀琼

来源:当代广西网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就生态文明建设提出了一系列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2018年5月召开的全国生态环境保护大会,更是确立了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这是继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习近平强军思想之后,在全国性工作会议上全面阐述、明确宣示的又一重要思想。《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第二卷中,有不少专题涉及生态文明建设的内容,其中“建设美丽中国”这一章节更是进行了专门论述。学习领会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对于各地在推进生态文明建设中如何统筹协调经济发展和环境保护的关系,践行绿色发展理念,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

在发展中保护 在保护中发展 

——以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为指引统筹协调保护与发展的关系

改革开放40年来,我国工业发展取得长足进步,随之而来的大量资源能源消耗给生态环境保护带来巨大压力。环境问题越来越与百姓生活密切相关,水污染、空气污染、土壤污染等已经严重影响了百姓的正常生活。

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不断推进生态环境保护建设,决心之大、力度之大、成效之大前所未有。环境保护法、大气污染防治法、水污染防治法、环境影响评价法、环境保护税法及其实施条例等法律法规先后完成制修订并实施。2015年开始实施的被称为最严格的新环境保护法,包括按日处罚、查封扣押、移送拘留等强力举措。据统计,2017年,全国实施行政处罚案件23.3万件,罚没款数额115.8亿元,比新环保法实施前的2014年增长265%。在铁腕治污的高压态势下,出现了“环保致经济下行”“环保用力过猛”等论调。一些人认为,生态环境保护和经济发展是矛盾的、不可调和的,甚至一些地方的领导干部认为发展经济难免要以牺牲一时一地的环境为代价,依然在走“先污染后治理”的老路。

 生态环境保护与经济发展是否不可兼得?二者如何做到相得益彰?2018年4月26日,习近平总书记在武汉主持召开深入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上明确指出,生态环境保护和经济发展的关系,是一个辩证统一的关系。一方面,生态环境保护做得好,自然资源再生能力强,经济发展可持续,发展的空间才更广阔、后劲才更足;另一方面,经济发展又能为生态补偿、生态治理修复等提供坚实物质保障。他强调,“要坚持在发展中保护、在保护中发展,不能把生态环境保护和经济发展割裂开来,更不能对立起来”。

《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第二卷多处阐述如何平衡环境保护与经济发展之间的关系,强调人与自然要和谐共生,我们要认真学习深刻领会其精神要义,并对照现实指导解决存在的问题。

一、树立“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绿色发展观,深刻理解“保护环境就是保护生产力,改善环境就是发展生产力”的辩证关系

“环境就是民生,青山就是美丽,蓝天也是幸福,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研读《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第二卷中有关生态文明建设的重要论述,就会发现“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绿色发展理念是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重要思想基础。在《深入理解新发展理念》一文中,习近平告诫我们“生态环境没有替代品,用之不觉,失之难存 ”, 在经济发展进程中一定要有强烈的环保意识,实际上“保护环境就是保护生产力,改善环境就是发展生产力”。

什么是生产力?马克思主义认为,生产力是人类改造自然的能力,表现为人与自然之间的关系。习近平在《深入理解新发展理念》一文中,通过古今中外的史例阐述了人与自然的关系,指出“人因自然而生,人与自然是一种共生关系, 对自然的伤害最终会伤及人类自身”,所以“保护环境就是保护生产力,改善环境就是发展生产力”,二者相辅相成、相得益彰。“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这一思想的诞生地——浙江省安吉县余村就用实践证明了这二者之间的辩证关系。

余村曾是安吉县最大的石灰岩开采区,矿山的开采导致村内粉尘漫天、溪流浑浊,当地人富了口袋,却牺牲了优美的自然环境。2005年,时任浙江省委书记习近平同志到余村调研时首次提出“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发展理念,并指出以环境为代价推动的增长不是发展。在“两山”重要思想的指引下,余村人关停矿石开采和污染企业,并对矿山进行复垦复绿,在全国率先推进美丽乡村建设,大力发展生态休闲乡村旅游产业,同时还利用山上竹林发展竹制品产业和绿色家居业。如今,余村实现了从卖石头到卖风景的华丽转身,2016年成功创建国家级3A景区,成为中国生态文明路上的一个坐标。余村人都庆幸当年转变思路发展生态旅游业,因为矿石开采总有资源枯竭的一天。而“两山”发展理念引发的生态红利和生态理念,则在全国各地裂变出强大的力量。

2013年5月,广西开始用8年时间分“清洁乡村”“生态乡村”“宜居乡村”“幸福乡村”4个阶段开展“美丽广西”乡村建设,经过近6年的努力,如今已进入“幸福乡村”建设阶段的八桂乡村,不仅生活环境不断美化,不少乡村还成为了生态农业特色村、生态旅游名村,村民生活水平亦因发展生态农业和乡村旅游业不断提高。

可见,保护环境和经济发展并不对立。思路一变天地宽, “推动形成绿色发展方式和生活方式”,“靠山吃山”就可不用“焚薮而田”,而是鱼与熊掌皆可兼得,实现生态环境和经济发展协调发展。

二、树立保护生态环境的大局观、长远观、整体观,不能因小失大、顾此失彼、寅吃卯粮、急功近利

当我们在将“绿水青山”点“石”成金、点“绿”成金变为“金山银山”的同时,也应注意可持续发展,把握好保护与发展之间的度,抛弃急功近利、短期行为的发展,坚持长远的、人类的整体发展,照顾代际公平,即当代人不应只顾当前而损害后代人满足其生存与需要的自然资源和环境。习近平在《深入理解新发展理念》一文中通过引用我国先人“自然要取之以时、取之有度”的思想阐述,告诫我们不可做“竭泽而鱼”不计后果、不看未来的事,“在生态环境保护上,一定要树立大局观、长远观、整体观,不能因小失大、顾此失彼、寅吃卯粮、急功近利”,提醒我们“只有尊重自然规律,才能有效防止在开发利用自然上走弯路”。

现实中在对自然的保护和开发利用上,一些地方因没有把握好二者之间的度,出现一些短视行为。如云南大理洱海周边“野蛮生长”的民宿和客栈,特别是延伸至洱海边的海景房迅速带火了当地的旅游产业,却“顾此失彼”,因客栈餐馆污水直排和大量游客涌入带来的环境承载力过重等问题严重破坏了洱海的生态环境。2017年大理关停2000多家客栈餐馆,开展洱海环湖截污工程,然相关专业人士表示,和关停工厂、限行汽车就可带来蓝天不同,湖泊治理的成果具有滞后性,洱海保护不是几个月、一两年的事情,自然系统的恢复需要一定的时间。

值得注意的是,我区一些旅游热门目的地, 如桂林、北海、防城港以及巴马等地,随着旅游资源的不断开发,不少民宿、客栈、农家乐的江景房、海景房、河景房也如雨后春笋般冒出,当地政府和相关部门应以大理洱海治污为鉴,学会算未来账、综合账,未雨绸缪提前规划及规范其发展。

三、树立正确的政绩观,涵养“功成不必在我”的思想境界

 2018年4月16日正式挂牌的生态环境部,成立后便大动作不断,连续通报各地污染事件,集中约谈地方政府官员。而5月30日至6月7日陆续进驻河北、内蒙古、黑龙江、广西等10省(区)的第一批中央环境保护督察“回头看”6个督察组,在一个月的督察期间,发现各地都不同程度地存在整改不严不实不到位和虚假整改等问题。事实上,许多领导干部不是不明白保护生态环境的重要性,也知道不能再走欧美工业国家“先污染后治理”的老路,“道理都懂”却依然走老路的原因,其实是扭曲的政绩观在作祟。

环境保护工作周期长、见效慢,对于地方经济增长的促进和推动作用也需要一定时间才能显现,而经济发展作为衡量领导干部政绩表现的重要指标,事关其前途和升迁,以至于一些领导干部把环保当成包袱,只是纸上谈兵喊喊口号做做样子。所以习近平在《推动形成绿色发展方式和生活方式》一文中强调,“生态环境保护能否落到实处,关键在领导干部。”作为领导干部,追求政绩无可厚非,但政绩应该是执政为民的成绩,追求政绩的初心应该是为了造福百姓,而不是个人升迁。就如热播剧《人民的名义》中一心“想要速度,想要GDP”的李达康书记所说,“我们要的,是现代化的GDP,是没有污染的GDP。”这样的政绩才经得起历史检验。

桂林市恭城瑶族自治县,从1984年至今,30多年来每一任县领导都坚持发展生态农业,将恭城这个籍籍无名的桂北山区小县发展成为“国家可持续发展实验区”、联合国“发展中国家农村生态经济发展典范”。其最重要的一条成功经验,就是当地领导干部不搞短期行为,“一代接着一代干,驰而不息,久久为功”,坚持一张蓝图绘到底。正是因为当地领导干部这种“功成不必在我”的政绩观,才成就了如今“春天是花园,夏天是林园,秋天是果园,冬天是公园,一年四季是乐园”的恭城。这样的政绩,得民心,利长远,为百姓称道。

当然,转变政绩观一方面靠领导干部以人民为中心,自觉涵养“功成不必在我”的思想境界,另一方面则必须靠制度设计,改变“以GDP论英雄”的干部评价体系,在干部考核中把生态发展、环境保护等指标和实绩作为重要考核内容,树立政绩考核新导向。按照习近平在《推动形成绿色发展方式和生活方式》一文中提到的“要落实领导干部任期生态文明建设责任制”要求,2018年2月,我区已颁布了《广西生态文明建设目标考核办法》,各地在强化责任落实的同时,还应切实加强生态文明建设领域统计和监测人员、设备、信息平台等基础能力建设,提高数据的科学性、准确性和一致性,从而才能以科学有力的评价引导各级党委、政府和领导干部树立正确的政绩观。

(作者系当代广西杂志社编辑部副主任)

网站编辑:周剑峰
相关文章

欢迎广大网友留言点评!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