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微信上关注

当代广西

那年除夕的两斤肉

2019-02-11 11:39:12

作者:龙林智

来源:当代广西网

每到春节,我便会想起那年除夕的“两斤肉”,它不但没有成为我童年之痛,反而成了我奋发图强的动力。

那是1977年,我7岁。我们全家8口人,是生产队里突出的超支户,更是村里有名的特困户。那年,爸爸妈妈都生重病,不能劳动,让本就贫困的家雪上加霜。

那年的农历腊月二十七,除夕将近,年味更是迎面而来,我们生产队开始杀“年猪”。队里的孩子们高高兴兴看叔叔伯伯们把几头大肥猪放倒、褪毛、开膛、切肉,而我和二哥一动不动地蹲在那里,睁开大大的眼睛盯着大肥猪,想象着晚上吃肉的味道,那是多快乐的事啊。那个年代,一年到头,也没有见过猪肉,更谈不上吃。

叔叔伯伯们终于把大肥猪处理好,并把猪肉按户均20多斤分成30多份。分好后,每家户主带着十多元钱可拿猪肉回家,一个、二个、三个……家家户户都交上钱,拿走了猪肉,猪肉的份数越来越少,人也渐渐减少。我盼望着,盼望着,盼望着爸妈的出现,可是爸妈影子都不见。当等到最后只剩下一份时,爸爸、妈妈还是没有出现。我失望了,失望得直想哭,从年头到年尾盼望的吃肉的梦想也许就要这样破灭了。

小孩们都跟着大人回家了,只留下孤独的我们兄弟俩。生产队长见我可怜的样子,于是到我家动员爸妈赊猪肉给我们回家过年。爸妈知道自己的家底,花十几元钱,是无法还得上的。因为治病还要用钱,于是只敢向生产队赊“两斤肉”回家,算是过年。看到领到的两斤肉,我高兴地笑了。除夕夜,我们一家终于吃到了盼望已久的年猪。但是那两斤肉没有全部吃完,而是留下一斤多,做为招待姑爹帮我家维修濒临倒塌的房子的年礼。那一年,我家过了一个最为寒酸的大年夜。

时间流逝,“两斤肉”虽然给我幼小的心灵留下了抹不掉的印痕,但也给我兄弟姐妹6人很大的动力——要想吃上猪肉,必须要努力读书、改变命运。那时,恰逢改革开放分田到户、恢复高考,全国上下形成了农民乐劳动、学生爱读书的良好社会氛围。刚开始那几年,生活虽然清苦,但再也不愁吃饭,偶尔还能吃上几餐猪肉,生活犹如甜蜜的甘蔗节节高。

几十载的风风雨雨,几十载的不懈奋斗,我的兄弟姐妹有的考上了军校,有的跨进了师范,有的走进了卫校……毕业后,分配到省城、县城、乡镇,过上了幸福的生活。今年除夕,兄弟姐妹六个小家庭,有的拿鸡、有的买鸭、有的带肉,与80来岁的爸爸妈妈相聚,吃上了22人围桌的除夕大团圆年夜饭。

如今的除夕,我们再不必苦苦追求两斤年猪肉,美味早已应有尽有。就像爸爸妈妈说的,我们的好生活,是党的好政策带给我们的福利。

(作者单位:广西融水苗族自治县委组织部 )

网站编辑:杜宁
相关文章
  • 青石

    它们没有发过誓,却从来没有放弃过坚持。

  • 山村的年

    广西作家陈昌恒诗歌欣赏。

欢迎广大网友留言点评!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