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微信上关注

当代广西

触摸与凝视——老南宁的记忆碎片

2019-03-11 16:01:15

作者:覃秋林

来源:当代广西网

2019年3月3日,阳光艰难地冲出锁天浓雾、阴雨绵绵,透射到我家阳台,都市在一刹那便笼罩在早春的璀璨光亮中。正是,刚才窗外雨潺潺,现在却已是春意阑珊。

想念一场雨/邂逅一阵风/在天空中写一首诗/让巡航的鹰/南来的雁/高声朗读/趁天气晴好/晾晒爱情。

我咏诵着广西文联党组成员、副主席石才夫先生的《我希望》,跨上背包,直奔位于南宁市唐山路的“唐人文化园”(我喻之为“邕城798”),淘旧书去。

淘了九册。都是古邕州老南宁的:《南宁历史文化丛书》《壮族历代史料荟萃》《千年写真·南宁史话》《南宁文物·南宁历史文化遗产丛书》《魂系昆仑关》。

最旧是2004年出版的《千年写真·南宁史话》,主编罗世敏先生,撰文孙步康先生,看到顾问栏中“彭匈”,叹了口气(彭匈先生于2019年2月23日因病去世,享年73岁)。其他书籍按图索引,一篇文前、中、后浏览一下,文笔一般放一边。独有孙步康先生撰文《千年写真·南宁史话》,散文的想象力与诗歌的抽象性贯穿行句字间,让我不惜采用放大镜在这个小册子里揣摩,用黑笔红笔密麻圈点注解。孙步康先生是谁呢?

作为老邕宁县人、老南宁人(我用了30年“邕州毛毛”笔名,后注册QQ也用此名至今),我因对家乡南宁市的历史文化了解不够而曾经妄自菲薄,认为南宁市历史文化底蕴薄弱,不值一提。外地朋友来到南宁,我除了领他们上青秀山看花观草,尽量磨时间外,便只能尴尬等待夜幕降临,故意馋舔着嘴,再兴高采烈地领着他们来到烟熏火燎的中山路夜市一条街,长嘘一口气,金蝉脱壳幸灾乐祸地享受他们被老邕州的酸、新绿城的辣熏得热泪盈眶的感动。

2017年夏,我接受了南宁市文联组织的“海绵城市”建设征文采风活动,看了那考河、邕江十里长廊、孔庙等景点,写了散文《从南京到南宁有多遥远》交差。文中除了写南宁“海绵城市”的弱柳扶疏风花雪月,同时不惜搜索写南宁市的古诗词为主的历史文化典故一一安排入文,给读者呈现丰厚的南宁历史文化,席以挽回一个老南宁人的面子。

2018年元月,南宁市民族文化艺术研究院副院长梁肇佐先生找到我,说是看了我发在《红豆》上写古笛先生故居的《古岳村随想》一文,认为我打量古旧与历史的眼光特别,文字有独特的沧桑感和穿透力,想约我一起采访南宁市历史文化,编写一部反映南宁市历史文化的书籍。

2018年1月梁院长陪伴我采访横县伏波庙、应天寺、横州博物馆、海棠亭,采访新会书院、粤东会馆、洋关码头、建设改造中的三街两巷……

同时我也会落泪……看到那些被岁月侵蚀而斑驳堕落、缺乏修缮与保护的古物。

后来就有了2018年12月29日在“三街两巷”漓江书院开新书发布会的《老南宁记忆》。

12月29日上午,漓江书院·彤书屋南宁金狮巷店新店开业暨《老南宁记忆》新书发布仪式在“老南宁·三街两巷”历史文化街区举行。参与《老南宁记忆》写作的几位驻南宁市作家应邀参加了发布会:梁肇佐、黄鹏、丘晓兰、李明媚、卢悦宁、覃秋林。

漓江出版社社长刘迪才在致辞中表示,漓江书院金狮巷店是漓江书院作为广西出版传媒集团文化书院体系建设进程中又迈出的新的一步,也是漓江出版社文化转型中坚定不移的战略方向,要将漓江书院建设成为广西书店品牌。

漓江书院金狮巷店开业的同时,《老南宁记忆》也就正式发布了,该书被列为南宁市“三街两巷”历史街区改造项目的子项目,体现了南宁市对传统文化保护、传承、发展的重视和高度的文化自觉。

本书对南宁传统文化进行了概观式的叙述,以期让读者通过本书的阅读,便能较全面地对南宁物质文化遗产和非物质文化遗产有个大致的了解。本书以权威性、普及性和独特性为定位,力求史料考证准确、文字平实易懂、装帧设计别具一格。

《老南宁记忆》既是给广西壮族自治区成立60周年的献礼,同时也是给南宁建城1700周年的贺礼,是一部送给老南宁的礼物。书中讲述了老南宁城市的很多记忆,图文并茂的展示了南宁的老街区、市民生活、历史人物和民俗文化。 

在这座城市生活近四十年(在邕高读书时上学路经南宁亭子转车),目睹着南宁市的发展变化,心中溢满祝福与喜悦。

留住记忆,留住乡愁,哪怕是琐碎的。

南宁市内终于有个古香古色的旅游去处了(三街两巷)。配合市政府“三街两巷”建设而出版的书籍《老南宁记忆》,里头有我写的四篇文章——《焦土昆仑关》《新会书院》《大王滩》《叶限的故事》。

感谢南宁市市长,感谢南宁市民族文化艺术研究院副院长梁肇佐先生,让我有机会参与这项历史文化挖掘工作,让我有机会去凝眸南宁市深厚的历史文化。

再后来,便有了反映南宁市青秀区巴兰坡的历史文化与蓬勃发展的报告文学——《巴兰土地的褐色秘语》在自治区党委宣传部联合自治区文联主办的“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广西壮族自治区成立60周年文学、歌曲创作征集活动”中荣获“报告文学类”三等奖。散文《古岳村随想》入选由广西民族出版社出版的“民族团结丛书·献给广西壮族自治区成立60周年”重要图书《今朝望乡处——壮族作家汉壮双语散文选》。

都是广西文坛领导、朋友们的厚爱。其实业余码字的我文字功力很薄弱。

翻开自己的新浪博客,看到2012年首次走进唐山路的“唐人文化园”,惊诧而文《邂逅邕城798》,其中有一段文字:“不一定拥有,但可以守候,静静地守候在斑驳的老屋门口,聆听您历经大半生风雨后归来的脚步,幸福短暂却永恒。今生,我可否邂逅于您,在这里,和您一同守望,守望一间小书屋,浪漫书写您我的夕阳与黄昏。”还有一行诗:“有一些东西,注定无法用文字诉说 /有一些话 一经说出就变得轻浅 /比如思念,比如疼痛。”

2019年我将继续触摸与凝视这座生我养我的城市……

凝视每一片褐色土地、瞻仰每一个博物馆、拜谒每一座英烈纪念碑,我还会按照我们壮族的风俗习惯,恭恭敬敬地敬上三支和平的香烟,不,要换上浓烈的,就如英烈们当年跃出战壕吸的最后那口烟一样……

(作者简介:覃秋林,笔名爱晚亭,壮族,广西邕宁人。广西壮族自治区女子监狱警察、一级警督。广西作协会员,南宁市“绿城玫瑰”成员,南宁市青秀区作协副主席。著有大墙文学专集《大墙内那片天空 阳光依然灿烂》)

网站编辑:杜宁
相关文章
  • 都安,开往春天的地铁

    都安,就像开往春天的地铁,从它那昂扬的旋律里,我们听到了她对新时代的追求……

  • 山泉记

    山泉有恩,泉水流长,我写下它,是为记。

欢迎广大网友留言点评!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