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微信上关注

当代广西

给我写信最多的那个人走了

2019-05-05 16:25:15

作者:多木

来源:当代广西网

从一九八二年七月十八日,到二一 一年六月十七日,我收到的信函和明信片,共有三百六十多份,其中,给我写信最多的人,是他。他给我写的信,多达一百一十九封。一百一十九封书信,每一笔,每一划,都伴随着他的心跳。在书写的那一刻,他在对我说话。

一九八三年农历正月初一,我远在南宁,没能回家过年,他写信来,说:“昨天晚饭桌前,我和你妈、你哥不约而同地提到,你今晚过节如何?你在那春节过得好吗?”

一九八四年六月二十四日,他又写信来,对正处在青春期、思想尚未完全成熟的我说: “随信附一篇《怎样写入党申请报告》给你,希望你按照新党章规定的党员标准,对照自己,严格要求自己;同时,要向党组织靠拢,经常向党组织汇报自己的思想情况,请党组织和党员同志对你帮助。”

一九八五年九月十三日,在我与异地恋人即将分手时,他来信说: “世间上一切事物都是曲折的,爱情也不例外。没有曲折、一帆风顺成长的事物是没有的。……如果不是木已成舟的话,我的意见,在一两年内专心致志地读书为好,于己,于革命事业有利。这个意见,不算干预吧!”

一九八五年十二月初,为了改善自己大病后身体虚弱的状况,我决定参加区体委武术协会主办的一个武术班。从我就读的大学到区体委太远了,如果每次往返都坐公交车,费用就大了。他知道后,及时写信来,说: “将我这架‘红棉’车拿给你用。我每月回家一两次,走点路,虽艰苦点,但得锻炼。” 他所说的“回家”,是从他工作的县城回到四十多公里之外的小山村里的家,那时侯,没有班车,那架自行车是他用了多年的唯一的交通工具,但随着当年十二月九日一纸“铁路包裹运输单”,经柳州站至南宁站,那架自行车来到了我的脚下。

一九八八年,我大学毕业、参加工作了。九月十六日,他来信说:“你现在是国家干部,是人民的勤务员,时刻不要忘记这一点。……要严格要求自己,千万不能自满,不能飘然。你刚参加工作,主观愿望是要使工作顺利进行,但又要估计到前进的道路上会有挫折的可能,一旦领导和同志们批评帮助,一定要正确对待。”

一九九〇年,我结婚了。四月七日,他写信来,说:“你现在已进入人生道路的新阶段,既要完成党和人民交给的工作任务,又要考虑如何建立一个小家庭,一定要正确处理好工作、学习、家庭三者之间的关系,……要把主要精力放在革命工作上,力争一两年内做出优异成绩。”

新婚不久,我就远赴乡下去挂职锻炼,得到了当地领导的关心和支持,乡党委书记曾表示要当我的入党介绍人。我把这个消息告诉了他,他很高兴,立即来信说:“按规定,入党前的积极分子,一般要经过一年的培养和考察,希望你以实际行动接受党组织的考察,说实话,我一直等待你的这个佳音。”

一句“一直等待”,不经意间,道尽了他一个多么长久的期盼。

有一段时间,我不顾自己身体不能饮酒的状况,经常与人沉溺在宴饮之中。

一九九四年六月十六日,他写来一封信,规劝道:“建议你少喝些酒。我看,你有时与亲友高兴饮过度了。我……看在眼里,痛在心里,但又不好当客人的面阻拦,今后望你自觉约束,千万不要过‘三八线’。须知,大醉如大病,伤脑又伤心。这虽不是名言,但我曾吃过这样的苦头。”

二〇〇〇年,我奉命下乡,主政一方,他在欣喜之余,写来了一封特别冷静的信,在信中,他说:“你下去任职,我没有更多的话要讲。因为,我要讲的,你早就懂了。……信后抄录《人生之贵》和《数字与廉官》两段文摘,供你一阅。” 信末附有他工工整整地抄写的两段文字,都不长,转录如下:

“ 《人生之贵》:人以正为贵,体以健为贵,衣以洁为贵,食以素为贵,住以雅为贵,行以步为贵,喜以度为贵,怒以忍为贵,话以少为贵,思以敏为贵,心以静为贵,欲以寡为贵,学以精为贵,用以活为贵,家以睦为贵,教以礼为贵,友以诚为贵,情以挚为贵,师以严为贵,徒以尊为贵,官以廉为贵,民以食为贵,富以仁为贵,穷以志为贵。……”“ 《数字与廉官》: ‘一钱’太守——后汉会稽太守刘宠,一生廉洁爱民,深受当地百姓的爱戴。卸任时,人们送他一百钱作为路费,但他婉言谢绝,只拿了一个钱作为纪念,从    此,‘一钱’太守就传开了;‘二不’公——明朝尚书范景文,为谢绝亲朋好友的请求和贿赂,就在门上写了六个大字:‘不受嘱,不受馈’,因而被人称为‘二不’公;‘三汤’道台——清朝汤斌,曾任岭北道台,在他三年的任期内,始终坚持每日三餐都用豆腐汤作肴,廉洁奉公,人称‘三汤’道台;‘四知’先生——后汉太守杨震,在赴任途中,偶遇曾是他得意门生的县令王密,王密送给他十两黄金,说:‘天黑,不会有人知道。’杨震厉声斥责他说:‘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何谓无知?’ 此事传开后,百姓称之为‘四知’先生。”

二〇一五年十一月十四日,这个给我写信最多的人离开这个世界了。一阵微雨后,一座山岗上,在送他前往长眠之地的途中,我再也忍不住了,我放声大哭,我哭,我为失去了这个世界上最关心我的人哭;我哭,我为自己没能在他活着的时候给他更多一些快乐而哭;我哭,我为对他的诸多辜负而哭;我哭,我为曾经给他带来的许多伤痛而哭。但在哭过之后,我深知,最好的悼念方式,就是沿着他的期盼,认清坐标,认定目标,克难攻坚,努力前行。

我不可能在自己的身上复制一个他,但我还可以像罗曼·罗兰所说的那样——“通过谬误,走向真理”,通过修正错误,做一个不断向他的理想世界前进的人,一个有爱、有戒、有信的人。一个灵魂永远不被打倒的人。

这个人,就是我的父亲,一位普普通通的中国共产党党员。

(作者简介:多木,本名覃昌明,侗族。广西作协会员。著有诗集《谢谢你和我在一起》)

网站编辑:杜宁
相关文章

欢迎广大网友留言点评!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