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微信上关注

当代广西

情暖故乡

2019-05-06 11:43:30

作者:吴真谋

来源:当代广西网

我原以为,南方山多,石头多,一切都是坚硬的,从外表到灵魂。年纪渐长,随着记忆的积累,阅历的增多,知识的宽广,视野的开阔,不知不觉中发现南方像一个温柔多情的少女,亭亭玉立于青青的山,绿绿的水,柔软的河流,温暖的土地以及纵横交错的阡陌之上。

窗外,南方是一片桃红柳绿,小鸟在枝头上愉快地啁啾,小溪在窗外汩汩地流淌,叮叮咚咚一直流到遥远的地方,一株粗壮茂密的榕树上,一对布谷叽叽喳喳闹个不休,喊个不停:春来了——莫负,春来了——莫负,它们用独特的语言歌唱南方,歌唱南方如诗似画的景色。

日子在窗口忙碌地进进出出,沉淀的岁月陷入枯井。墙上,一幅南方的油画触动早已关闭的心扉,于是想象的骏马重新在心的荒原上纵横驰骋。

忘不了的,那山,那水,那人,那花山上的壁画。

这是一条雄性的河流。十几年前,因为生活艰难,也为了寻找心灵的慰籍,我不得不外出打工。我来到了红水河边,红水河就像一匹红棕烈马奔驰在我的面前,那红色的水不像奔流在河里,而像血一样沸腾在心里。举目远眺,那天空的云彩五颜六色好像贴在血红色的水面上,使人分不清哪儿是河面,哪儿是天空,好像天空和河面融为一体了,中间也看不见隙缝。浪花举着小小的手,密密匝匝地顺流而下,一往无前地奔向远方。

是的,红水河是美丽的,而更美丽的是红水河两岸的人民。他们为了在红水河上建设大型水电站,作出了怎样的牺牲呵。他们听说政府要他们搬迁异地,让出村庄和大片田地时,二话不说,携儿带妻,扶老牵幼,挑上坛坛罐罐缸缸盆盆锅锅碗碗,离开了祖祖辈辈居住的红水河两岸。

现在,大型水电站已在红水河上建成,大大造福于广西各族人民。我想,每当夜幕降临,一盏盏明亮的电灯照亮堂前的时候,人们一定不会忘记,那些为了建设大型水电站而全家远离故土到异地定居的移民们,是他们让出了红水河及红水河两岸的千里沃土,他们的壮举将载入史册。一位外国专家在考察红水河的时候曾经说过,红水河是一条雄性的河,而红水河两岸的人民是温柔的一条河,他们将温柔的善良的心奉献给这个世界,奉献给古老的红水河,奉献给温柔的南方,因此红水河水电站才这么艳丽多姿,这话是不无道理的。

如果说红水河是雄性的,躁动不安的,奔腾不止的,那么花山壁画就是朴朴素素、宁宁静静的风景了。

站在花山面前,仰望那些土红色的小人,张开双臂,青筋暴出,汗水似珠,在悬崖的石头上舞之蹈之,一个个栩栩如生,众里寻他千百度,多少繁华飞逝,旖旎如昨,情歌如梦,暗淡了千年结茧的岁月。铜鼓里升起的太阳,阳光万水千山走遍,照亮了无数传说。穿越世纪的钟声呵,当,当,当……一声,又一声,深沉而响亮,在每天的清晨和黄昏,频频地响起,敲响了一个民族的希望。可是,一代又一代的人生了,一代又一代的人死了,生了,又死了,前行的季节中,又有谁知道,布洛陀的先祖们为了雕刻花山壁画这一雄伟的长卷,历尽了怎样的千辛万苦?

石头静静呢喃,花山壁画静静呢喃,蓝蓝的天宇下,放飞的幻想郁郁轮回,思念飘来飘去,一只只蝴蝶盛装出行,穿越旷野,穿越清风,脚步轻盈……是什么使花开的声音如此生动,令洁白的云儿动情,令碧绿的青草不断回头,多少动人的歌谣响彻历史的岁月,一次又一次,一声声如千年积压的哀怨,叩击我沉睡的灵魂。渐渐地,我的眼睛湿润了,不一会儿,眼泪一颗一颗流了下来,呵,南方,远方之远,近在咫尺,魂牵梦绕的心灵故乡啊!

把大碗大碗的米酒举过头顶,把大口大口的水缸举过头顶,把大片大片的群山举过头顶,把火热的青春燃烧的太阳举过头顶,多少时空在运转,多少叶子在坠落,多少尘土在飞扬……一颗又一颗汗珠在粗糙的皮肤上驰骋,像古老的叮咛,发出微弱的呻吟。每一块肌肉都鼓满阳光的信念,眼睛凸显,目光伸长,额头刀刻斧凿,脚长手壮,每一个人都刚劲有力,每一个人都大大方方,每一个人都结结实实,每一个人都充满了勃勃生命力。天空晴朗,山与山之间紧紧相连,石头有情,青草的呼吸传过掌心,于是,花山孕育了布洛陀的万千子民,孕育了几千年的文明,孕育了红水河两岸代代相传、同宗共祖、勤劳勇敢、能歌善舞的原住居民,孕育了南方这片神奇的土地上生死相依的壮、汉、苗、侗、瑶、京和在九万大山边缘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仫佬族人民。

万山丛中的花山壁画,在明亮的阳光下渐渐走出记忆,一切又恢复原来的宁静,花没有晃,草没有动,天空飘荡着吉祥的云朵,遥远的旷野,淡了,湛蓝的天空,也淡了。我的双眼也湿润了,为这山,这山的独特壁画,以及那些被雕刻得栩栩如生已死去两千多年的先祖们。

相对来说,花山壁画也是一条河,这是一条凝固了先人智慧的红水河,它虽然不见水,也不见滔滔的浪花,它是温柔宁静的,就像一个刚刚出世不久的婴儿,贮藏在大山的深处,连绵数里的荆棘丛中,被我们发现了,因而它又是圣洁的,它和奔腾的红水河互为映耀,光灿夺目,似两颗明珠双双屹立于美丽的南方。

我骄傲。

我自豪。  

我想大声地呐喊。

我愿掏出自己的心脏。

我爱。

我的手臂像一截春天的树枝无声地伸向天宇,阳光披满肩头。父亲在村庄里播种玉米,躬耕陇亩,母亲在夕阳下放牧牛羊,一条弯弯的山路伸向远方,一群孩子在村前的小河里追赶太阳……

我的眼睛不够用了,目光触及之处,那原始的风景席卷一片又一片苍茫,一片又一片尘埃,一片又一片水乳交融的气息,向我蜂拥而来,那遍山低头沉思的樵夫苏醒过来,且歌且舞扭动腰肢向我走来,厚实的铜鼓随着金色的舞蹈响起来了,口哨响起来了,青青的枝桠和幼小的花朵挥动起来了,大堆大堆的野火烧起来了,黑色的头巾在火光面前映亮一张张甜蜜的笑脸,一双双勤劳的手和一双双粗壮的脚高兴地摆动,一颗颗善良质朴的心撞击其他善良质朴的心,满山都是歌,满山都是舞,满山都是土红色的小人穿梭不息,满山都是欢乐和欢呼交集在一起的声音,我仿佛听见那歌声从荆棘丛中、石头崖下、花海深处慢慢地响起来了:

……

唱歌先,唱歌先

活路不做丢一边

活路不做千年在

风流能有几多年

……

一路唱歌一路来

一路栽花一路开

问妹芳名年几许

今天我俩坐排排

……          

空讲日子妹不信

找个东西定下来

家穷无钱买月饼

只有脚底烂草鞋

……          

八月十五来走坡

坡上坐有妹娇娥

我想跟妹结同年

山歌唱它几大箩

……        

歌声嘹亮,缠绵,动听飞扬,声音静静抚摸周围的山山水水,石头、叶子以及脚下的泥土,歌声仿佛唱到了人们的心里,又从人们的心里喝出来,隐隐约约,迷蒙空灵,欲言又止,让一切杂念从这里消失吧,让一切外界的喧嚣在这里消失吧,让温柔美丽的南方在这灵山圣水之中呈现沧桑,让草木走向真实,让石头的语言伸入落叶的呼吸,土紧紧拥抱土,沧桑的树牵手幸福的树,让风走上高枝,让季节的芬芳和传说在歌与舞的疯狂中得到淋漓尽致的渲染。我醉了,我听见红水河在响,红水河在响,花山壁画在响,它们都属于南方,属于南方这片神奇的土地上生死相依的主人。

呵,南方,梦开始的地方。红水河的魂,花山壁画的魄,刚与柔,动与静,古老与年轻,原始与现代,力与力的较量……这不正是美丽温柔的南方真实的写照吗?

温柔的南方。

美丽的南方。

朝思暮想的南方。

魂牵梦绕情断肝肠生死相依的南方。

(作者简介:吴真谋,仫佬族,广西罗城人,初中文化,农民。广西作家协会会员)

网站编辑:杜宁
相关文章

欢迎广大网友留言点评!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