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微信上关注

当代广西

这如画的乡村,我怎么舍得离开

2019-06-03 15:54:09

作者:何新莲

来源:当代广西网

相信许许多多的人与我一样,向往诗人海子描绘的家园,“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在参加“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全国党刊全媒体增强‘四力’教育实践采访活动”,走访成都的战旗村、青杠树村、竹艺村、五星村之后,我就强烈地生出留下来,在村里生活的愿望。

激情演绎村庄变迁

说起战旗村,出现在脑海的,多半是锣鼓喧天、红旗招展的画面,这是它的昨天。讲解员杨明学告诉我们,战旗村原名集凤大队,1965年兴修水利、改土改田活动中成为一面旗帜,改名战旗大队,后为战旗村。50多年来,战旗村的发展,一直都是一面旗帜。如今,村里组建了土地股份合作社、蔬菜专业合作社、集体资产管理公司,建成绿色有机蔬菜种植基地800余亩,集聚企业16家、吸纳就业1300多人,培育榕珍菌业、满江红等著名商标品牌3个。2017年村集体收入7500多万元,村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6053元。

战旗村_副本.jpg

战旗村的村容村貌。何新莲 摄

走进村子主道,一栋栋白墙灰瓦飞檐的农家别墅掩在绿树红花中,每家的房前屋旁都种着三角梅。村道边的一栋楼里,宽敞的一楼大厅陈列着村里出产的特色农产品,有蔬菜、菌类、酱菜,以及豆瓣酱制品、蓝莓制品,还有手工制品,琳琅满目。顺着村道一路走去,几乎每家农户都摆卖农产品。

顺着村道直走,便是村里的十八坊商业街。2017年,村里从历年累积的集体经济收入中拿出1000万元,投资建设十八坊。十八坊由村里的工匠设计,村民自行投工投劳建造,集体讨论租赁和经营模式。我们一行前往唐昌布鞋的作坊及店铺,店铺门口,一位白发老奶奶正戴着老花镜,手拿一把刷子,给布鞋底刷着米浆包鞋边,老奶奶已87岁,仍能天天来店里糊鞋底。货架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布鞋,老奶奶的媳妇拿着一双黑色的布鞋告诉我们,去年2月,习近平总书记来视察时在店里买了一双布鞋。鞋店后面,就是布鞋作坊,几个工人正分工缝制鞋底鞋面。

战旗村唐昌布鞋坊。_副本.jpg

战旗村唐昌布鞋作坊的老奶奶在制作鞋底。何新莲 供图

制鞋作坊的右边,是满江红豆瓣酱的店铺,店门口摆着几个装着豆瓣酱的大缸,缸上方的架子加上对应贴着豆瓣酱的年份及价格标签。货架上摆着真空包装的成品。店铺后面的晒场上,一千个装着豆瓣酱的大缸整齐地排列着,杨明学告诉我们,豆瓣酱天天都在晒场晒着,都是已存放了三四年的好货。

满江红豆瓣酱是村里土生土长的5家企业之一。随着战旗村声名远播,村里生产的商品都不愁销路,村民在村里,拿着手机就能随时掌握销售情况。杨明学告诉我们,现在村里40%是村集体经济,40%是村民共享经济,20%才是引进的外来经济。战旗村的发展已辐射带动了周边5个村的发展。

战旗村在全国的名气越来越响亮,如今,每年前来战旗村参观旅游的人已超过40万人次,给战旗村带来了更大的发展机遇。战旗村抓住时机大力发展农家乐乡村旅游业,配套的基础设施、酒店已基本建好,很快就能营业。

巧手织就如画生活

走近青杠树村,就看到醒目的标志牌上写着“中国十大最美乡村”。环境优美的村子里,一栋栋农家别墅前都撑着两三把大大的遮阳伞,伞下摆着整套餐桌,路边竖着农家乐特色菜的广告招牌。

青杠树村_副本.jpg

环境优美的青杠树村吸引着游客前来。何新莲 摄

宽敞大气的游客中心,还配套建成了改革展示中心和非遗农产品展销中心。蓉绣坊就是其中的一个展示中心,大厅陈列着珍贵的蜀绣精品,以及村民自己绣的精美绣品。展厅里,一位绣娘正在细心地绣着一幅牡丹花绣品。展示中心的工作人员告诉我们,蜀绣是村里的拳头产品,村里绣娘们绣出的绣品都拿在展示中心展销,她们还通过展示中心接收订单。来到这里的国内外游客都喜欢购买蜀绣回去做伴手礼。

蓉绣坊_副本.jpg

青杠树村蓉绣坊展示的蜀绣作品。何新莲 摄

参观完蓉绣坊出来,已过正午,我们来到村里的蜀水别园美食娱乐休闲广场吃中餐。摆上餐桌的,都是当地的特色农家菜肴,辣味鸡丁、兔丝肉、河里的小鲫鱼、新鲜美味的农家小菜……休闲广场的前方,是红艳艳的一大片花海,置身美屋美景中,品尝美味佳肴,不觉心旷神怡。

稍后前往崇州市道明镇竹艺村,接待我们的是村党支部书记方科。走进村子,家家翠竹环绕,院门前竹篱笆围着,随处可见村民摆在院外销售的竹艺制品。一家农户的门前搭盖的小棚里,两名农妇正在手指翻飞地编织竹艺,动作快得让人惊叹。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道明镇,竹编处于鼎盛时期,竹艺村几乎家家户户都从事与竹编有关的行业,但都是以生活类民用产品为主,后来受到工业化的冲击,竹编渐渐没落,失去竞争力。”方科说:“振兴竹编业,必须另寻出路。”

为此,村里把竹编能手送出去培训,同时引进各科研院校的设计人才,帮村里设计之余,还教村民技艺,教村民创新理念。村里的竹编制品越来越有现代感和设计感,竹花篮、竹花瓶、竹天坛、竹宝塔,还有竹子+陶瓷,融合出雅致的茶具;竹子+时尚品牌,碰撞出别具一格的女士包袋……设计,让竹编产品的价值得到大幅提升。村里与景德镇一家陶瓷厂合作推出的瓷胎竹编花瓶,每个售价从几百元到一千多元不等。方科指着竹编展厅一排类似鱼篓的竹编制品告诉我们,“这些是传统鱼篓的创新产品,可以存水养鱼,真正做到了竹篮打水不再一场空。 ”

竹艺村竹编博物馆1_副本.jpg

竹艺村竹编博物馆的竹编作品。何新莲 摄

“我们还在竹艺村打造一个竹编博物馆,在这里竹编匠人们可以潜心创作,游客们可以体验从取材到制作的竹编深度体验游。”方科说,当地还成立了竹编产业协会,通过提高竹编的产品附加值,增加当地村民的收入,振兴竹编产业。

与此同时,竹艺村自筹150万元,整治村里环境,修路、修水渠、种竹、种花草,并精打细算将几家农舍改造成青年旅社,以青年旅社作为民宿样板来吸收社会投资,打造一个全新的竹艺村。经过一番曲折的寻找,2017年,崇州市市属国有公司四川中瑞锦业文化旅游有限公司正式接手竹艺村的打造工作,竹里项目应运而生。他们认为,竹艺村最迫切的,需要一所能吸引目光的典范建筑。

“竹里房栊一径深。静愔愔。乱红飞尽绿成阴。有鸣禽。临罢兰亭无一事,自修琴。铜炉袅袅海南沉。洗尘襟。”设计师团队主创者、来自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教授袁烽从陆游这首《太平时》诗里获得了设计灵感——他把当地的传统竹编工艺以一种巧妙的方式融合其中,希望这种古老技艺能借此得到传承和复兴。基于这样的理念,一个叫作“竹里”的建筑震撼问世。从空中俯瞰, 竹里建筑的外形类似一个“∞”形。竹里作为复合功能的乡村社区文化创意展示中心,承载着公益讲座、创意活动举办、文创产品展览、餐饮服务等多元化功能。

竹里建筑_副本.jpg

竹艺村打造的竹里建筑。何新莲 摄

竹里建筑的外墙装饰使用的就是道明当地的竹子。”这个1000多平方米的建筑,从主体建筑到室内装潢,再到景观布置,只用了52天就全部完成。 “设计图纸和各项建筑构件全部在建材工厂‘打印’完成。”方科告诉我们。

走进竹里,游客可以听风赏竹、烹水品茶,还能欣赏当地竹编匠人的手工艺品。而在竹里后面地势稍高处,一片竹林掩映下,几栋基本建成的建筑勾勒出竹里的未来:一个集禅院食坊、文化客栈、野奢酒店、竹艺工坊于一体的竹禅文化度假村。

完成竹里项目后,崇州市崇中展业投资有限公司开始接手整个竹艺村的开发与打造。以竹里建筑为依托,竹艺村衍生了住宿、旅游、文化手工体验等相关业态。而在整个打造过程中,当地村民通过土地、房屋入股、出租等方式,参与其中,共享乡村振兴的成果。

竹艺村还积极引入更多和他们理念一致的外来“新村民”,让这些拥有“艺术家的眼睛、人文者的心、经营者的脑”的人才成为竹艺村发展的新起点。原住居民通过土地、房屋入股、出租等方式参与其中。

“新村民”带来了新的发展理念和视角,创造了更多的发展红利。成都的青年诗人马嘶成为竹艺村最早一批“新村民”, 因喜爱当地的竹编文化和自然风光,在参与竹艺村改造过程中,他将农家房屋改造成一座公共阅读空间,取名“三径书院”。 

冯玮也是今年开村的第一批新村民,同时也是一个传统文化爱好者。来到竹艺村后,她设计打造了一座传统川西民居风格的庭院,取名“遵生小院”。

随着竹里建筑的名气远播,众多新村民包括国外友人纷纷被招募加入竹艺村,为这座焕发着勃勃生机的村落增添了丰富的体验感和文化魅力。

诗意的民宿吸睛无数

走进白头镇五星村,我被这个村庄的美惊到了。拿着手机随意拍摄,那画面都美得令人心醉。村党委书记高志伟介绍,2013年以前,还是一个相对落后的贫困村。2013年,五星村开始启动新农村建设。五星村紧临桤木河湿地公园,有10万亩稻乡景观,村里把生态建设和产业发展紧密结合起来,充分保留村庄风貌的自然之美,统一规划、统一设计、统一建筑,采取政府补贴及农户筹资的方式,按照4A级旅游小村的标准,把五星村建成一个精品民宿旅游新村。

五星村_副本.jpg

五星村村容村貌。何新莲 摄

在村民杨建辉的家里,他跟我们聊起了他的家事。杨建辉夫妻多年在外打工,村里要建设新村,杨建辉如愿抽到了幸运签,成为最早一批经营民宿旅游的村民之一,他先后投资20多万元,建成两套民宿,有6间客房,单是经营民宿这一项,年收入就有十几万元。

新村配套周边休闲旅游设施,有极好的旅游资源,一些村民想用闲置的房屋发展产业,却怕风险不敢投,村党委便引导他们成立了旅游合作社。旅游合作社采取统一收储房源、统一招商引资、统一业态标准、统一共享客服、统一协调服务的“五统一”办法,把闲置的房屋资产组织起来形成资源,吸引资本,引进一批产业入驻。春天酒店、闲来民宿等就是旅游合作社引进的第一批专业化的连锁民宿企业。

短短数年,五星村迅速发展成全国最美休闲乡村,还成为崇州市农村党员教育学院的现场教学观摩点,吸引甘肃、青海等地上万名学员前来学习和旅游。

“去年,我们培训了全国18个省份的学员,年培训收入上百万元。农村党员教育学院已成为发展新型集体经济的新生力量。”高志伟自豪地说。

一天的采访时间实在太短,我恋恋不舍地站在村口。

我想有一所房子,在这如画的乡村,煮一壶热茶,备一桌佳肴,待四方知音,话乡村的美好。(何新莲)

网站编辑:周剑峰
相关文章

欢迎广大网友留言点评!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