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微信上关注

当代广西

【记者再走长征路】桂林兴安:一家三代甘当红军守墓人

2019-07-04 11:34:54

作者:周剑峰

来源:当代广西网

2_副本.jpg

赵良英一家三代人守护的无名红军烈士墓。记者 周剑峰 摄

3_副本.jpg

无名红军烈士墓前,绵延百里的六洞河流淌而过。这是村里最好的“风水地”,是淳朴的瑶族同胞给红军烈士最高的“礼遇”。记者 周剑峰 摄

4_副本.jpg

赵良英老人虽然年事已高,但依然精神矍铄。记者 周剑峰 摄

5_副本.jpg

赵良英老人在讲述一家三代甘当红军守墓人的故事。记者 周剑峰 摄

在桂林市兴安县华江瑶族乡水埠塘村,96岁高龄的瑶族老大娘赵良英每天清晨6点左右就醒了。闲暇时,她会习惯性地到距家不到一公里的一处陵墓打扫卫生、擦拭墓碑……这是村里安立的无名红军烈士墓,守墓的重任是她60多年前从父亲手中接过来的。对于她来说,这将是她们一家三代人甚至是往后的子子孙孙都要守护的亲人墓。

在广西兴安,湘江战役后建起多座红军烈士陵园,每年数百万人前去悼念。然而,这处葬着12名战士的烈士墓,却鲜有人知。

1934年11月,红军部队渡过湘江,中央一、二纵队以及红一方面军三、五、八、九军团行军时,都曾途经赵良英所在的水埠塘村。在这里,红军先遣部队遭到桂系民团及国民党军阻击,不少战士在战斗中受伤、掉队甚至牺牲。祖父辈曾告诉赵良英,红军墓就是他们在战后从村边“一根根骨头捡回来的”,整整12人。为了不被当地地主和民团发现,赵良英家人仅仅在坟前放了一块石头,算是标记,以便找寻。1966年9月,为了更好地纪念红军,工作组与村民一道将红军墓移迁到现今的墓地,并用混凝土构筑,设置石墓石碑,以示敬重。

从红军墓立起来的那年起,水埠塘村的村民就多了一种身份——红军守墓人。逢年过节,村民们总要来清扫、祭拜一番。

7月2日,在水埠塘村,记者看到了这座烈士墓。村里的一座山脚下,豁出一片碗口形的空地,水泥砌的坟墓坐北朝南,墓在后,碑在前,三米见方,干净平整。碑中间刻“革命烈士永垂不朽”八个红字,旁书“一九三四年红军长征经过我地,陈玉春等十二位同志为了人民的翻身解放事业而英勇就义。墓前,绵延百里的六洞河打前流过。

除了墓碑上那颗褪了色的红色五角星,这座烈士墓看起来与远处的村民家墓无异。

赵良英说,这是村里最好的“风水地”,是淳朴的瑶族群众给战死的红军最高的“礼遇”。

即便年岁已大,行动有些不便,赵良英仍然会叫孙子背着她去给红军扫墓。如今,赵良英把这个庄重的任务交给了儿子李桂达、女儿李桂莲以及孙子李毅。李毅如今在外工作,年少时常随赵良英去红军墓祭拜,每次回乡,他依然会接过父亲的扫把来到红军墓前,打扫祭拜。

在水埠塘村,村里的男女老少基本上都听过赵良英讲红军故事。她经常说:“小时候家里穷,是打土豪分田地的红军让我们农民吃上了饱饭。我们村民深怀感激。现在,我们生活好过了,就更应该记住红军的好。”在她的印象里,红军战士纪律严明,不拿群众一针一线。

新中国成立后,赵良英还当过几年妇女队长,工作之余,她仍然给身边的人讲述红军在他们水埠塘村留下的故事。潜移默化中,赵良英的表弟和弟弟也都主动服兵役。“我弟弟还有村里那些小伙子他们去当兵的时候,都是我亲自送他们上车的,男子汉就应该去部队锻炼,保家卫国。”赵良英回忆。

问及为何一直如此坚持做这件事?赵良英说:“念红军的好。”

在水埠塘村,红军留下的足迹和亲民爱民的故事永远不会消失。村里的年轻人有些已外出打工,但不管是出发和还是返乡时,他们都会去烈士墓看看。(记者 周剑峰)

网站编辑:黄雅文
相关文章

欢迎广大网友留言点评!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