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微信上关注

当代广西

费城:眺望山城

2019-07-05 12:48:39

作者:费城

来源:当代广西网

2e3743b22bddc03247e898323c6044a_wps图片_副本.jpg

大化风光。黄格 摄


客居他乡,心系故土。对故乡的怀念,如同心底蔓生的杂草,愈显蓬勃了。

心有所念,也就滋长了无限的牵挂,每次回家探望家人,饭后陪老父沿河散步,一面观瞻城郭旧貌换新颜的容妆,一面聆听红水河沉静如谜的呼吸……

微信图片_20190702095210_副本.jpg

大化风光。黄格 摄

纹理:新城旧梦

大化建县不过30余年,当属而立之年,朝气蓬勃,气象万新。早前属都安瑶族自治县,后成立大化瑶族自治县,两县衣襟相连,亲如手足,回顾历史,可谓一脉相承,有其深入表里的故事与往事。

坐拥山城,腰系红水河,两岸楼宇、民舍参差,错落中有秩序,散漫中流露出庄重与淡然,宁静中透着幽远。既现代又古朴,既新潮又彰显瑶乡风貌与特色。河堤板路光洁明净,仿古楼台、楼阁沿着河道伸延,遥向红水河两岸更辽阔无垠的山野谷地。一如这座瑶乡新城,四面峰丛环绕,亘古的红水河穿城而过,流水汤汤,幽悠鸣唱,仿佛孩提时,母亲的耳语,轻声召唤着万千游子,梦回故乡。

而红水河畔新建成的移民新城达吽特色小镇,更显瑶乡风情,仿古街、美食街、民族风情街设计独具一格,巷道两旁民族风商铺鳞次栉比,人影攒动,霓光彩照,炫目多姿,尽显品味,充分把移民政策与旅游规划完美结合,既考量了宜居风貌,也解决了民生实际,明确布局了县域的发展重心和方向,多项举措可圈可点,令人赞叹,更令人神往。

微信图片_20190704151745_副本.jpg

大化风光。黄格 摄

秀色:乡愁印记

眺望故乡。如果不是前往北景库区采风,我断然不会想起那些水畔的村庄。那些老旧的青石板、土坯房,以及遍布苔痕的栈道、墙泥驳浊的屋檐还在。古径通幽,溪水潺流有声,淌经密林深谷,田畴在金灿灿的阳光下静静变黄。此时的村落寂阆无人,霞光中,几分凄清、几分落寞,仿佛稀时老人独对夕阳,思绪万千……

乡民临水而居,村庄依山而建。流水遇沟而过,绕山低流。那些流淌在山间的岁月,烂漫至无声,时光只惊人的一瞥,便将瑶乡的晨昏点亮。曾今,我幻想在这片澄净的天空下,结庐为舍,手执书卷,赏风颂月,观流云舒卷,远避人世喧嚣,如同父辈,过人世间最节俭的生活,直到静静终老,在这一片清风碧水间。

如今,行走在苍茫山道上,人烟寥落的村庄少了烟火气息,想昔日鸡犬相闻,炊烟四起的农家景象,皆已沉落在过往烟云中。曾经走过的路,看过的云,尽皆隐遁,不知所踪。然而,少年时的旧居还在,房前屋后,窗台院落,四处散落着童年的碎片。

伸出手,推开故居朽损的门,旧年影像依旧清晰可辨,一切近在咫尺,又如此寂寞遥远。所有成长的记忆,无论快乐,抑或忧伤,都沉落在心灵的底片上,凝固为石,风干成内心的怀念,凭靠记忆温暖擦拭,直到透射出别样的光和亮。

多少年了,我仿佛从未仔细端详过,这片静默在晴天碧水间的茅舍,也许山村每天都存在,即便这个村庄隐匿了,那个村庄还在。只不过,村东和村西之间的距离缩短了,关于故乡的记忆,已然与水融合,无法辨认出,最先消失的是哪一座村庄。

无声的水,一如时光,静静淹没了村庄。那些曾经走过的村落、房舍和山道,逐渐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中。同时消失的,还有田畴与炊烟,以及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农家生活。现如今,眼前取而代之的是一湾碧水,如绸似带,浩浩荡荡,拂过驻足观望者的视野。抬首,目力所及之处,偶见裸露的树冠和悬挂的渔网,几只水鸟栖落其上,偶尔拍落几声幽鸣,亦随河畔吹来的清风,遁入时光与空茫。

世事沧桑,山村的每一缕风、每一轮新月,都将定格成生命中永不消逝的风景。时光飞升,如炊烟消散,当岁月载着村庄远去时,意念恍若隔世,曾经努力寻访的痕迹,终将无迹可寻。我知道,村庄终会被水带走,最后消逝在一湾碧水之中……

哦,我的村庄消失了。人,许多时候是怀旧的。一棵树,一束花,一株草,便是一段美好的回忆,便有无数心事在心中搁浅,待繁华落尽,化身尘烟,沉落在心,永不消弭。

微信图片_20190704151753_副本.jpg

大化风光。黄格 摄

乡居:温婉一脉

每次还乡,我都会选择一间僻静的屋子闲住几日。

待到赶圩场的日子,便可买到乡人自产的土物,比如棉鞋,比如草编的鞋垫一类的小饰品,做工精湛、漂亮实用。在我们村上,大约每户人家的房前屋后,都栽种有一片小竹林,或自然生长着几株苦楝树。眼下时节,树的枝叶已经繁茂得很,轻风拂过时,叶子的沙沙声便响成一片。每当这时,总会引来几声警觉的犬吠,衬托出村庄无比的安宁和寂静。老宅院前的空地上,一方石磨墩卧在地,缝隙间满是青苔。

此刻,石磨上正站立着一只黄犬,它伸长脖子,朝向山边的落日放声狂吠,那叫声,顽强而固执。吠声袅袅,炊烟袅袅。落日时分,黄犬的吠声总是让我心生感慨。我知道,它的叫声不是出于愤怒,而是寂寞。那犬吠声明快而悠远,如同黄昏的恋曲。而那落日,在黄犬的召唤下摇摇欲坠,向着山涧沉落……

傍晚时分,我常常独自到村边走走,脚上踏着薄露,听远处村子传来声声犬吠。我固执地认为,寂静的村庄,因为有了犬吠声才显得安宁,村庄的夜晚才显得如此静穆、祥和。薄暮里,烟火的气息在我们四周弥漫,一串细微的咳嗽声,隔着木门,在炉膛深处闪亮,回忆里透着土香,是童年的味道。时光在这里慢了下来,往事徘徊不去,那些洋溢在心间的念想,静默到无声。

吃过晚饭,族中长辈不约而同地坐拢在火塘边交谈。这个时候,每个人的神情都是庄重的,他们在想今年的收成和农事,偶尔会提及一些过去年月的人和事。火塘里不时爆出阵阵谷物的“噼啪”声,蹿起的火苗星子舔着柴禾,将火光映照在众人的脸颊上,光影分明。暮眼昏沉的族中长辈吧嗒吧嗒吐着烟圈,低声说着话。后生则端坐在近旁,神情庄重。一些老旧的故事,经由老人沉郁的语调传递开来,便都有了种宿命的味道,如同火塘里蹿出的烟火,总是熏得人们泪眼酸痛……

而平日里,如果村中哪家来了客人,往往没等到主人跨出门去,那犬的吠声早已先于主人迎出门去,它摇晃着尾巴,跑在主人前头,迎回到访的客人。转入厅堂,木桌子上菜肴齐备,自酿的土酒醇香溢满,那份豪情和酒盅,总是盛得满满。

 若是在深夜,那河岸有人连夜赶渡,手上握着灯笼或者手电筒,只要隔着宽阔的河面轻轻摇晃一下,便可听到沿岸传来“汪”的一声犬吠。不多时,河那边悠然点亮一盏如豆灯火,一个佝偻的背影摸索着来到河边。“哗啦啦”,一阵清脆的渡船锁链声从水面传来。至今,那清越的声响还在小小的渡船上颤悠着。

现在,我站在高高的观景台上,放眼眺望,眼前却是一片迷茫。心底依然记挂着那些故乡的事物,一如芳香的稻垛、闪亮的炉膛,微微透出烟火的味道。面对故乡,我永远是个沉湎在成长记忆里的孩童。从故乡到异乡,又有谁对于成长的记忆不留痕迹呢?当我回到故乡,寻访被时间洗过的痕迹,那些曾经一同追逐、嬉戏的孩子,仿佛还没洗净手掌上的泥巴,不经意间,已为人夫为人妇。而那些慈爱的老人,在不确定的时间走向泥土,长眠在水畔,垒起一座座土丘,仿佛一道道生命的站台。而数年前,那里曾是孩童们游泳后晾晒衣服的地方……

如今,离开故乡已是经年,我像一只迷失的麻雀,在城市的夹缝里觅食。那些被楼群分割得有棱角的天空,让我感到迷惑。站在城市的高楼上,我拉长目光远眺故乡,那些堆得高高的柴禾、稻垛、黑瓦泥墙,以及黄昏时分,黄犬迎接落日的声声吠叫,正将一个“外乡人”瞳孔里的苍茫放大。

(作者简介:费城,原名韦联成。壮族。青年诗人。中国作协会员,鲁迅文学院少数民族作家班一期学员。作品见全国各类文学期刊。著有诗集《往事书》,获第五届广西文艺创作“花山奖”、首届广西壮族文学创作年度奖、首届河池市“刘三姐文艺创作奖”等。现居广西凤山)

网站编辑:杜宁
相关文章

欢迎广大网友留言点评!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