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微信上关注

当代广西

耿飚湘江战役当先锋 两次喊“打”威名扬

2019-07-09 15:44:37

作者:陈兴华

来源:《当代广西》2019年第13期

1562658496122316.jpg

红军长征突破湘江战役纪念碑园。资料图片

编者按:在伟大的长征中,红军过广西,经历了长征以来最壮烈、最关键的湘江战役,数以万计的红军将士用鲜血和生命艰难突破国民党军队的第四道封锁线,为这部壮丽史诗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湘江战役赢得了战略上的胜利,直接导致了遵义会议的召开,中国革命从此翻开崭新的一页。让我们追寻红军的坚实足迹,铭记他们的丰功伟绩,凝聚和激励起不忘初心、奋勇前行的强大精神力量。

临危受命为中央纵队开路

湘江战役,是关系中央红军生死存亡的关键一战。

1934年10月10日,中央红军开始实行战略转移,踏上漫漫长征路,先后突破国民党军队的三道封锁线,挺进到广西湘江地域。11月25日至12月1日,中央红军面对国民党30万大军凭借湘江构筑的第四道封锁线,与数倍于己的优势之敌展开殊死决战,以极为惨重的代价,突破了敌军重兵设防的第四道封锁线,粉碎了蒋介石围歼中央红军于湘江之东的企图。湘江战役,印证了中国共产党人和红军战士崇高的理想和坚定的信念、钢铁般的意志和铁的纪律、勇往直前的英雄气概和不畏牺牲的革命精神。

1934年11月25日,中共中央及总政治部、中革军委分别下达突破第四道封锁线抢渡湘江的政治命令和作战部署。

耿飚在湘江战役中属红一军团二师,任第四团团长。1934年11月27日,中央军委把渡湘江地点选在兴安境内的界首,命令红一军团从右翼、三军团从左翼掩护中央纵队过江。红一军团二师作为前锋打头阵,耿飚所在的四团已成了前锋中的“尖刀”。

红军一向以运动神速著称,其中红二师尤为突出。在中央苏区时,部队调动遇到共用一条道路时,其他部队大都让他们先行走,因为他们走得快。红一军团的军团长亲自交待任务:“兵贵神速,不能等,由你们四团先把左翼的界首阵地抢下来”,占领界首后,还要将阵地移交给红三军团四师,再向右翼全州方向归还二师建制。耿飚受领任务后,率兵直赴界首。为了抢时间,选择最近的距离,有大路走大路,没有大路走小路,逢山过山,逢水涉水,只为一个字——“快”。1934年11月27日,四团先敌一步到达江边,顺利涉水渡过湘江,占领界首渡口,向西南控制了界首,为湘江战役中确保党中央、中央纵队的安全,从界首渡江创造了条件。

光华铺喊“打”首战告捷

四团渡过湘江,占领了界首渡口后,直奔湘桂公路。此时,四团被桂系夏威从兴安县城方向前往界首的前锋发现,远远地用号声与这支来路不明的队伍联系。好险!如果不是受命后马上出发,如果不是急行军,率先占领界首渡口的就是国民党桂军了。时间就是生命,由于红军抢先从界首渡江,并站稳脚跟,中央纵队从界首渡江的通道被打开了。

听到号声,耿飚立即下令隐蔽,与杨成武、李英华在路边的茶籽树下研究伏击方案。

红三军团四师这时也跟了上来,估计四团在前面,从后面发出了联络的号声,如果马上联系,则会暴露目标。为了不让桂系夏威的部队发现,决定不再回复,战斗打响后,四师自然就会知道了。

正面沿公路开来的国民党桂系夏威的部队,他们的尖兵从远处的号声中已经料到前面可能有红军的部队。但是,夏威是广西军阀的主力,仗着武装精良,目中无人,只是摆开了战斗队形,仍然沿公路向界首运动,企图一鼓作气,抢占界首。很快,其前卫团就进入了四团的火力范围。

“打!”耿飚在光华铺阻击战中喊出了一个惊天地、泣鬼神的字。敌军原本是想急行军,企图一举拿下界首渡口,阻止红军渡过湘江,想不到红军有这样猛烈的进攻。敌军的阵营被打乱,一部分兵力伏在死尸旁边盲目还击,更多的人往后退却。而后面的部队还没停住脚步,公路上、水田中,敌军乱成一团。耿飚见状,下令吹起冲锋号。冲锋号一响,全团出击,把立足未稳的桂军打了个措手不及,同时也告诉随后跟来的三军团四师有战况。这个冲锋,使得敌军全线溃败,丢下几百具尸体四散逃逸,而我方仅有一名排长负了轻伤。湘江战役中著名的三大阻击战,随着耿飚的一声“打”首战告捷。

光华铺阻击战场位于兴安县以北,距界首渡口5公里多。担任阻击任务的是左翼红三军团第四师,主要阻击从兴安北上的国民党桂军,以确保界首渡口的安危。光华铺阻击战从1934年11月27日打到了12月1日,红四师以牺牲近千人及红十团团长沈述清和师参谋长、代理团长杜宗美相继阵亡的代价,确保了中央纵队顺利渡过湘江,进入越城岭地域。

脚山铺喊“打”誓死保卫党中央

战争的紧迫性可以用争分夺秒来形容,当光华铺这边还在打扫战场,耿飚按上级交代的原方案,将阵地移交给三军团四师,陈光师长派来的骑兵通信员飞马赶到。只见通信员滚鞍下马,气喘吁吁地送来一封十万火急的命令。命令是说一军团原计划由红五团占领全州县城的任务未能实现,该县城已经被国民党湘军抢走,一军团改在鲁板桥、脚山铺一带布防。这封十万火急的命令是军团下达的,只是师长在上面附了句:“星夜赶到。陈。十一月二十八日。”

收到命令后,耿飚率领四团连晚饭都来不及吃,就开始顺湘江边的公路向北奔跑。

这时的脚山铺,已经受到国民党湘军刘建绪部4个师的大兵压境。耿飚率领四团在天亮前赶到后,在师长的引领下进入阵地。

刚布置好阵地,敌军开始了有组织的进攻。开始是10多架飞机对我军阵地实施扫射、轰炸;接着以大炮进行轰击,一排排的炮弹把脚山阵地又重新覆盖了一遍。

炮击一过,敌人黑麻麻的一片,像蚂蚁似地涌向山头。敌人越靠越近,他们以为红军已经被飞机、大炮打死了,肆无忌惮地向山上攀登。

当敌人完全进入我军的射程内,耿飚扣动扳机,撂倒一个敌兵,同时像在光华铺一样,大喊一声——“打”。我军各种类型的火器发出愤怒的吼声,敌人丢下一大片死尸翻滚下山。这支飞机轰不倒、大炮炸不垮的红四团,在脚山铺阻击战第一次与敌交锋,耿飚的又一声“打”,打出了威风。

脚山铺阻击战,从11月27日红二师开始布防,一直打到12月1日红一军团与国民党军刘建绪部展开殊死搏杀。耿飚率领的红四团无数次地将敌军打退。特别是战斗进入29日后,形势越来越严峻,战斗越来越激烈。

1934年11月29日,朱德作出了《关于抵御全州、灌阳出击之敌,继续保证我军渡过湘江的部署》。1934年12月1日,朱德作出《关于消灭由兴安、全州进攻之敌与钳制桂军和周浑元部追击致红一、三军团电》。到1934年12月1日,又发出《中央局、军委、总政给一、三军团的指令》。这些电文一个接一个,从“十万火急”到“万万火急”,内容都是“全力阻击”“保证时间”。为什么?目标很明确:就是要保卫党中央,保护中央纵队胜利从界首渡过湘江。

战斗中,面对十倍以上敌人一次又一次的进攻,部队减员严重,伤亡很大。师长陈光冲到了四团的阵地上,政委杨成武战场负伤,耿飚“打摆子”(疟疾的俗称)还冲锋在前,用马刀与敌人格斗,也不知道杀敌多少,只晓得当时全身染透血浆,血腥味使得他不停地干呕。

1934年12月1日3时30分,由朱德总司令签署,中央局、军委、总政给一、三军团的指令中特别讲到过江的性质:“一日战斗,关系我野战军全部西进。胜利,可开辟今后的发展前途;退,则我野战军将被层层切断。”作战的意义是“我们不为胜利者,即为战败者”。

中央纵队还没有全部过江,在此之前一定得扛住。尽管每坚持一分钟都要用血换来,保卫党中央、保证中央纵队从界首渡口过江的任务一定得完成。战斗一直持续不断,至12月1日中午12时许,中央纵队从界首渡口全部胜利过江。红一军团在损失惨重的情况下,为保卫党中央、确保中央纵队完全胜利地过江作出了突出贡献。

长征精神、红军精神在湘江战役中得到了充分的体现,中国工农红军在伟大理想、伟大信念、伟大的红军精神的支撑下,虽损失惨重但胜利过江,成为中国革命从胜利走向胜利的伟大转折,遵义会议在这里拉开了序幕,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从这里稳步前行。

(作者单位:兴安县申遗办公室)

网站编辑:周剑峰
相关文章

欢迎广大网友留言点评!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