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微信上关注

当代广西

【爱国情 奋斗者】项东云:那一片生命的绿海

2019-07-12 11:51:13

作者:熊春艳

来源:《当代广西》2019年第12期

  他用较短的生命完成了常人无法达成的绿色伟业,留给我们珍贵的绿色遗产。

那一片生命的绿海

——追记自治区直属机关优秀共产党员项东云

11_32928.jpg

  项东云(左二)生前与澳大利亚专家交流桉树人工林生态监测相关技术。广西林科院 供图


  2018年7月28日清晨5时54分,项东云走了,人生仅走过58年零7个月。

  在从事林业研究的35年里,他攀越一座座高山,蹚过一条条溪流,在疾风扫过的树梢采集穗条,在拂晓前挂着露珠的基地栽下种苗,在烈日炙烤气温升腾的树林里砍劈枯木……他主持培育的最优桉树品种年平均蓄积生长量创造了我国林木人工杂交育种的新纪录,达到世界先进水平,造就了令人惊叹的绿色云海——速生丰产林。

  他生前担任广西林业科学院副院长,系教授级高级工程师、全国著名林业专家、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

  孜孜以求 改写广西林业发展史

  林木良种选育是一个艰苦的行当,一个周期多则数十年,少则以十年计。也许耗费一生心血,还是选育不出一个良种。

  1979年,项东云考上广西农学院,读的是林学专业,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回原籍国有东门林场。

  此前,中国与澳大利亚合作,实施桉树示范林项目,在扶绥东门林场建立中国首个国际桉树科研基地。项东云一走上工作岗位,就受命投入到这个为期8年的中外合作项目之中。他随中方科研团队多次远赴澳大利亚、巴西考察学习。最终,我国从8个国家引进174个桉树树种和种源进行培育试验,建立起亚洲最大的桉树基因库。

  上千亩的栽培基地,近十万棵树苗……为了保证基因库里每棵树的信息清晰准确和有源可溯,项东云将栽培基地绘制成图,将树苗按品种一一编号,每一棵树的栽种位置都在图上标明。栽培时,项东云每天和工人一起劳动,严格按图栽种。

  这种近乎苛刻的科研态度,贯穿着项东云桉树研究的35年,也让他取得了令人瞩目的科研成就:主持和参与完成的“尾叶桉引种及其改良的试验研究”和“ABT生根粉在林业上推广应用”获自治区科技进步奖二等奖,“桉树扦插繁殖试验研究”分获自治区科技进步奖三等奖和原林业部科技进步奖三等奖,“广西桉树扦插育苗技术的研究”获原林业部科技进步奖三等奖,“良种桉短周期工业用材林综合技术开发(推广类)”获国家科技进步奖三等奖。他先后被评为广西优秀专家,获得原人事部和林业部共同授予的“全国林业系统先进工作者”称号,成为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专家。

  在项东云和科研人员的努力下,我国的桉树杂交育种技术达到了世界先进水平,人工林的轮伐期大大缩短。以前,窿缘桉的成材期至少要15年,采用良种良法后,成材期缩短至6~8年,年蓄积生长量由原来的每公顷5~7立方米提高到15~30立方米。

  更难得的是,这些科研成果得到及时转化和有效推广,惠及广东、海南、江西、湖南、四川、云南、重庆等省份的诸多林场和林农,产生了巨大的社会和经济效益。而广西这两方面的效益更加显著——“十二五”以来,广西用森林总面积15%左右的林地种植桉树,年均生产木材近2000万立方米,成为全国最大的木材产区。近年来,广西桉树木材加工和制浆造纸业异军突起,年总产值超过1500亿元,成为广西林业的最大支柱。

  以身作则 凝聚团结奋斗的力量

  作为广西首屈一指、盛名加身的林业专家,项冬云十分平易近人。

  东门林场职工黄茂林至今还记得多年前和项东云工作的一个场景。一次,他们要到一棵很高的桉树上采集枝叶。同事争着要上去,但项东云坚决不让。3米一节的铝合金梯子套接了8节,长长的梯子架在高高的树上,项东云拿着6米长的钩刀,爬到梯子的顶端,一用力,梯子就摇晃得像要折断。树下的同事惊恐不已,项东云却无所畏惧。

  在林科院院长位置上干了3年后,2010年10月,一纸调令将项东云调到自治区林业厅野生动植物保护与自然保护区管理处担任调研员。远离科研一线的奔波和劳累,这样一个“悠闲”的岗位,许多人求之不得。然而,项东云却意不在此,8个月后,他就要求调回林科院。此时,林科院已选聘有院长,他回去只能当副院长。许多人为他抱不平,项东云却毫不在意这些名利,他一头扎进科研工作,比以前更加拼命了。

  对待年轻的科研人员,项冬云关爱有加。他的学生任世奇博士忘不了一件事:2012年3月,国家林业局项目申报截止日期临近,自己及其他年轻同事负责的材料未能按时完成。项老师没有半点责备,从他们手里一一接过“半成品”,温和地嘱咐“明早都来拿去打印”。第二天早晨,大家按时来取,只见他习惯性地冲泡一杯浓咖啡,告别又一个不眠夜。

  项东云治学严谨、精益求精,经常为了推敲一个表述,核准一个数据,琢磨一个标点符号,或者调整一张表格使之不跨页,通宵达旦地工作。然而对于年轻人,他教导他们要爱护身体,不要熬夜。“海归”硕士梁星星仍记得2016年中国-东盟博览会林业和林产品展期间,她检校一份中译英的种子引进协议,连夜加班到次日凌晨3时,自己感觉“还行”之后,才把文件发送给精通英语的项老师。那天早上一上班,项老师先是表扬她勤奋认真,接着又狠批她熬夜太晚,教导年青人不要透支生命。

  项东云脚踏实地干事业,身先士卒做工作的作风,即使在患病期间,也不曾改变,让同事们敬佩有加。

  2015年上半年,在例行体检中,项东云被查出重病先兆,开始只是吃药打吊针,后来发展到每两天要进行一次血液透析。近3年时间里,项东云4次进重症室,医院发过10次病危通知书。然而,他对自己的病看得很轻,却把工作和事业看得很重。尽管手臂因透析扎针都鼓起了包,他却不顾领导、同事、家人的劝说,特意安排周二、周四、周六到医院做透析,为的是每周多一个工作日上班;家在单位大院,食堂午饭后他回的却是办公室,更多时候中午根本没“下班”,就吃早上用保温饭盒带的饺子……他越来越虚弱了,再没力气攀爬五层楼梯回家;他越来越感觉“快顶不住了”,暗自“倒计时”式地工作,与死神争分夺秒。

   严于律己 树勤政廉洁之风

  项东云一生淡泊名利,从未利用手中职权和技术为自己谋取私利。

  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以个人名义种植桉树之风开始兴起,项东云周围有条件的人纷纷找机会种植桉树。此时的他手里掌握着桉树良种资源和无性系繁殖及高效栽培等一系列种植桉树的先进技术,朋友和妻子也劝他适时找地种植桉树,发挥自己的资源优势,为自己获取一些利益,项东云断然拒绝。面对朋友的不解和妻子的不满,他说:自己找地种植桉树不难,但要花不少的时间和精力搞经营管理,搞科研的时间就被挤占了,我不能为了个人谋私利而占用科研时间。因此,身为桉树专家的项东云,让成千上万种植者赚了钱,却愣是没有为自己育过一兜桉树苗、种下一棵桉树。

  项东云担任林科院副院长和院长20多年,期间引进很多科研人才,也录用了很多普通干部和工人,但却没有安排自己的一个家人和亲友进林科院。近年来,他在单位分管科研和财务等工作,掌握着数以亿计的科研项目经费,从来不搞“拉关系”“请托说情”那一套,也从不为自己和家人谋私利。数以百计的科研项目,结题时全部通过验收;数以亿计的科研经费,均不存在不当使用。在例行审计和巡视中,林科院财务工作也无违反财经纪律问题。

  项东云持有享受高干病房的红本本,病重时却住普通病房。因治病用了很多自费药,单位打算组织捐款帮他减轻负担,他感激心领,却执意不给大家添麻烦,还主动按照病假规定扣减自己的绩效工资。

  项东云十分注重家风的培养。妻子周维是他的大学同学,也在林科院工作,但妻子的工资调整和职称评定他概不过问,妻子也从不插手他的事务。他教育儿子从小要本分做人、诚实做事,儿子也靠着自己的勤奋,在美国取得博士学位,回国后在一所大学任教。(记者 熊春艳)

网站编辑:李姣梦
相关文章

欢迎广大网友留言点评!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