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微信上关注

当代广西

陆凤杰印象小记

2020-01-09 17:09:55

作者:农恒云

来源:《当代广西》2019年第24期

游鹍独运凌飞霞

——陆凤杰印象小记

陆凤杰.jpg

陆凤杰。图片来源 《当代广西》

陆凤杰,号凡鸟,南宁市书法家协会会员、南宁市作家协会理事,南宁市第二届签约作家,出版长篇小说《汗血牛》,中国人民大学艺术学院第三届书法高研班结业,系越州书画院副院长、鸿达书社社员。书法作品入选中国曲阜纪念孔子诞辰2550年书画大展、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50周年暨迎接澳门回归”广西书法作品展、纪念中国共产党建党80周年南宁书法展等。

放风筝(山东潍坊风筝博物馆藏).jpg

放风筝(山东潍坊风筝博物馆藏)。图片来源 《当代广西》

凤杰痴藏书,好读书、书画、为文、交游。平日,他一身素色唐装布衣,足踏纳底布鞋,剃个光头,戴副茶色近视眼镜,常被人错认为世老衲或出道半仙,其心无旁骛的旷放与狷狂,可见一斑。他为人豪爽豁达重情义,济贫扶弱,常得同道及乡梓美誉。他博古通今能言善辩,谈笑间引经据典,妙语连珠。其散记评论则信马由缰,洋洋洒洒,笔下生花,擅用清雅文辞表情达意。

近年,凤杰尤勤临池作书,楹联扇面、横披条幅,古今佳句、自作文辞,皆有涉猎,偶觉得意,便自评自跋后发微信群与友人共享。纵观其大小书作、章草,从晋人平复帖入手,再参汉简帛书形意,活脱放纵。楷书,多法魏碑唐楷,偶得斩钉截铁的刀斧味道,间杂亦碑亦楷。行草,则有十七帖和书谱笔意,也有楼兰残纸字态,点画银钩形完意足,仪态多姿,潇洒灵动。

艺术审美有共性和个性两个对立面。简而言之,共性是传统经典规范的继承,个性则是主体审美思想的张扬,两者在对立统一的发展过程中相辅相成。从理论上讲,艺术强大的生命力在于它的个性,书法亦然。然而,个性必须建立在坚实的共性基础上方得以彰显其魅力,否则,就如野狐禅甚至是无根的浮萍。

大观楼长联(楷书).jpg

大观楼长联(楷书)。图片来源 《当代广西》


龙门四品(魏碑).jpg

龙门四品(魏碑)。图片来源 《当代广西》

凤杰的书作在把握共性与个性的度上还不够从容。他笔下过于沉溺自我的审美感觉,一些积年书写习惯似乎被他潜意识里发展成了自己的个性,如果与其所追求的终极目标——从传统经典中突围出一条属于自己的时代性的新路子相对照,好像有点偏离。以强烈的感性驱使的书写往往笔下多率意,使得自我面貌过度张扬而经典因素稍显弱化,与当下的展览评选机制有点不合时宜。同时,凤杰较喜见异思迁,既要雄强又想空灵,既要典雅又想朴拙,难免误入藕花深处而拿不准主攻方向和突破口。心生好奇、猎涉广泛本非坏事,却难于专精。我以为缺乏专精一体或一帖作支撑是他多年徘徊止步的主因,这或许也是大多数玩书者事倍功半的症结所在。

当今书坛,提倡书写我心。假如缺乏精湛的书写技巧,又未能达到艺文兼修,就会显得苍白空洞,你写你心你自知,恐怕就只会是纯粹的自娱自乐,难以融入时代的宏阔潮流。清代石涛极力倡导“笔墨当随时代”,然其殚精竭虑一生,最终还是回归到传统经典的解读之道,从中汲取和阐释传统经典的笔墨语言。当然,石涛的主张与实践看起来好像自相矛盾,并非他骨子里没有开宗立派的勇气与闯劲。相反,他在传承经典的过程中一直勃发着创新的激情,只是做到了润物细无声和水到渠成而已。八大山人、王铎等书画大家亦是殊途同归。有时,个性好像是功成名就者冠冕堂皇的专用名词,对道行未深者,则往往被讥为以“个性”二字粉饰自我浅薄,这也成时下一些书者意欲规避和否定传统来彰显自我的托辞。当然,若是把习字只当作孤芳自赏、消遣度日的余事,则另当别论,也就不必太在意他人的品评。然此言并非专指凤杰的书法创作,其实也是在警醒我自己的创作态度,愿与同道中人共勉。

清•陆士云诗(行草).jpg

清•陆士云诗(行草)。图片来源 《当代广西》

书法,需要童子功的磨练累积和时日的坚守,需要坚实的书写功夫与学识修为的契合。凤杰本具较高才气与学识,若能在临池中稍作专精,假以时日,相信会水滴石穿,别开生面。我们拭目以待!

(作者系中国书协会员、广西书协副主席、崇左市文联主席) 

网站编辑:覃冰
相关文章

欢迎广大网友留言点评!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